發射現場的年輕人

    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一院總體設計部供圖

    5月10日,長征七號運載火箭托舉天舟四號貨運飛船順利升空,2022年中國空間站建造任務首戰告捷。任務現場,年輕人的身影頻頻亮相。他們,猶如探索浩瀚宇宙長河中一朵朵奔騰的浪花,在逐夢太空的征途中發出青春光采。

    時間撥回一個月前,長征七號運載火箭總體設計師張博戎站在2022年載人航天工程空間站任務出征儀式的隊伍里,他和全體隊員一起宣誓,這一刻,他感受到肩上沉沉的責任。

    從那天起,他正式成為執行中國空間站建造階段首棒任務的隊員。

    一年前,他第一次接觸試驗隊彈道設計崗位工作。他的師父馬英常說,「彈道決定了一枚火箭的DNA,因此彈道設計一定要科學、精準。」

    一開始,張博戎並沒有十分理解這句話的含義。直到第二次獨立執行崗位任務,當他發現,彈道設計使用的工作溫度僅變化1度,就可能造成雙組元推進劑匹配的極性改變,甚至造成運載能力出現大幅變化時,他才猛然意識到DNA這個比喻的精髓。

    「作為一名彈道設計師,我們要做的並不僅僅是從一串輸入數字計算得到一串輸出數字,而應該從『基因』中去發掘影響一枚火箭性能與可靠性的關鍵參數,進而加以重點分析。」張博戎說。

    如今,他與師傅一同參與了彈道重規劃的策略研究與演算法實現。「如同師傅將彈道設計的一項項技能和方法傳授於我一樣,我也會讓『精準』的基因在長征七號運載火箭中永久延續。」張博戎說。

    在發射大廳的慶祝和歡呼聲中,測量系統設計師張昊陽和他的同事們簇擁在一起合照留念。

    自2019年走進航天的大門,張昊陽連續參加了4次空間站階段的長征七號火箭發射任務,經歷過發射前的緊張和壓力,也體會了成功的喜悅和激動,儼然是一位「老將」。

    去年,長征七號遙三火箭連續兩次推遲發射。「推遲了9天,最終將天舟二號貨運飛船發射升空,那是我從事航天以來遇到的最緊急的一次發射。」張昊陽說。

    在這推遲的9天時間里,他們輪班上崗,時刻在發射大廳待命,準備配合測試。經歷了第二次推遲發射,現場原本緊張的氛圍變得更加緊張,當時張昊陽累得什麼都想不出,只有把自己能做到的都做好,配合好其他崗位的隊友們。

    「所幸,經歷了這些挫折之後,我們的隊伍更加默契和團結,也迎來了這次長七遙五發射的成功。」張昊陽說。

    在發射現場,長征七號運載火箭總體設計師王儒文最常看到的景象是,技術人員們應對各種故障和異常駕輕就熟,大家各司其職、平穩有序地忙碌著。他也常常感慨,正是每個航天人的點滴努力,凝聚成了大家捍衛成功的底氣。

    「『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橫戈馬上行』,在一輪又一輪全力備戰的日子里,時光雖能淡化其中交織的苦與樂,卻改變不了我們心懷熱忱、勇毅前行的足跡。」王儒文說。

    旁人眼裡,中國航天事業飛速發展像個奇蹟,但在王儒文看來,所謂奇蹟其實源於每個航天人一點一滴為兌現建成中國空間站莊嚴承諾所付出的努力,「哪有什麼骨骼清奇,無非是拼盡全力。」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邱晨輝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2日 05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