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家英:我是個不太喜歡講話的人

羅家英說,他和粵劇的緣分與生俱來。受訪者供圖
羅家英搭檔成龍,出演電 影《重案組》。
周星馳電 影《國產凌凌漆》中,羅家英飾演達聞西。
周星馳電 影《大話西遊》中的唐僧是個典型的話癆。
導演許鞍華親自邀請羅家英出演電 影《女人,四十》。

  因為周星馳電 影《大話西遊》里絮絮叨叨的唐僧,羅家英的名字廣為人知。但偏偏,這卻是個離現實中羅家英最遠的角色。他說自己和唐僧不像,而且是一點兒都不像。

  已經75歲的羅家英至今嚴苛待己,絲毫不敢鬆懈。最近,他正忙著為香 港國際青年電 影節奔走相告,採訪中,他不斷提及「還想為電 影做點兒事情」,想讓多一些的年輕人參與,聊聊自己對電 影的構想。到了晚上11點,他還要去劇場,為即將演出的粵劇做排練,他笑著說「讓我小睡一會兒,之後打給你(繼續採訪)」。

  在羅家英的定義里,只要他答應的事就一定全力以赴,多年的演藝生涯,讓他懂得要「熬」,當然,這是他用日復一日的努力和堅持換來的。他在意生活的鬆弛有度,比起繁重的工作、名利場的誘惑,更多的是兩袖清風的隨意淡然。近兩年,他發現自己變得越來越快樂,一面做著喜歡的電 影拍攝、粵劇傳承,一面經營著和妻子汪明荃「更加了解彼此」的融洽生活。

  半生激蕩,羅家英身上的力氣和能量還遠遠沒有揮灑完。「我沒什麼宏大願望。只是覺得如果我能幫助到行業,幫助到別人就好了。另外,我永遠都是一名粵劇演員。像現在這樣一個禮拜上三堂課,在線上教大家唱粵劇,研究傳統文化,我想把我懂的東西傳給更多的人。」羅家英說,他沒什麼願望,但他想給行業帶來點兒什麼。

  天生「笨小孩」,有吃不完的老本

  周星馳電 影《大話西遊》中,羅家英扮演的唐僧完全顛覆了原著里的記載。片中的唐僧扮相樸素,其貌不揚,還是個啰哩啰嗦、喋喋不休的話癆,無休無止的說教讓孫悟空崩潰,甚至讓對方起了殺念。

  「我只能說,佩服劉鎮偉和周星馳的天馬行空。演的時候我都懷疑『這是唐僧嗎』,不確定觀眾能否接受。拿唐僧和我本人相比,那更是風馬牛不相及。」和角色的極度反差,讓羅家英回想起小時候內向的自己。出身粵劇世家,三歲隨父母移居香 港,八歲學藝,羅家英成為兄弟姐妹五人中唯一一個繼承父輩衣缽走上粵劇道路的孩子,這也讓他承載了父輩們殷切的目光與期望。他說,他和粵劇的緣分與生俱來,以至於這輩子都沒法改行。

  回顧兒時歲月,羅家英自嘲是個「笨小孩」。失望,是父親對他的「時常印象」:「我爸爸希望我早點兒成才,但我年輕時很笨,總是達不到他的理想(笑)。可能是他的教導方法有些問題,也因為我很內向,不喜歡表達自己,一點兒出人頭地的慾望都沒有,就總覺得自己功夫不夠,還得再學習。」習慣低調的羅家英和剛烈張揚的父親完全不一樣,他喜歡隨遇而安,因此總是招來父親的責罵:「我是個挺笨的人,沒什麼大夢想,喜歡看戲、唱戲,也說不上是特別喜歡,就讓我爸去安排,照著他規劃的路線走。但他又希望我做個神童,可別人都獨當一面了,我還在跑龍套。」

  正因為父親的恨鐵不成鋼,讓年少的羅家英吃了不少苦頭,花許多時間苦練基本功。彼時香 港能練功的地方不多:羅家英就在各大劇場的角落裡「爭分奪秒」,踢腿、下腰、一字馬、空翻、耍槍花……至今他還堅持著這些枯燥至極的訓練:「就像那句老話說的:一天不練自己知道,兩天不練同行知道,三天不練觀眾知道。也正是這種積累,讓我有老本可吃,到現在都吃不完。」

  因謝頂搭檔成龍,讚周星馳是天才

  上世紀70年代,粵劇逐漸式微,觀眾數目不斷下降,市面上流行的大多是電 影和粵語歌,很多粵劇演員開始轉行拍電 影。出於對生活的考慮,上世紀90年代伊始,羅家英也決定到電 影圈去混一混。

  彼時,47歲的他突然發現自己的頭髮越來越少,這一頭「地中海」讓他內心一陣恐慌,「怎麼辦,我沒頭髮了,不夠帥氣了,真的年紀大了,我很煩惱。」那個時候,也找不到什麼好的假髮,羅家英想著乾脆就不戴了,「把我的正面露出來,直面他人。」也正因為他這「謝頂」的真容,與電 影《重案組》里的富商原型如出一轍,羅家英獲得了出演該片的機會,搭檔正在嘗試轉型的成龍。

  沒過幾年,《國產凌凌漆》的出現,讓他等來了周星馳。「那之前,我很少看周星馳的作品。他很紅,但我對他沒什麼了解,因為是演粵劇出身的,不太習慣大眾推崇的無厘頭,也根本不知道無厘頭是什麼。我很不理解達聞西(《國產凌凌漆》中羅家英飾演的角色)的造型,這真的是科學家嗎?」

  好在,羅家英在片場獲得了絕對的自由,他獨特的表演方式給了達聞西最驚艷的出場畫面——熱鬧的菜市場中,達聞西穿著一件白背心,腳踩拖鞋,手中還提著菜,看到凌凌漆(周星馳飾)時用粵劇腔調吟出「力拔山兮氣蓋世!」他這一本正經的表演,帶來了極強的喜劇反差,人物的荒誕不羈和故作深沉讓這個角色成了經典。

  他說,其實拍攝時,大家都沒排練,李力持(該片導演之一)、周星馳就說,怎麼做都好。「我就按照我的想法呈現,周星馳也是一位絕對的天才,因為他可以接得起來(你的戲)。」

  電 影上映後,羅家英到尖沙咀逛街,總是有人喊他的名字。「我唱戲這麼多年都沒人認識,演了電 影,老百姓都能認出我來。可對我來說,這就是個工作,我連首映都沒去,也沒什麼壓力,能成功是因為完全接受了我的表演方式。」

  抵觸《Only You》,沒想到能火

  自此,羅家英成為周星馳電 影裡的重要配角。為了邀請羅家英參演電 影《大話西遊》,周星馳不惜一切代價遷就他的檔期,哪怕只是幾天時間也一定要等到其心中的唐僧。「我當時有很多片約在身,只得向徐克導演、許冠文導演請假,擠來擠去就三天。他(周星馳)很執著,說『三天就三天』。我劇本都沒看到,就奔了銀川。」

  雖然此前,曾與周星馳多次搭檔合作,但當《大話西遊》里的唐僧以顛覆式的形象出現在羅家英面前時,他還是有點兒「吃不住」,除了角色扮演上,還有個難點就是要唱那首《Only You(只有你)》。他和導演劉鎮偉說,「我不懂唱歌,也抗拒英文」,但這些意見似乎沒什麼用,得到的回應是「你看看歌詞,慢慢練,慢慢唱」。

  於是,羅家英決定按照粵劇的方式,去演唱這首歌,但也不確定這樣做對不對。回到香 港,他需要為電 影配音再唱一遍,擔任音樂總監的是他的好朋友、音樂人盧冠廷(代表作歌曲《一生所愛》)。為此,他又產生了抵觸心理,「我一直說自己很笨,不太懂。後來盧冠廷就讓我戴上耳機,跟著他的狀態和音調唱。我一點兒都不怕調子高,練了兩天,唱了幾遍就交差了。連一旁的莫文蔚都讚不絕口。當時我心想這麼粗製濫造的作品,亂改都可以?根本沒想到,它會成為一個傳唱這麼久的作品。看來當時大家的判讀確實沒錯。」

  金像獎、金馬獎男配,是靠「吹水」得來的

  《大話西遊》中,唐僧的最大特點就是話癆,「想找你其實又不想」這類說法,總讓羅家英心生不爽。好在他一直抱著無所謂的態度,總覺得人生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彼時,他也恰巧遇到了一個如此說話的人。「那時有個人找到我,說有個戲想找我演。但也不確定最後一定會找我演,要先聊一聊。我心想,這不是浪費我時間嗎?」找羅家英的正是導演許鞍華,他沒看過許鞍華的戲,許鞍華也不認識他,素不相識的兩個人就在餐廳里坐了下來。

  「我當時想,如果你是抱著來看看我是什麼樣的,我就和你吹水(指閑聊)唄,天文地理,五湖四海,什麼都可以,吹完就算了,這個戲我一點兒演的心情都沒有。」當時,許鞍華非常真誠地跟羅家英講述了自己對電 影《女人,四十》的構想,讓羅家英當下便判斷這部戲很難賣座:「我知道這會是一部很好的電 影,但不一定能有很高的票房。於是跟她推薦了秦沛,他演技好,和蕭芳芳也搭,而我是個新人,對這個戲一點兒幫助都沒有。」

  但過了幾天,許鞍華依舊沒有改變主意,堅持讓羅家英來演。他就抱著打醬油的心態去演了,「我記得快拍完的時候,許鞍華告訴我要拿這部電 影去參展,她問我『是把你當成男一號還是男配角?』我想了一下,喬宏年紀比我大,也難得拍一部好戲,應該給他機會。於是我要求作為男配角出現在電 影裡。其實誰大誰小無所謂,重要的是這部戲真的越拍越開心,所有人都拼盡全力,我第一次覺得拍戲很享受。」

  1995年,羅家英憑藉電 影《女人,四十》,獲得了金像獎、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不求大富大貴,也不一定要多出名

  羅家英也會自問,演員這份職業給他帶來了什麼?就算不承認自己「極愛電 影」,他也無法否認在做藝術創作時得到的滿足感,「我其實不太了解自己,比較隨意,從沒想過我想怎麼樣,要如何一步一步往上爬?也不會專門去設計。因為我怎麼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都活到現在這個地步了,我還想這麼多幹嗎?隨緣就好。」

  在娛樂圈裡,大部分人都是一副比賽和戰鬥的樣子,唯有羅家英不是,他有戲演,有粵劇可唱,塑造好角色,演完、唱完便走了。他說自己什麼都不想帶走,「很多人會說,我現在重新扮演唐僧,唱《Only You(只有你)》是炒冷飯,但你得有冷飯可炒啊,對吧?冷飯不是人人都可以炒的,一個演員能有一個好角色,某一個片段能成為經典是很難得的。」

  除了事業,羅家英還有一段二十多年的愛情長跑。1987年,他以粵劇演員的身份邀請汪明荃合作一出《穆桂英大破洪州》,這次默契合作讓二人成了戀人。待他們步入婚姻殿堂時已是2009年,二人曾先後罹患癌症,彼此相伴、彼此鼓勵。

  「2004年10月15日,那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時刻,我被告知患上了肝癌,晚上睡不著覺,一直哭,不明白為什麼上天要這樣對我。沉寂了幾天,發現開不開心都得去面對,還有幾年就好好活幾年,重點還是剩下的日子能做些什麼。」說這話時,他像在講述別人的故事一般,不疾不徐,似乎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放下一切恐懼與雜念。「定下了手術日期後,我就去玩了,去踢球,去唱歌,什麼都不管,積極面對治療。最後手術很成功,出院時我坐在車裡,望著窗外,似乎就是死而復生,重生了。」

  羅家英形容他現在的狀態就是,半退休,但也處於矛盾之中:一方面想多拍點兒戲回饋觀眾,另一方面又要在身體允許的條件下,一直演下去。問他,為什麼不利用已有的經典,去跑商演、做代言,填滿腰包?「我比較懶惰,沒有衝天的志向,也容易滿足。每年拍很多戲、不斷衝擊高峰,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有幾部戲讓大家記得就行,身體健康、能享受生活就很好了,不想大富大貴,也不一定要很出名。懶懶散散過了一天,這就是我的人生,我的要求就是這樣。」

  ■ 對話

  新京報:電 影《大話西遊》系列中唐僧念經般的說話方式讓人久久不能忘記,演完這個角色,「你不說你想要,我怎麼知道」這類重複式語句會不會影響到生活中的你?

  羅家英:絕對不會,唐僧不是我,我一點兒都不嘮叨,而且是個不太喜歡講話的人。能讓我說話、跟我聊天的都是好朋友。但我和熟人的講話方式經常是互相「攻擊」,互懟,拿對方取笑。

  新京報:圈中也有人敢懟你?阿姐(汪明荃)的口才就特別好,你敢和她互懟嗎?

  羅家英:嗯哼,我和她是講道理的,因為她沒有幽默感。我跟她幽默,她不懂,一旦不懂就瞪眼,她一瞪眼我就不講話了,她不了解我的。

  新京報:你和阿姐六十多歲時才決定走入婚姻殿堂,這也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氣的事,很多人也因為你們相信愛情,平時你們是怎麼相處的?

  羅家英:我倆的性格……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互補,很難表達。其實大家就按照自己的脾性去做,「我就這樣了,你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就慢慢接受」(笑)。其實我特別感謝之前總到內地拍電 影,我外出工作,她在香 港很忙,大家見面時間不太長,比如一年就見面7個月。見面一少,吵嘴的時間就少,因為很久沒見,一旦見到了就會很珍惜,什麼事都算了,也不要去爭了,相處就更加融洽了。

  新京報:阿姐是很多人心中的精神支柱,你們彼此陪伴走過很多人生的難關,你一直說結婚是最對的決定?

  羅家英:絕對,我一生沒有太大的志願,演戲、唱戲也不是特別出名,但我確實找到了好老婆,她很出名(大笑)。其實真的很不容易,我們到了一定的年紀,各有各的性格。因為疫情,這大概是我頭一次跟她這麼長時間相處,每天見面就很難相處啊,大家的個性慢慢展現出來,有分歧的時候會覺得為什麼她是這樣的?她從前不是這樣的。但也正是因為這段時間,我們更深入了解彼此,每天都學著去溝通、去理解。似乎30年了,我們現在才認識(害羞地笑)。

  B02-B03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