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中國好鄰居」張旭:我不會成為網紅,將回歸普通生活

因獨自在車上自我隔離12小時,被稱為「中國好鄰居」的新冠肺炎感染者張先生,經過14天的治療後,於5月10日出院。在徵得他的意見後,這位媒體口中的北京第218號感染者,願意公開自己的姓名。他叫張旭,34歲,來自吉林,是一位室內設計師。出院後,張旭告訴新京報記者,他的臨床分型為普通型,在住院期間,除了發了整整一天燒之外,其它癥狀都比較輕,「新冠沒有特效藥,醫生叮囑最多的就是放鬆心情,免疫力強就好得快。」

住院的14天里,張旭說,他收到了太多來自親朋好友的問候,也拾回了已經很久沒有聯繫的朋友。突然之間獲得這麼多的關注會感到負擔嗎?張旭告訴記者,此前從未覺得新冠距離自己這麼近,受到這些關注的同時,也希望能提示更多人,「其實新冠距離我們很近,做好防護很重要。」對於未來,張旭說,他從沒想過要當網紅,最終會回到正常的生活軌跡。

此前關於「中國好鄰居」的報導。屏幕截圖

談治療:

新冠沒有特效藥 放鬆心情很重要

新京報:我們注意到你從4月26日住進地壇醫院到出院隔離,經過了14天,這個痊癒的速度算很快嗎?

張旭:14天的治療過程並不算太快。有的病人身體免疫力好,7-10天就出院了,相對比較慢的也不會超過20天。我屬於普通型,入院前隔離時,只有4月25日中午發燒,燒到26日晚上。這個期間病情最嚴重,體溫一直在都38.5攝氏度以上,也有一些頭暈,全身肌肉酸痛、乾咳,但退燒後癥狀就都減輕了,乾咳後來持續了3-4天,也沒有流涕或者失去味覺。每個人的癥狀都不同吧。

新京報:住院期間的治療過程是怎麼樣的?吃了什麼藥?

張旭:醫生會根據每個人不同的病情搭配藥物治療。在我接受治療的過程中,醫生基本上是以藥物治療為主,同時,醫生和護士也會來安撫病人的情緒,讓患者的心情保持一個平衡的狀態。因為病毒和自身的免疫力有很大的關係,如果患者心情低落的話,免疫力也會降低的。

在住院期間,我吃的是中藥和輝瑞公司的一種藥,沒有特效藥,其他更多的就是心理安撫。醫院里沒有大家想像得那樣嚴肅緊張,醫生基本都是在觀察和安撫情緒,同時加上藥物的治療。其實消滅病毒主要還是要靠自身免疫力,也就是自己能「消化」掉這個病毒,它並不是靠所謂的特效藥能「吃好」的。醫生給我們藥,也是為了讓我們「排毒」。另外,醫生也會叮囑我多喝水。

新京報:你被稱為「中國好鄰居」,醫生護士們會對你有一些額外的關注嗎?

張旭:實際上,他們並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件事。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都很忙,都不怎麼看手機。所以他們也沒有時間去看新聞,基本上是24小時在護理區,對所有人都是一視同仁的照顧和幫助。

比如,我去醫院的時候沒帶生活用品,都是護士幫著去購買和取的。護士每天會來病房巡視很多次,主要是為了觀察病人的動態,對於老躺著睡覺的也會警覺,擔心會有身體不舒服的情況。

新京報:出院前,醫生有沒有其它叮囑?

張旭:和住院期間一樣,醫生會叮囑還是要增加自己的免疫力,保持一個好心情。醫生會建議我去鍛煉身體,畢竟,這個病目前沒有特效藥,都是靠自身的免疫力。

談家人:

父母仍舊不知情 重拾很多老朋友

新京報:住院期間你是不是收穫了很多問候和關心,都來自誰?收到過比較特別的問候嗎?

張旭:就是我的同事、朋友、家裡人和客戶,還有很多……基本上看到新聞的都會來問候和關心我。也有很長時間不聯繫的朋友和同學,這個數量還挺多的,有好多我老家那邊的人給我打電話,關心我,都在問我的情況。重拾了很多聯繫。

新京報:聽說在出院之後,你也沒有選擇回家隔離,而是待在了酒店,為什麼?

張旭:我在出院前接到過醫院打來的電話,問我是想回家還是去酒店隔離。我想的是,要是我回家了,我的室友還是會和我一樣被隔離7天,還是怕給他們添麻煩。

北京第218號感染者張旭已經出院,目前正在酒店繼續隔離。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上次採訪的時候,你提到這件事還沒有告訴父母,半個月過去了,他們知道你患病的消息了嗎?

張旭:父母目前還不知道,他們60歲了,也很少看網上的信息。家裡人只有弟弟知道,所以我一直叮囑弟弟不要告訴父母,只要弟弟守住就可以了。

我想如果他們能一直都不知道的話,我也不會和他們講這個事情。對於父母來說,只會徒增擔憂。

談未來:

沒想過當網紅 只想提示大家我們和病毒距離很近

新京報:不少網友都注意到你的微博帳號開通了,怎麼想到要開通微博?

張旭:開通微博是因為之前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對方提出了連麥的需求,想在微博直播,所以我才註冊的。這也是為了媒體採訪方便。

新京報:過了這段時間之後,還會繼續使用這個微博帳號嗎?

張旭:會繼續使用,簡單發一些與職業相關的內容。別的功能不會再用了,也不會再直播,只會有一些日常而已。

首條微博中,張旭列出了一些防範新冠病毒的建議。網頁截圖

新京報:這段時間受到這麼多人的關注,對你來說會是一種負擔嗎?

張旭:負擔和壓力目前還沒有,因為我還在隔離,也沒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如果以後恢復工作狀態,再聯繫可能就會有負擔,現在還沒有。

新京報:為什麼願意分享自己的這些經歷?

張旭:畢竟我是一個親身經歷者。在我沒確診之前,我身邊沒有朋友確診,感覺自己好像根本接觸不到真正的新冠病毒。也一直認為疫情距離我很遠,和我沒什麼關係。

但是我自己確診之後,我就覺得,這個疫情真的距離我好近。所以我就想,可以做些事提醒大家做好自己的防護,來對抗這個病毒。

新京報:隔離結束後有什麼打算?有特別的安排嗎?

張旭:以後肯定是要回歸到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中。沒有特別的安排,因為我也沒想成為一個網紅,我就是個普通人,沒想過這些事情。

新京報記者 田傑雄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薛京寧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