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國邦醫藥2022一季度報: 醫藥平台龍頭髮展勢頭強勁,手握原料葯加速全球化布局

隨著醫改持續深入,在政策加持影響下,越來越多的醫藥企業,正依託自身建設進行「大而全」的全鏈條布局。

4月28日,「醫藥平台龍頭股」國邦醫藥(605507)披露2022年第一季度報告。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11.76億元,同比增長2.96%;歸母凈利潤2.00億元,同比增長8.26%;扣非凈利潤1.97億元,同比增長8.32%;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6852.87萬元,同比增長283.08%。從數據不難看出,國邦醫藥自2022年以來,發展勢頭強勁。

這也與國邦醫藥一直以來的發展方向密不可分。作為一家面向全球市場、多品種、具備多種關鍵中間體自產能力的醫藥製造公司,多年來,國邦醫藥深耕醫藥和動物保健品兩大產業,發力創新驅動、系統保障、平台運營等七大優勢,穩步發展成為醫藥平台企業中的多品種頭部領軍企業。

中銀證券認為,原料藥頭部企業依靠技術成本優勢,逐步成為全球製藥供應鏈環節中極為重要的一環,經濟附加值持續提升,且並不受國內醫保控費影響,因此長周期輯強勁,值得看好。這其中,國邦醫藥作為其中一員,優勢地位不容小覷。

國邦醫藥的優質平台是如何構建的?

目前,我國是全球第一大原料葯生產國與出口國,擁有全球30%以上的原料葯產能。根據國家葯監局的數據,截至2020年12月底,國內原料葯和製劑生產企業數量為4,460家,在長期穩健的發展中,國邦醫藥公司作為原料葯企業在原料葯領域品種布局齊全,廣泛,具備較強的綜合競爭力。

國邦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簡稱:國邦醫藥,股票代碼:605507)成立於1996年,是一家面向全球市場、多品種、具備多種關鍵中間體自產能力的國內醫藥製造龍頭企業,也是全球化學藥品製造產業鏈的重要參与者。公司主要從事醫藥及動物保健品兩項業務,其中醫藥板塊主要以原料葯為核心,向上掌握醫藥中間體,向下則延伸至製劑產品。產品主要包括阿奇黴素、克拉黴素、羅紅霉素、(鹽酸、乳酸)環丙沙星、頭孢系列產品等。

據招股說明書顯示,2017年~2019年,公司阿奇黴素原料葯、克拉黴素原料葯及(鹽酸、乳酸)環丙沙星原料葯出口量均占我國首位,個別產品出口占我國總出口量比甚至超過50%。另外,公司擁有涉及抗生素、心血管系統、呼吸系統、泌尿系統、抗腫瘤等領域超過20個成熟優勢產品。

此外,除了醫藥,公司從創立之初就開始生產經營動保產品,基於廣泛的全球化市場平台,不斷複製發展獸用抗生素類、抗蟲殺蟲藥類動保原料葯產品,並積極開展動保產品的製劑賦型研究。氟苯尼考、恩諾沙星、強力黴素、替米考星、阿莫西林等是動保領域廣泛使用的產品,公司氟苯尼考、恩諾沙星均為過億營收單品,佔據領先的市場地位。同時,馬波沙星、沙拉沙星、地克珠利、環丙氨嗪、加米黴素等特色動保專用原料葯主要供應商。

整體來看,國邦醫藥在醫藥及動保原料葯領域品種布局齊全,廣泛,具備較強的綜合競爭力。而除了產品管線的布局,在戰略規劃上,一直以來,公司秉承科技服務生命、經濟利益和社會效益統一的原則,遵循著醫藥產業發展的脈絡,在長期穩健的發展中形成了「一個體系,兩個平台」的綜合優勢,並依靠平台優勢,以再創新為驅動,以精益管理體係為基礎,在國際、國內市場上具備顯著的規模優勢,在銷售上具備較好的協同效應。

所謂「一個體系、兩個平台」的綜合優勢,即有效的管理和創新體系,體現企業基因及文化的軟實力;先進完整的規模化生產製造平台、廣泛有效的全球化市場渠道平台,體現企業平台基礎設施的硬實力。憑藉自身綜合優勢,國邦醫藥獲得穩健增長的立體化優勢動能,實現了生產可複製性和產業鏈可拓展性,並在當前競爭中保持領先地位。國邦醫藥創新驅動、系統保障、平台運營的綜合優勢不僅是未來步入更廣泛的醫藥領域的良好支撐,也是國邦醫藥在全球醫藥製造產業鏈中發揮更大價值的核心競爭力。

也正是基於上述平台綜合實力上,國邦醫藥還在持續加大投入。從研發費用投入看,2018-2021年,國邦醫藥研發費用分別為1.03億元、1.24億元、1.37億元和1.55 億元,呈逐年上漲趨勢。其中2021年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的 3.45%。

如此不斷加大的研發投入和高度專業化的技術研發隊伍、研發體系的構建,使得國邦醫藥已掌握了一系列產品生產中的關鍵反應及核心技術。目前,公司已經自主開發了包括喹諾酮類、大環內酯類、頭孢類、抗球蟲、獸葯製劑等在內的累計 30 余個藥品相關的工藝,掌握其關鍵反應及核心技術。

此外,與中國藥科大學、浙江大學、南京大學、天津大學、山東大學、山東省分析測試中心等國內多家頂尖科研機構合作研發,擁有院士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省級技術中心、省級藥物研究院、市重點實驗室等多個優質平台。

加速一體化產業布局滿足全球市場需求

全球領先的諮詢服務機構安永曾分析指出,中國是世界第一大原料葯生產國和出口國,原料葯產能佔全球約30%,出口規模接近全球原料葯市場份額的20%左右。近幾年,在政策和下游市場格局的改變之下,中國原料葯產業也出現了結構調整,產業升級的趨勢,市場頭部效應明顯。

規模大、實力強、進入行業時間早、品牌美譽度高,也使得國邦醫藥已經取得較為明顯的先發優,並且開始走上全球化布局的道路。

具體看來,公司在印度、荷蘭、韓國、巴基斯坦及西班牙等國市場已建立原料葯銷售渠道,半製劑產品亦銷往東南亞及非洲地區。通過內外貿一體化雙輪驅動策略,國邦醫藥成為全球化學藥品製造產業鏈的重要參与者。覆蓋西班牙、義大利等歐洲製藥強國,體現著公司產品在質量和工藝上的競爭力。同時,覆蓋「一帶一路」國家,展現了公司產品和產業的市場潛力。此外,還覆蓋印度、巴西、巴基斯坦等發展中人口大國,充分說明公司產品的市場基數和空間。

以動保產品為例,國邦醫藥相關產品已經取得了包括美國FDA,歐盟EUGMP,日本PMDA等在內的國際藥品規範市場認證。為了推動全球化商業布局,公司建有全球銷售網路,產品銷往全球6大洲、115個國家及地區,銷售客戶3,000餘家,其中包括拜耳、禮藍、雅培、諾華等全球知名的製藥企業。

實際上,布局全球化也是行業的大趨勢。由於我國精細化工產業基礎較好,醫藥市場規模僅次於美國,已經形成涵蓋關鍵中間體、原料葯和製劑的完整產業鏈,為原料葯產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十三五」以來,我國原料葯產業發展規模不斷壯大,全球最大生產國和出口國的地位逐步鞏固。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原料葯生產企業主營業務收入3945億元,利潤總額達525億元,同比增長23.9%,利潤率達13.3%,比2015年提高5.7個百分點。

資本市場也認為,掌握中間體、原料葯和製劑的完整產業鏈企業更加靠近研發端,可以給葯企提供更多臨床前,甚至直接在實驗室合成的原料葯。如果藥品走向臨床階段,原研廠家也會傾向於與這類醫藥平台企業合作,滿足多管線布局的需求,而這些原料葯都是屬於沒有上市的藥品需要的原料葯,上市后,企業對於原料葯的需求更大,還會繼續找醫藥平台龍頭企業代工。這也可以使得以國邦醫藥為代表的醫藥平台龍頭企業可以獲得穩定的訂單及利潤。

國內許多原料葯企業已經看到了這一趨勢,並且都在往這一方向轉型,選擇自行搭建醫藥平台,從過去合作的跨國企業中,獲得相應訂單,如此也顯著提升了原料葯企業的估值,更提升原料葯企業的行業影響力。

實際上,目前,跨國企業可以選擇自行生產、外包、將原料葯和中間體外包拆分給不同的企業去進行等不同的形式進行布局。出於商業考慮,如果想要迅速佔領市場,廠家更傾向於選擇將部分業務外包出去,不是將競爭方向放在生產過程,而是將自身精力聚焦在前期研發和後期商業化階段。畢竟,對於跨國葯企而言,生產過程是無法給他們帶來高利潤的,而且他們自身的生產能力也無法滿足當下巨大的市場需求。所以,無論是從內還是從外兩方面的因素來考慮,將生產業務分配出去已經成為當下所需。

在這樣的形勢下,國邦醫藥具備所有條件,而目前,公司已在穩步推進和雅培集團就克拉黴素製劑的深度合作,推進CMO業務。這也意味著,作為一家面向全球市場、多品種、具備多種關鍵中間體自產能力的中國醫藥工業百強企業以及醫藥平台龍頭企業,公司正在加速融入全球原料葯製造法規體系和供應鏈分工,助力國內原料葯產業會有一次基於長期主義的新升級。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