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有沒有被一條評論打動?

澎湃新聞記者 李佳蔚 陳斯斯 鄒佳雯

今早,你有沒有被一條評論打動?

上海發佈 截圖

「作為一個普通的疾控人,我真的沒有想到面對疫情這麼難。3天熬兩個通宵的大有人在,而我們還不是最辛苦的。社區轉運人員據說五天只睡了10小時……」

今天上午,上海發佈上一條關於疾控工作人員的留言,被網友們點讚,有人回復道「心裏說不出的滋味」「真的很難,要和病毒賽跑,拿命在比賽,向你們致敬」。

這是上海防疫的一道掠影。

1月13日,上海通報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2例,無癥狀感染者3例,均與1月11日報告的1例境外輸入無癥狀感染者相關,均在隔離管控期間通過例行核酸檢測發現。與此同時,應急處置機制啟動,全面而精準地流行病學調查、相關人員排查、採樣檢測和隔離管控正高效運轉。

防疫人員完成社區轉運工作。受訪者 供圖

1月15日,澎湃新聞記者採訪了在一線工作的流調隊員、社區防控工作者、核酸採樣人員,他們夜以繼日在這座城市各個角落穿梭,與眾多防控工作者並肩守護上海「戰疫堡壘」。

流調人員:沒時間喊累,

這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

1月15日上午,接通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楊曉明聲音沙啞的聲音,透出連續在一線通宵達旦流調後的疲累。

「大概早晨七點鐘吧,到家了。」楊曉明抬高了些語調。

楊曉明是上海市靜安區疾控中心工作人員,也是該中心第一梯隊的流調隊員,每次出現疫情,流調任務一單接一單,現場看監控、打電話、完成流調報告。這幾天她天天熬大夜,很少有休息時間。

楊曉明是眾多流調隊員中的一位。她告訴記者,1月13日晚上20時許,她接到最新一單流調任務,放下碗筷馬上出發了。這單任務是在某公共場所排摸次密接、高篩人群。

流調隊員在排摸情況。  受訪者供圖 

疫情防控時期,每出現一個確診病例或無癥狀感染者,就產生大量密接、次密接、高風險人群的排摸任務。這些工作交叉在一起,非常龐雜,務必精細,背後是成千上萬名像楊曉明一樣的防控人員。

「沒有馬虎的餘地,每一單任務都關鍵,必須快速精準地完成流調。」她說。

1月13日21時許楊曉明和同事就到達指定地點。路上她已聯繫了所在街道和相關物業,在他們配合協助下快速開展工作。

先是要看監控。在流調的過程中,除了詢問,看監控是一個很有效的技術手段,「這個過程是很複雜,要研究透相關人員交集的時間、什麼地點、身邊有哪些人,他們有沒有接觸,接觸時有沒有戴口罩,是不是保持社交距離,場所的通風情況等等。」她說。

查看監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比如,有時監控中始終定位不到相關人員,需要往前、往後調整很長時間才把人找到。有時,定位該人員,但其的活動軌跡中存在監控盲點,又需要調取更遠處的監控再次精準定位。

楊曉明總是不厭其煩地仔細盯著每一幀畫面,查看相關人員有沒有摘掉口罩,吃飯時有沒有外賣員進來取餐,服務人員上菜時有沒有戴口罩,人員中間有沒有去過洗手間、防護措施如何。

查看監控之外,流調隊員更會到實地查看,進一步確定密接者的實際位置、周邊環境、相關距離,檢查場所的通風狀況等等,還要和有關人員溝通具體情況。

1月14日凌晨兩點多,楊曉明把相關人員的點位情況掌握後,連夜寫完流調報告並上傳。只有夠快,後續的社區等防控部門也才能更快對相關人員進行管控,徹底切斷疫情潛在的傳播可能。

作為流調隊員,楊曉明說,看監控就很考驗經驗,看多了才能快速精準定位。另外,流調隊員還要善於溝通,因為面對的人群非常龐雜,溝通時需要獲取最準確的信息。

她說,如今大部分市民對防疫工作很配合,流調的效率也很高。大家協同意識也很強,對流調工作非常支持,這也是值得欣慰的地方。

不過她也碰到過一些狀況。楊曉明說,一次她打電話核實流調信息,對方報了警,警察向這個人核實了疾控人員身份後,對方還是不信,懷疑騙子。「我跟他說了半小時,就是一直不配合,這種情況還是比較無奈的,也影響流調效率。」

1月14日,楊曉明又熬一個大夜,協助其他小組完成有關防控工作,1月15日早晨回到家。

「沒時間喊累,這是我們作為疾控人的責任和義務。」楊曉明說,此時在她身邊還有太多正在日以繼夜開展防控工作的人員,每個人都在堅守自己的崗位。

社區基層防疫人員:

曾2個小時打100個電話

「防疫工作是我們當前的重點工作,即使周末和假期加班加點,我們也義不容辭。」1月15日中午,上海社區基層防疫人員小許利用短暫午休,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的採訪。

防疫人員完成社區轉運工作。受訪者 供圖

從2019年起,小許負責街道下屬居委會的防疫工作。15日早晨8點不到,她就趕到了居委會開啟一天的工作。

「根據靜安區疫情防控要求,我們要對近期病例相關涉及的商場實行2+12管控,目前我負責的社區有5名相關人員,都進入了12天的健康觀察期,我們需要了解並登記他們在12天里的健康狀況、核酸檢測情況等。」當日上午,小許一一諮詢了這些人員的體溫、健康狀況。她還同時聯繫了即將結束14天集中隔離期後緊接著要進入7天社區健康監測的入境人員。

社區工作人員在樓宇、居民區等地開展流調。受訪者供圖
社區工作人員在樓宇、居民區等地開展流調。受訪者供圖

「入境人員的社區健康管理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當前,上海對入境人員明確了7天健康監測期間的『六不』原則,這部分人員進入社區前,我們會提前給他們電話,諮詢他們接下來7天是否選擇在我們社區居住,還是選擇去其他酒店進行健康監測,如果選擇7天居住在社區,我需要提前告知『六個不得』,先通過微信發放告知書、承諾書等,方便他們提前了解。」

詢問需要耐心細緻,溝通也需要技巧。小許說:「如果這些人員只是租住在我們這裏,我們還需要了解房東的信息,如果是業主,我們就會和他們溝通,配合做好社區防疫管控措施,然後向城運中心申請,幫他們的住處安裝好門磁,待他們轉運到社區後,我們再詳細告訴他們一系列流程,如簽署同意書等,再及時告訴他們做好一天2次的體溫檢測,以及定期的核酸檢測結果,每個人的信息都需要及時登記好。」

最多的時候,小許一個人同時管理了15名左右的社區健康觀察人員。

疫情排查也是基層防疫人員工作的一部分,「譬如社區裡哪些人去過中高風險地區,都需要一一聯繫,一旦上海有疫情發生,我們都需要開展排查。」小許說,前不久她就接到任務,通過電話聯繫,一一排查了在網上訂購過中風險地區奶茶店的用戶,一一詢問他們的家庭住址等,這僅僅只是排查工作的一環。

小許說,她和同事們都必須保證24小時電話暢通。在她的印象里,曾有過2個小時打100個電話,對疫情中高風險地區來滬返滬人員進行排查,也曾在夜裡9點多接到緊急電話,在10分鐘內了解10人的家庭住址以及去過哪兒等信息,「疫情防控就是爭分奪秒,一刻都不能多等。」

而在疫情排查和社區健康管理過程中,小許遇到的絕大部分人都能遵守相應的管控措施,但也有一些人不願意配合防疫工作,譬如不願意透露自己的信息,或不願意去集中隔離點等等,我們要做很多的溝通協調工作。

小許想代表所有參與基層防疫的工作人員向大家說一句話:防疫並非一個人的事情,涉及到整個城市的安全,你的一個小小的舉動,對你自己以及你的家人甚至周邊很多人來說,都意味著多了一份安全。

1分鐘不到完成一人採樣,

很多個夜在醫院度過

楊浦區中心醫院核酸檢測點,市民排隊做核酸。澎湃新聞記者 陳斯斯 攝

最近很多個夜晚,蔣敏都在醫院里度過。

她是楊浦區中心醫院感染科護士長,帶領了一支核酸檢測隊伍,這些天里,上海市民的核酸檢測需求量逐步攀升。

「平日里,我們醫院的核酸檢測量每天在1500人左右,最近幾天以來都徘徊在2000-3000人。」蔣敏說,她帶領的隊伍工作時長最長的達到8-10個小時,實行早中晚排班制,大家24小時輪番值班。「工作很辛苦,但沒有一個人退縮,今天(1月15日)還有一名護士,被臨時通知趕來完成採樣任務,她提前4個小時就過來了,我們也增設了窗口開展核酸檢測工作。」

蔣敏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最近前來做核酸採樣人群三類居多,一類是放假的學生群體,第二類是出差人士,因上海最近出現了中風險地區,他們前往外省市開會需要核酸檢測報告,第三類是返鄉人員,主要是在滬務工人員。

蔣敏回憶,她曾經和同事兩人配合完成核酸採樣任務,同事負責信息登記,她負責核酸採樣,4個小時里完成了400人左右的核酸採樣工作,幾乎是一分鐘不到就要完成一個人的鼻咽拭子採樣。

「為了讓更多人在最快時間內完成核酸檢測,我們的護士們在午飯、晚飯時段也不會停止工作,大家輪番吃午飯、晚飯,我經常能看到護士在下午1點才吃上一口午飯。」蔣敏說。

蔣敏表示,該院護理部還成立了一支應急核酸採樣隊伍,總共分為了五組,每一組有30人,哪裡有需要,就會緊急抽調隊伍去那裡。「一方面,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我們要儘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好相關人員的篩查,無論是晚上還是周末,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儘力滿足社會需求,為部分有的春節返鄉需求的人員、學生群體等開展核酸檢測。」

同仁醫院核酸檢測現場工作人員指揮秩序。 澎湃新聞記者 鄒佳雯 攝
同仁醫院一號採樣窗口為照顧窗口  澎湃新聞記者 鄒佳雯 攝

1月15日早上8點10分,澎湃新聞記者在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同仁醫院西一門看到,已有幾十人前來排隊做核酸檢測,隨著現場工作人員的秩序維持、指導在線快速登記,市民被一批一批放進去,前進速度較快。

同仁醫院門診護士長張璇告訴記者,同仁醫院向社會承諾,一日可完成一萬個核酸檢測樣本量,普通市民6小時出報告,急診病人2小時出報告。

1月14日,同仁醫院檢測點的5個採樣窗口及應急窗口全部開放,早上七點半到下午四點的白班時間內完成了近六千的採樣量,晚上開放5個窗口,完成了近兩千多的採樣量。

張璇感慨,疫情防控常態化以來,核酸檢測的流程在日趨優化和順暢,硬體軟體全面提升。她記得最早一兩千的核酸檢測量就忙得大家夠嗆,那時候想像不到,如今近一萬的樣本檢測量都可以有條不紊地完成。

而這背後,也有醫務人員日復一日的努力。

在崗期間,採樣窗口工作人員戴著防漏氣的N95口罩,眼鏡上塗好一層防霧噴劑,穿好防護服,一個接一個地對到窗口前的市民一捅一刮。張璇說,口罩戴得緊,耗氧量很高,此外因防護服一穿一脫極為不便、規範和要求極高,採樣人員普遍極少喝水,以此減少去洗手間的次數。

 核酸檢測採樣點人力加開,少不了要從其他科室調醫務工作者來支援,時間緊、任務急,醫院便考慮調配幾位在感染科工作多年的資深護士來與「新人」「結對子」。「她們全程把控,指導年輕護士規範操作,這也是為了來採樣人員的安全。」張璇介紹,但同時,她又很心疼這些歲數相對偏大的護士們,「女同志歲數上去了,容易尿頻尿急,其實很有難處,但她們沒抱怨過。」

本期編輯 鄒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