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電影《向著明亮那方》:展現中國人溫良的力量

《向著明亮那方》(To the Bright Side)於1月15日上映。作為中國首部繪本動畫電 影,《向著明亮那方》由7位國內年輕的獨立動畫導演製作,以水墨、水彩、剪紙、拼貼、定格等不同藝術形式,呈現出7個故事短片,分別是《小兔的問題》《螢火蟲女孩》《小火車》《蒯老伯的糖水鋪》《哼將軍和哈將軍》《外婆的藍色鐵皮櫃輪椅》《翼娃子的星期天》。

《向著明亮那方》海報

雖然這些短片題材和風格各異,但它們的核心表達都很一致,都具有獨特的中國味道、濃厚的情感溫度和豐富的生活細節,展現了中國式親子互動中常見的母子關係、兄弟手足、睦鄰之情、異地成長等。可以說,從不同視角講述「我和我的童年」的立意,便是「送給正在長大的你,和不想長大的我們」。

去年金秋時節,該片首度亮相第十一屆北京國際電 影節「北京展映」驚喜首映單元。總製片人王磊介紹說,《向著明亮那方》探索了國產動畫電 影的新形式,片名取自著名童謠詩人金子美鈴的同名詩,寓意「每個孩子內心本自光明」,「把最寶貴的東西給予兒童」是他們的創作初衷,「希望能把電 影裡的愛與美傳遞給孩子們和家長們。」

「把最寶貴的東西給予兒童」,來自1956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宋慶齡在《人民日報》上署名文章的標題。這部83分鐘的動畫片,雖然觀照當下,卻同時具有一股明顯的「穿越」氣質。電 影採用單元片模式,以繪本和兒童文學為創作藍本進行改編,以水墨、水彩、剪紙、定格等不同的形式,展現了獨特而純樸的國風美學。

《向著明亮那方》全片集納了水墨、水彩、剪紙、拼貼、定格等不同藝術形式,承擔作品創製的7位導演,都是從英、法、美、日等國頂級動畫專業院校學成歸來的獨立動畫導演,大都有國際動畫藝術節展的獲獎履歷。他們來自五湖四海,如今大多數居住工作在北京,年齡分佈則涵蓋了70後、80後和90後。

《小火車》劇照

日前,在《向著明亮那方》北京首映禮上,除了因故未能出席的《小火車》導演趙易外,其餘6位導演連同製片人王磊一道,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的專訪。

在對話中,這批導演一致強調,自己並不是商業動畫導演,都傾向於做個人化的作品,「如果有活動,大家會從各地聚過來,平時就分散在各地。我們更喜歡向內去去挖掘內心,找一些貼近生活的細節,做有感而發的作品。平日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室,會在某個創作節點坐在一起,開個會,看一下各自的進度和風格。」

致敬豐子愷:餐桌上,藏著一個家庭的好壞

《小兔的問題》由一位1993年出生的天津姑娘蘭茜雅執導。她介紹說,在成長過程中,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一部動畫電 影,是荷蘭導演執導的短片《父與女》。「這個短片曾獲得2000年的奧斯卡獎,是一個用音樂配合講述父女之情的故事。我當時看了以後特別感動,第一次感到一部動畫片居然也可以如此感人,而且非常具有韻律感。」這部奧斯卡動畫短片,讓她找到了個人志業的方向,隨後考入美國加州藝術學院(CalArts)角色動畫系。

導演蘭茜雅

「我所在的院系,更多是從動畫表演方面去訓練你,每年自己都要獨立完成一個短片。這對我的幫助挺大的,對於全局的把控,還有表演方面。動畫人物是一個卡通形象,如何把它從一個靜態的形象,表達出性格特色,從而完成角色塑造。」蘭茜雅說。

她曾供職於Cartoon Network擔任2D動畫師和設計師。導演作品《我想我愛你》《你看起來很可怕》,曾入圍英國BAFTA等多個動畫節,曾獲Vimeo Award最佳學生貢獻獎,SIFF動畫節最佳創意獎。

此次創製《小兔的問題》,在風格確立之初,蘭茜雅就想到了中國現代漫畫事業的先驅豐子愷。「我有豐子愷先生的漫畫隨筆散文集,基本上就是一頁畫,配一頁文字。他的畫和文字,給人的感覺就是簡潔、單純、美好。」她坦言,《小兔的問題》的水墨風格,對豐子愷漫畫有所借鑒。「我們對於採用水墨呈現有過一次探討,在大家的傳統印象里,水墨就是山水和暈染,凸顯一種意境,但我們這次的片子所要面向的主要群體是親子和兒童,我就想要做得更童趣一些。」

《小兔的問題》劇照

豐子愷有句名言,「餐桌上,藏著一個家庭的好壞。」這顯然也影響了《小兔的問題》的故事構架,一餐一飯中,體現了長輩對晚輩的教益和關懷。「豐子愷先生的漫畫,線條是佔主體的,他的線條非常有力。不同於傳統的暈染,他強調色塊,甚至有點偏裝飾的感覺,這次包括背景石頭,我也都是用的色塊。」蘭茜雅介紹說。而如何用線條呈現片中小兔母子間的區別,「小兔媽媽的動作比較舒緩冷靜,小兔則是活潑可愛,蹦蹦跳跳,所以它的耳朵就時常會撲棱撲棱地活動。」

《螢火蟲女孩》的導演李念澤,是一位1995年出生的姑娘,其導演作品《When one talks to a lemon》,曾入圍George亞動畫節等多個國際動畫節。她介紹說,在成長道路上,捷克動畫片《眼熟的故事》對自己的影響最大,而《螢火蟲女孩》的風格也是強調手繪。

導演李念澤

《螢火蟲女孩》劇照

導演劉毛寧

《外婆的藍色鐵皮櫃輪椅》劇照

「急什麼呀,慢慢來」

在《向著明亮那方》中,《哼將軍和哈將軍》《蒯老伯的糖水鋪》《翼娃子的星期天》三部短片的創作者都是80後,且都來自大東北。相對成熟的年齡,讓他們在創作過程中,有了更為明顯的主動性和思考。

提到糖水鋪,自然令人聯想到粵港一地的沿街小店。但《蒯老伯》的導演俞昆,卻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長春人,她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接到這個繪本之初,覺得故事結構很好,但在人物設定上,總是覺得有些單薄。

導演俞昆

「我去廣東採風,遇到了一位90多歲的老奶奶,她看著我吃糖水的樣子就說,吃東西,急什麼呀,慢慢來。這句話,一下子讓我的創作找到了感覺。就故事改編而言,可能我的作品是這幾個短片中改編幅度比較大的,再加上原作的技法有點像水彩,而我的製作方法是電腦手繪,技法上變了,造型也會有變化。」

俞昆畢業的畢業短片《Automne》,曾入圍Sager勒布國際動畫節、法國普瓦提埃電 影節、摩洛哥國際動畫節、英國利茲國際電 影節等。

《蒯老伯的糖水鋪》劇照

導演劉高翔

《哼將軍和哈將軍》劇照

導演陳晨

《翼娃子的星期天》劇照

「真正成功的片子,來源於導演內在的自我表達」

幾乎無一例外,在同幾位受訪導演交流時,大家都會談到小時候觀看上海美術電 影製片廠出品動畫片的經歷,而《大鬧天宮》《哪吒鬧海》《天書奇譚》提及頻率最高。尤為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向著明亮那方》創作階段,上海美影廠原廠長、年過古稀的動畫導演常光希加盟團隊,擔任創意指導和藝術顧問。

「我給常老師看了這些繪本之後,他大為震驚,認為這首先解決了動畫電 影製作最缺的兩樣東西:美術設計和故事。」製片人王磊回憶說,老人家原來只是看一看,「但後來他愛上了這個項目。70多歲高齡了,天天自己騎自行車來跟我們探討,從故事到分鏡,他都一個個提出的意見。」老前輩同這些年輕導演傳經送寶,「以前美影廠的老廠長阿達(徐景答,1934年—1987年)告訴他,什麼是最好的導演?最重要的是掌握電 影的節奏,他說在這些孩子的短片裏面看到了節奏。」

製片人王磊

王磊是一位土生土長的70後上海人,業內人稱「國產兒童動畫電 影金牌操盤手」,現為本來影業CEO。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自己從2005年開始介入國產動畫行業。作為「喜洋洋和灰太狼」的操盤手,王磊表示,「我想做兒童動畫的運營者,作為三個孩子的爸爸,我想為兒童創造真正的價值,回到內容的『本來』。」

「二次元動畫目前在國內很火,但我一直想做精品的兒童動畫。」王磊介紹說,繪本動畫的特色是家庭共讀,但現而今在商業模式上一直找不到出路,「繪本改編成短片,而短片的唯一出路就是評獎。它不像美術電 影製片廠以前的片子,都是包產包銷。你做了,就肯定可以上映。在我小時候,電 影正式開演前,電 影院里是可以放幾部動畫短片的。」

「《我和我的祖國》這樣的拼盤式電 影,啟發了我。長片對於一個創作者的能力和各方面的要求,都是非常非常高的,我就想,能不能把這些感動我的短片,都集中在一起呢?這些短片,如果單獨去放的話,要麼就是走評獎這條路,要麼就是政府補貼,或者是影片網站上轉一轉,最後無非也就獲得個點讚。我想為這種真正溫情的短片,找到一種好的傳播模式和商業模式。」王磊說。

王磊介紹說,類似「美影廠復興」的提法,不是任何人能硬推的,「而是要水到渠成。這二十多年,我們走的路都是向西方、向好萊塢學習,我們也從皮克斯找過導演來拍動畫片。後來我們發現,光去學人家炫目的視效是不靈的,真正成功的片子,都是來源於導演內在的自我表達,無論是美術表達,還是故事的表達,一定是創作者本身想要有講述的慾望。好萊塢的動畫,可以給我們提供一套工具,但這不是根本。現而今,一部迪士尼電 影在國內只有三四百萬的票房,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我相信未來三到五年,國產動畫電 影會迎來一個爆發期。」

據了解,在《向著明亮那方》公映前,國內外類似題材作品尚無先例。「國際上也基本上是靠政府補貼,養一些創作者,在相應的公益短片院線上放映。能不能把中國人的愛和美,寫進國產動畫短片里?讓更多人看到。這次挑選的繪本故事沒有IP,也沒有流量,但無一例外都觸動了我。我在裏面看到了一種中國人特有的,溫良的力量。」王磊說。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