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我忍不住發脾氣」這條留言令人破防!應急流調近兩年,半夜1點能收工就很幸福

「作為一個普通的疾控人,我真的沒有想到面對疫情這麼難,3天熬2個通宵的大有人在,而我們還不是最辛苦的。」

今天上午,上海發佈上一條關於疾控工作人員的留言戳中無數人淚點,不少市民點讚、轉發並真誠留言,「正如所說,你的歲月靜好背後是有人負重前行」。

與新冠病毒賽跑,疾控流調隊伍已堅守在一線近兩年。1月13日,上海新增2名新冠確診病例、3名無癥狀感染者後,全市流調隊伍、核酸採樣隊伍再度拉起警報,即刻啟動應急,連續幾十個小時枕戈待旦,奔走在城市各個角落,守牢上海疫情防控的最前線。

小觀採訪其中工作人員

記錄堅守與付出

「做應急流調,半夜1點能收工就很幸福」

已經參加工作11年的姜晨彥,是上海疾控傳染病預防控制所密接組負責人。2022年第一天,她就經歷了通宵工作,忙到現在幾乎沒有停歇。

面對每一名感染者、密接、次密接,流調人員會先詢問其活動軌跡,再到其活動過的場所現場調取監控,結合消費支付記錄等,讓活動軌跡形成閉環。「每一分每一秒做了什麼,都不能有空檔。」同時,相關人員會被及時轉入隔離點做核酸檢測採樣,涉及到的場所也會進行終末消毒。

1月11日出現無癥狀感染者,當天凌晨3時姜晨彥被電話叫醒,從暖洋洋的被窩裡鑽進寒風肆虐的冬夜,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主要進行現場影片排查、密接調查、統計密接數字等工作。姜晨彥回憶:「監控室很簡陋,連凳子都沒有,我們就坐在流調箱上看了一夜監控。可能因為電腦太多,監控室里還開了冷氣空調,特別冷。」

因為流調情況多變,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很多流調人員去現場也隨身帶著洗漱用品。「有時候太久沒睡覺,大腦會非常混亂,需要趕緊去補一兩個小時睡眠,比如在車裡、在流調現場的桌子上眯一會兒,再繼續工作。」

近日記者在市疾控中心看到,走廊上堆有不少泡麵、火腿腸、自熱火鍋等方便食品。姜晨彥說:「如果哪天我們能在半夜12點或1點收工,回單位吃一碗熱乎的,就感覺很幸福了。」

一年四季,在流調人員眼中分外鮮明。漆黑的冬夜裡寒風刺骨,夏天酷暑難耐,有時流調人員需要穿防護服裹成「大白」,脫下密不透風的防護服,衣服往往濕透了,能擰出水來。這樣辛苦的狀態,已經持續了兩年。

前期流調越細緻,後期防線更牢固

靜安區疾控中心流調人員楊曉明,是區內眾多流調隊伍中的一員。前晚(13日)8點多,剛忙完日常工作,她收到緊急流調電話——密接流調後涉及場所排查,楊曉明知道,這又將是一個不眠之夜。

領到緊急任務後,她與同事兩人趕往指定排摸場所,這是一個人流較多的商場。按照上一輪密接軌跡的記錄,當晚他們要排摸9個場所,其中2個是高危場所——餐廳和甜品店。「流調是個細緻至極的活,我們要儘可能摸清密接的軌跡,對準所有時間點,不留空白,這樣才能確保下一輪流調沒有疏漏,完成環環相扣。」楊曉明告訴記者。

當晚近10點兩人抵達商場時,大多商鋪已關閉,通過物業經理,流調人員調出監控一一排摸,就餐地點由於要摘下口罩,屬於高危篩查區域,因此餐廳和甜品店的監控,兩人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

排摸到凌晨兩點多,兩人基本將高危篩查場所的進出人員一一摸清。「我們每次看流調監控,密接如果戴口罩,就會鬆一口氣,這意味著後續流調會輕鬆一些。如果沒戴口罩,則意味著傳染風險更大,必須後續流調繼續加碼。」萬幸的是,監控鏡頭下,這位密接始終在公共場所自覺戴口罩。

凌晨近3點回到辦公室記錄報告後,楊曉明與同事趴在辦公桌上打個盹兒,一早八點左右再度來到商場,同時與相關部門聯動,鎖定兩個高危篩查場所中2名背面認不清的人員,成功辨別身份並圈定次密。直至中午11點左右,連續15個小時的作戰,這個場所排查告一段落。

楊曉明告訴記者,「疫情兩年至今,這幾乎是我們的工作常態,一旦有流調任務,就意味著十幾個小時合不上眼。流調責任重,前期流調越細緻,後期防線就更牢固。」

採樣量激增,沒日沒夜卻沒人放棄

除了流調隊伍,採樣隊伍同樣奔走在第一線。

對普陀區中心醫院腎內科護士長吳鶴瑾來說,這幾天沒日沒夜,已成常態。當記者聯繫到她時,她正與同事組成應急採樣隊伍,奔赴一個大型小區進行採樣,「昨天是26個點位,前天是24個點位,今天至今做了幾個點位有點數不清了,要到晚上回到駐點再來算。」

從早上5點多群里接到信息,忙到半夜11-12點,吳鶴瑾與同事們近幾日的行程都是到了點位採樣,采完樣出發去另一個點位……高危篩查人群的防控,需要1、2、7、14天多次核酸檢測,這意味著每天都是海量工作量,吳鶴瑾告訴記者,1月13日當日小分隊採樣3000餘人,昨天4000餘人,隨著流調信息不斷更新,今天再度補采。

快速精準,才能築牢防線。這幾天隨著本土疫情反覆,採樣量一下子爆了,前往醫院本部核酸檢測的人也明顯增加,日均可達4000-5000人次。吳鶴瑾告訴記者,「看到大型小區裡每個居民迫切的眼神、生活總是有些影響,我們盡所能加快速度,期望能儘快完成篩查,回歸日常生活。」

疫情平穩時,在外採樣不多;疫情變化時,即刻就要出發。記者同時獲悉,目前普陀區中心醫院所有護士都在崗,護理部主任、各科護士長擔綱領銜,「這樣的應急狀態已不是第一次,團隊裡沒有人輕言放棄,大家都知道,我們速度快一些,上海這座城市也就更安全一些。」護理部主任郝平說。

流調人員特別呼籲:

接到流調電話的市民不要慌張

近幾日隨著本土疫情反覆,上海流調及核酸檢測頻次有所增加,部分市民對應急採樣還有不解,公共場所佩戴口罩也仍有認知盲點。針對市民相對陌生的流調工作,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採訪業內人士,講解其中要害。

楊浦區疾控中心防疫科副科長、現場流調組組長喬鵬告訴記者,由於此次上海圈定的中風險地區是奶茶店,出入人員均是年輕人群,年輕人群軌跡涉及多為公共場所,例如看劇、劇本殺、唱KTV、網紅餐飲等,人群聚集程度高,流調工作也呈指數級增加。

絕不錯看、也不漏看,精準流調是精準防控的基石。記者了解到,目前上海市區三級流調梯隊近3100名流調人員歷經兩年「實戰」,實現梯隊式拉網流調,為城市公共衛生安全兜底。

正確佩戴口罩與否,確實是流調判斷風險等級的重要指標之一。喬鵬說,流調工作要綜合考慮接觸距離、接觸時間、個人防護佩戴規範性等多要素。他舉例,如果確診病例一方佩戴口罩不科學,風險等級則從嚴判斷;如果確診病例在密閉空間內(電梯等),接觸人群未戴口罩,也會從嚴判定。接觸時間來看,如果1米範圍以內,面對面接觸1-2分鐘以上,從嚴判斷;如果開放空間內2-3米以外背對背,則問題不大……

流調每個時間節點都不能留白,密接、次密、高危篩查等流調落實到具體工作,點位都必須寫好,這就要求被流調者的高度配合。虹口區疾控中心副主任王飛告訴記者,一些記錄可以幫助被流調者回憶軌跡,例如乘坐公交車、地鐵掃碼的時間,出入閘機口的時間,叫計程車記錄,到商家等支付的記錄等,每個點位嚴絲合縫補全,對後續流調至關重要。

王飛說,流調是與人打交道的工作。大多市民都能積極配合,但偶爾也有調查對象不配合的情況。近日,虹口區流調人員從監控里看到流調對象與另外數人在飯店吃飯,問其同桌人員信息,對方支支吾吾,好不容易交代了其中一人身份,流調人員以此為突破,像探案一樣找齊了所有人。

記者獲悉,近期包括虹口、楊浦區在內的多區疾控流調人員、實驗室核酸檢測人員全天24小時在單位待命,隨時有風吹草動就立即出動,經常連續幾十個小時在崗作戰。落實終末消毒的人員也經常半夜背著沉重的消毒箱出去消毒。

流調人員因此特別呼籲:接到流調電話的市民不要慌張,要配合調查、如實回答,流調人員的效率才會更高,城市才更安全。

正值全球疫情高發季節,醫學專家同時提醒市民,牢記「三件套、五還要」之時,動作也要做到位。「三件套」:科學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注意個人衛生;「五還要」:口罩還要戴、社交距離還要留、咳嗽噴嚏還要遮、雙手還要經常洗、窗戶還要盡量開,同時儘快完成全程疫苗接種,有效保護自己保護他人,做好健康責任的第一人。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