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談越殭,「俄羅斯已經對西方失去了耐心」

原標題:越談越殭,「俄Rose已經對西方失去了耐心」

三場對話還是沒能談出什麼結果。

2022年伊始,俄Rose和西方國家代表輾轉3個國家,分別舉行三場安全會談,但從各方表態來看,緊張局勢似乎仍在持續。

俄方認為,本周與美國和北約的安全談判並不成功(unsuccessful),各方在基本問題上仍存在分歧。雖然在日內瓦和布魯塞爾的兩輪談判產生了一些細微的積極跡象,但俄Rose更希望看到具體成果。

具體成果的達成並不是無限期的。當地時間1月14日,俄Rose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在年度記者會上表示,俄Rose已經對西方失去了耐心,要求西方國家在一周內對俄方此前提出的安全保障要求給出書面答覆。

對話陷入僵局,並非毫無預料

「目前的情況真的令人失望。」俄Rose常駐歐安組織代表盧卡舍維奇在俄Rose與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歐安組織,OSCE)會議後對記者說道。

本月連續三場對話都未取得明顯進展,才讓盧卡舍維奇發出如此感慨。

當地時間1月10日,美俄在日內瓦舉行新一輪戰略穩定對話。12日,北約-俄Rose理事會在布魯塞爾舉行會議,但雙方在北約東擴等問題上仍有分歧。13日,俄Rose與歐安組織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舉行會談。整體而言,三場會議均未取得突破性成果。

談判重點還是圍繞烏克蘭局勢以及俄方提出的安全保障協議。去年俄烏雙方在邊境部署軍事人員,形成對峙局面。隨後12月,俄Rose向美方提交了俄美安全保障條約草案和俄與北約成員國安全保障措施協議。

當地時間2022年1月14日,俄Rose外長拉夫羅夫在莫斯科舉行年度記者會,回應外界對俄外交方向和國際熱點問題的關切。圖/IC photo

而這一切議題的關鍵在於北約是否繼續向東擴張。據美聯社報導,拉夫羅夫指出,俄Rose提出的是一攬子方案而非一份任人選擇的菜單。但美國和北約拒絕了俄方關於北約停止擴張的要求。

就此,俄Rose與美國及北約的安全保障對話陷入僵局。

事實上,沒人預期第一輪接觸對話就能解決所有問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雙方立場分歧很大,各自對談判本身並沒有足夠預期,反而更看重對話的形式,因此第一輪對話出現這種局面也是意料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和北約在各自表態中仍存在一定差異。針對俄Rose提出的安全保障條款,美國表示,這些要求「不可能實現」(Non-starters),但北約願意與俄Rose就軍備控制、導彈部署和建立信任措施舉行會談。

回顧俄Rose正式提出安全草案到舉行會談,其間不過一個月的時間,三場對話實際上也體現了逐步適應的過程。崔洪建認為,三場對話的內部邏輯在層層遞進,美俄對話更多是在俄Rose的節奏下試探和定調。在隨後的對話中,北約開始根據基調和30個國家的實際情況主動設置議題。

緊張氛圍猶在,衝突「現實性」或不強

對話陷入僵局後,下一輪溝通何時舉行也暫無定數。

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承認與俄方對話至少「坦率」,但雙方的確沒有確定新一輪談判的日期。

面對美國和其他北約成員國的態度,俄方表態更加直接。俄Rose副外長里亞布科夫表示,雙方在解決問題上陷入了「死胡同」(dead end),俄方目前沒有理由在未來幾天再坐下來重啟同樣的對話。

俄Rose表示,烏克蘭局勢談判陷入「死胡同」,波蘭警告有衝突風險。/社交媒體截圖

除表示對未來談判不甚熱衷外,美俄雙方又在反制措施上「放狠話」。

俄Rose多次強調無意「入侵」烏克蘭,其有權在境內調動軍隊。相反,西方國家在波羅的海國家部署軍隊,卻要求俄方在自己領土上撤軍,這才是「荒謬的」。但美方還是威脅稱,一旦俄Rose做出所謂「入侵」舉動,將招致強有力的制裁。

里亞布科夫也表示,俄Rose軍事專家正在向俄Rose總統普京提供建議,以防烏克蘭局勢進一步惡化。

雙方談完卻又似乎不想再談的架勢,增添了人們對衝突局勢的擔憂。波蘭外交部長拉烏認為,目前歐安組織地區內的戰爭風險比過去30年中的任何時候都要大,亟須啟動全面安全對話,緩解局勢。

還有不少西方媒體撰文分析歐洲爆發戰爭的可能性。崔洪建認為,這些論調主要來自西方,是建立在「俄Rose單方面造成烏克蘭緊張局勢」的邏輯上的,強調形勢危險是想向俄Rose施壓。另外,三場對話展示了雙方的對抗狀態,但願意坐下來談本身也排除掉一些不確定性。儘管眼下氣氛仍緊張,但直接衝突的現實風險有所降低。

德外長先行「探路」,有望回歸「諾曼底模式」

雙方看起來「劍拔弩張」,但還是為接下來的外交動作留出了空間。

據路透社報導,德國外交部長Bell伯克將於1月17日至18日出訪烏克蘭和俄Rose,先在基輔會見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和外交部長庫列巴。18日,她將與拉夫羅夫舉行對話。

Bell伯克對記者表示,這就是在危機中外交的特點,需要大量的堅持、耐心和堅韌的神經,各方需要集中利用起各種溝通渠道。

德國外交部長下周將去莫斯科展開對話。/社交媒體截圖

此舉可能是重啟「諾曼底模式」的前奏,即由法國、德國、俄Rose、烏克蘭進行四國峰會,協商調解衝突。但是自2019年巴黎峰會以來,該模式長期被擱置。

當地時間1月14日,德國總理朔爾茨表示,希望恢復「諾曼底模式」。近期,法國總統馬克龍也尋求該模式的重啟。

另一個較為明顯的跡象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表態轉變。崔洪建分析稱,在一段時間內,澤連斯基主張和美俄對話,撇開「諾曼底模式」,尋求美國主導的對俄戰略和安全攻勢即「北約方式」。近期,澤連斯基表態有所鬆動,表示仍可以回到「諾曼底模式」完成協商。

崔洪建認為,「北約方式」,會讓雙方關係愈加緊張和軍事化,而此前歐洲主導的「諾曼底模式」則以政治外交方式為主,而且可以排除美國因素。朔爾茨也想創造有利條件,讓烏克蘭問題回到當時由德國前總理默克爾主導的「諾曼底模式」,既讓歐洲國家發揮更大作用,也盡量減少烏克蘭問題對「北溪-2號」項目的負面衝擊。未來朔爾茨很可能出於上述目的直接與普京展開互動。

由此可見,三場對話雖然已經落下帷幕,但外交接觸其實才剛剛開始。

見習編輯 陳靜 校對 盧茜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