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退賠7971萬,河南消協訴辛巴還有哪些看點?

消費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為解決數字經濟時代消費侵權問題提供了最為有力的法律保障。

全文2230字,閱讀約需4分鐘 

文/吳景明(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北京市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會副會長) 編輯  何睿 校對 劉軍

▲因直播帶貨「翻車」的辛巴,曾作為消費維權輿情熱點被中國消費者協會點名。辛巴資料圖。圖/IC photo

據《大河報》報導,1月14日,河南省消費者協會發佈了對「辛巴假燕窩事件」提起消費民事公益訴訟、要求退賠7971萬余元的新聞通報。

當日,辛巴公司方面發佈情況說明,回應稱已賠付消費者4143萬余元,並將「繼續兌現承諾、負責到底」。

這是自消費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確立並實施以來,中國首例就網路直播帶貨欺詐行為提起的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案件,而請求對違法行為人處以懲罰性賠償,為其核心訴求之一。雖然案件目前仍在審理中,但其對直播帶貨等數字經濟時代相關領域經營行為,無疑具有明確的警示與規範作用。

━━━━━

民事公益訴訟

消費維權最有力的制度保障

當前,隨著電子商務以及數字經濟時代的深入發展,傳統經營模式和消費方式發生了根本變化。相應地,商業信息和商業廣告的傳遞,在時間和空間上速度更快、覆蓋面更廣,營業額也更為巨大。

經營者一旦實施非法經營,其非法獲利數額就相當龐大,而對消費者造成的損害,無論在涉及人數上還是相關損失的總額上,也都會非常巨大。

如薇婭涉稅事件,展示給人們的就是一個堪稱天文數字的營業額。而此次河南省消協對「辛巴假燕窩事件」提起的消費民事公益訴訟,也充分體現出了這一點。

所以,如果沒有消費民事公益訴訟制度,或者不將其用於新興的網路消費領域,僅以私益訴訟由單個消費者維權,顯然難以對不法經營者起到懲罰和警示作用,受損害的消費者權益也不能得到充分補救。

以此而言,消費民事公益訴訟制度,為解決數字經濟時代消費侵權問題提供了最為有力的法律保障,而河南省消協利用這一制度對辛巴燕窩經營者提起訴訟,也因此更具正面典型意義。

━━━━━

懲罰性賠償

是消費者權益保護「靈魂」

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是中國現行《民事訴訟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以及「兩高」發佈的司法解釋、工作辦法等規範性文件確立的一項訴訟制度。

區別於私益訴訟,消費民事公益訴訟是針對經營者在其經營過程中損害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並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由法定的社會組織和機關以原告身份提起的民事訴訟,是一項就經營者同一行為、同一事件損害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對消費者實施普遍、有效保護的制度。

該訴訟制度實施以來,中國消費者協會和各地消費者協會以及各級人民檢察院(僅就食品藥品)對不同類型的消費侵權行為提出了多起訴訟,且絕大多數都以勝訴結案,其中也不乏懲罰性賠償訴求。

實際上,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頒布實施已經整整30個年頭了,懲罰性賠償制度也正是這部法律的靈魂所在。

在1993年首次確立這項制度的基礎上,2013年重新修訂頒布實施時,在懲罰倍數方面,由原來的一倍增加到三倍,適用範圍則由只適用於欺詐的違約行為擴展到一般侵權行為。

與此同時,隨著《食品安全法》《旅遊法》《民法典》這些特別法和普通法的頒布實施,這一制度在其他消費領域也得到了法律的確認。

━━━━━

公益訴訟原告

也有權請求懲罰性賠償

消費民事公益訴訟原告,也即法定社會組織和機關,在訴訟中能否請求懲罰性賠償,由於缺乏規範性文件的明確規定,目前還存在一些爭議。而在以往的此類案件中,有的地方法院對該請求權給予了支持,有的則未予支持。

但需要明確的是,中國現行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都沒有明確排除消費民事公益訴訟原告的懲罰性賠償請求權。而且,相關司法解釋對其列舉式規定也採取了開放模式。因此,在消費民事公益訴訟中,原告有權合並或單獨請求懲罰性賠償。

在本案中,被告通過直播帶貨方式銷售燕窩,並作出了誇大不實的虛假宣傳,且銷售數量巨大,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廣告法》的規定,已經構成欺詐,應當依法承擔賠一罰三的民事責任。河南省消協作為原告,也是據此提出了權利主張。

有人會說,作為保健食品的燕窩,應依照《食品安全法》規定,對違法經營者處以食品價款10倍的懲罰性賠償,此案原告是不是法律依據選用錯誤?

但在暫時沒有證據證明涉案燕窩存在食品安全問題的情況下,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經營行為,符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關於欺詐的規定。

此後,如能進一步確證該燕窩不僅為假,還添加了有害物質,到時也不影響其他訴訟依照《食品安全法》提出價款10倍的懲罰性賠償請求。

━━━━━

公益訴訟之外

消費者仍可提起私益訴訟

在這起公益訴訟進行過程中或法院裁決原告勝訴生效後,購買了涉案假燕窩的消費者,還可不可以單獨再行起訴請求退貨並請求懲罰性賠償?

首先要說明的是,中國的消費民事公益訴訟制度,並不取代和排除消費者就同一侵權行為提起私益訴訟。也就是說,在公益訴訟之外,消費者仍可以提起私益訴訟。

而且,按照司法解釋消費民事公益訴訟生效裁判既判力向私益訴訟擴張的規定,已為公益訴訟生效裁判認定的事實,受害消費者對同一侵權行為提起訴訟,除非當事人對該事實有異議並有足夠證據,原告、被告均無需額外舉證。

這也就是從司法層面明確了,當公益訴訟的公益和私益交叉時,關於事實認定、爭議焦點的分析判斷及法律適用,具有共通性。而且,被告主張直接適用對其有利認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被告仍應承擔相應舉證證明責任。

這就極大方便了消費者在公益訴訟之外,再提起私益訴訟,最大程度地維護了消費者權益、震懾不法經營行為。

總之,作為首例,河南省消協對「辛巴假燕窩事件」提起消費民事公益訴訟一案,無論其所涉及的消費領域,還是對於經營者行為規範、消費者權益保護,都具有明顯的時代特徵和現實意義。也因此,雖然案件還在審理中,但其對相關領域的經營行為、市場秩序都具有良好的規範和警示作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