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問 | 肖存良:西方能摘掉「有色眼鏡」正確看待中國的統一戰線嗎?

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對中國統一戰線的兩種極端態度,都是對中國共產黨的偏見。

中新社記者:邢利宇

全文字數:1357

預計閱讀時間:6分鐘

近代以來,西方國家對中國統一戰線的研究大致經歷了兩個階段:一是新聞報導階段,如抗日戰爭時期,一批西方國家的記者和官員比較客觀地報導了中國共產黨高舉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抗擊日本侵略的歷史事實。二是社會科學研究階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尤其是改革開放之後,部分西方學者陸續開展對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的研究,主要是從中共黨史和中國近現代史視角進行學術研究。

西方國家和媒體能摘掉意識形態的「有色眼鏡」,正確認識中國的統一戰線工作嗎?為何西方國家的政黨沒有統一戰線職能?

中國統一戰線理論研究會統戰基礎理論上海研究基地副秘書長、復旦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肖存良日前接受中新社「東西問」採訪,總結了西方國家對中國統一戰線的研究階段,並解答了相關問題。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中國共產黨運用「統一戰線」實現了不同黨派、不同民族、不同階層、不同宗教、不同社會制度下的同胞的團結聯合。這是如何實現的?

肖存良:現代社會的分化必然導致多元化,但是現代國家需要把分化的社會整合起來,保持整個國家的整體性和一體化。西方文化的內在矛盾,在於國家與社會在二元分立的基礎上產生了巨大的分力,這種分力對於西方國家的整體性和一體化產生了巨大的壓力。

在中國的政治生活中,統一戰線是實現社會整合的重要方式。統一戰線建構以中國共產黨為核心的政治同心圓,把黨外各方社會政治力量團結凝聚到中國共產黨周圍。黨外各方社會力量接受中國共產黨的政治領導,又保持自身的相對獨立性,按照自身發展規律獨立發展。中國共產黨歷來把統一戰線作為凝聚社會、團結各方的重要法寶。新世紀以來,中國共產黨明確提出統一戰線要促進五大關係和諧,即促進政黨關係、民族關係、宗教關係、階層關係和海內外同胞關係和諧,統一戰線的社會整合功能更為顯著。

人民政協是中國唯一一個黨外人士占多數的政治機構。人民政協鮮明的統戰屬性和統戰職能,使其在中國政治體制中發揮著獨特的團結與民主功能。圖為2018年3月15日,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閉幕會。中新社記者 劉震 攝

中新社記者:西方國家的政黨為什麼沒有統一戰線職能?

肖存良:一些西方國家的政黨選舉獲勝之後就成為執政黨,失敗之後就作為在野黨,因而它們不像中國共產黨一樣有長期的明確的統一戰線職能,它們在各政黨之間也可能會開展合作協商,但都不屬於嚴格意義上的統一戰線。

中新社記者:當下,西方國家深陷身份政治不斷撕裂社會的困境,面臨處理多元與一體、差異與共識的複雜局面,中國特色統一戰線工作則推動中國國家治理在保留多元性的同時也避免了社會碎片化。這種情況下,外界能拋棄意識形態偏見,客觀正確看待中國的統一戰線工作嗎?

肖存良:由於西方國家的政黨沒有統一戰線職能,從而造成了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對中國統一戰線的兩種極端態度:第一種態度是西方國家長期以來把統一戰線視為中國共產黨的「自娛自樂」,是中國共產党進行內部控制的一種手段,從而對統一戰線持基本忽略態度。第二種態度是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西方對中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焦慮感日益上升,促使西方國家逐步把中國共產黨的統戰工作,尤其是海外統戰工作,視為對西方國家的滲透,對其國家安全構成了威脅,從而對中國的統戰工作,尤其是海外統戰工作進行惡意攻擊。這兩種極端態度都是對中國共產黨的偏見,但是西方國家一方面基於對統一戰線的隔膜,另一方面基於對中國國力日益上升的焦慮感,都決定了它們短期內不會拋棄西方的意識形態偏見,來正確看待中國的統一戰線工作。

2017年10月21日,中國共產黨十九大新聞中心在北京梅地亞中心舉行「黨的統一戰線工作和黨的對外交往」記者招待會。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

受訪者簡介:

肖存良,復旦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中國統一戰線理論研究會統戰基礎理論上海研究基地副秘書長,主要從事統一戰線理論研究。出版專著3部,在《學術月刊》等刊物發表論文70餘篇,曾獲全國統戰理論研究優秀成果一、二等獎等獎項。

責編:王珊珊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