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新X劉北成:面向未來的歷史記憶

原標題:羅新X劉北成:面向未來的歷史記憶

在對談開始前,劉北成為《乳酪與蛆蟲:一個16世紀磨坊主的宇宙》頒發「新京報年度閱讀推薦」獎項。該書揭示了一位生活於16世紀義大利的磨坊主的精神世界,他能讀會寫,不僅對世間萬物有自己獨立的看法,還經常和人交流。最終,在近乎默默無聞中度過一聲吼,由於教皇的直接干預,他被宗教法庭燒死在火刑柱上。本書自出版後便成為微觀史研究的典範作品,為讀者們所熟知。

在今天,我們一同閱讀百年前一位小人物的故事有什麼意義?劉北成認為,《乳酪與蛆蟲》的作者卡洛·金茨堡在該書的義大利文原版前言寫的非常清楚。書的主角——磨坊主梅諾基奧是一個當時社會的普通勞動者。得益於印刷術的應用,作為一個有閱讀能力的人,他獲得了跟更廣大的世界接觸的可能性,也因此對宗教、世界等多個層面的問題產生了許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同時,他還迫切地想要去和別人交流,希望能夠在人與人之間建立一個相互溝通的關係。在今天看來,這些想法或許「荒誕不經」,但可貴在於他們是在那個思想禁錮年代的「獨立」聲音。卡洛·金茨堡因此寫道:「這個磨坊主和我們一樣,走在一條曲折的通向美好未來的道路上」。劉北成認為,雖然相隔幾百年,但這位平凡的、此前被歷史遺忘的磨坊主無疑是我們的思想先驅。

羅新認為,在今天閱讀這樣的作品非常合適。這個時代的信息、知識、思想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普及度,現在幾乎每個人都能很輕易地接觸到最前沿的知識。「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會產生多少個這樣的磨坊主?所以這並非是一個僅僅屬於歷史專業研究領域的故事」。羅新表示,金茨堡寫這本書的學術追求是復原某一個時代人的文化知識的來源,然而今天,這個問題可能顯得更為困難。「面對拿著手機、電腦的人,我們很難得知他們獲取知識的那個原始『來源』」。

隨著信息科技的進一步發展,不僅是獲取知識,未來我們記錄歷史的方式可能也會發生改變,技術會在多大程度上重塑我們的集體記憶?站在更遙遠的未來,我們又會傾向於選擇怎樣的方式記錄過去?劉北成認為我們有很多樣的途徑可以記錄我們存在的痕迹,即使是穿的衣服戴的帽子,都攜帶著時代的信息,只是需要有心人去提取出來,而這不僅是專業歷史學者的工作,建構屬於我們的集體記憶需要各行各業公眾的廣泛參與。

劉北成特別提到了以色列集體記憶建構的過程,如今以色列常常被視為一個「流亡者」的國度,但在二戰時期,它也是英雄的國度,以色列的建國者們曾經在反法西斯戰爭中與英軍並肩作戰。在建國兩年後,歐洲大屠殺的倖存者才移民而來,攜帶著屬於他們的創傷記憶,這些記憶在艾希曼審判之後,為以色列建國者們所接納和理解,最終在融合兩種記憶的基礎上,形成了如今的以色列集體記憶。「這個例子給我們的啟發是,我們的共同體裏面有各種各樣的人群,攜帶著各種各樣的記憶,我們的集體記憶怎麼能夠融合更多的更多元的記憶,並帶著這樣的記憶走向未來,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羅新則對此表示讚同,歷史、記憶、過去是不同的概念。過去是無窮無盡的,我們把現在還能夠知道的稱之為記憶,而記憶當中又只有很少部分被寫進了歷史,這其中存在著很多的遞減效應。對於歷史學家來說,「我們如果想改變現實,就要先從改變過去開始。如果我們要對現在和未來負責,我們就要對過去負責任。每一種過去都指向一個未來,為了我們想要的未來,我們要謹慎地去選擇我們要負責任的那個過去,把它講述出來。」

撰文 | 劉亞光

編輯 | 宮子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