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評:不要忽視因動態清零策略而作出犧牲的「少數派」

這一周,我們講三個人。

第一個,粱炎平,一名在西安打工的湖北人。

上個月,疫情突襲之下,這位裝修工人趕回出租房時,其所在的村子剛剛封閉,又不得不返回正在裝修的毛坯房,這一住就是20多天。

無暖氣、無傢具、無鍋灶。吃飯這件最小的事,成了粱炎平最大的事。方便麵幾乎是他唯一的選擇,這些天他吃了60多桶。

梁炎平暫住的房間。

更糟糕的是——睡覺問題。

儘管裝修公司送了棉被,但寒冬臘月的西安,平均氣溫在0攝氏度左右,到了晚上還會降到零下。

粱炎平只好和另一個工友睡在一起,兩人「抱團取暖」,可依然會被凍醒。

期間,新聞成了這位裝修工的「必需品」。粱炎平每天關注疫情消息,心裏想著:「什麼時候能回去,儘快結束這種生活。」

第二個,賈東明,被稱為2021年「最慘火鍋店」的店主。

這位在鄭州的創業者將這半年來的經歷濃縮成11行字,道出他的辛酸↓↓↓

「6月10日,簽合約裝修;

7月18日,試營業;

7月20日,遇洪水停業;

7月26日,恢復營業;

8月1日,報出疫情停業;

9月3日,恢復營業;

9月份,受疫情影響生意慘淡;

10月份,努力經營,稍有起色;

11月1日,又報出疫情受影響;

12月份,鼓足勁頭干,生意回升;

1月3日,鄭州又報出疫情,被通知禁止堂食,暫停營業。」

第三個,某某某。一位在天津津南區某高校就讀的學生,新冠病毒感染者,也是網暴的受害者。

返回老家大連後,由於流調信息被泄露,像以往多起類似案例一樣,他遭到可怕的網路暴力,自己和家人生活的列車突然偏離了正常軌道,精神上更備受折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為什麼說這三個人?

這兩年,因疫情,不少人的生活無常。他們的遭遇從不同方面折射了突然的變故帶給個體的傷害。

一方面,我們要充分肯定,在「動態清零」策略下,我們以一時之痛換來長久之安,以局部之失換來整體之得,效果顯著,有目共睹。

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要忽視了那些為此而犧牲或遭到厄運與困境的「少數派」。或因為感染病毒、或因為社區封鎖、或因為防控需要,他們本來正常的生活被打亂,工作、事業、名譽甚至衣食住行都受到極大的影響。

在中國的文化傳統里,我們崇尚集體利益至上,倡導「以小我成就大我」。但這並不意味著可以完全不尊重和保護個體的權益,更不表示個人或少數的犧牲是理所當然的。

尊重個體的利益、關心「少數派」的權益是公共治理水平和公務服務溫度的體現。尤其是疫情之下,這些群體多為弱勢者,更不應被忽略。

譬如,對粱炎平這樣的外地工人的隔離,是否有其他解決辦法,而不是一拒了之,迫其在「三無」毛坯房中度過這漫長而寒冷的冬日?

將心比心,推己及人,我們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而且,很多時候,「少數派」是相對的少數,絕對數量往往是一個龐大的群體。

賈東明這樣的餐飲店主就是典型,受疫情影響,餐飲業這兩年跌入谷底,數以萬計的賈東明式的小店主遭遇經營寒冬。

有些人倒下了,有些人還在咬牙堅持。在對他們致以敬意、表達同情的同時,我們是否能有一些務實的行動去幫助和撫慰這些倍受打擊卻又無比堅強的「小人物」?

我們還要明白,「少數派」和「多數派」有時是可以互換的。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能因為「人多勢眾」而對個體的利益訴求置若罔聞。

因為,有一天,你、我也可能成為「少數派」。

以那位遭受網暴的大連學生為例,這兩年,類似案例不勝枚舉,實際危害、具體原因、應對舉措等,輿論說了又說,講了再講。但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

為何?

根子上在於我們思想上沒有真正重視,方法不多,手段不夠,措施不硬,信息泄露的責任者和網路施暴者少有受到應有的懲罰。

但我們要認識到,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網暴的受害者,成為被群起攻擊的那個勢單力薄的可憐人。

不要再熟視無睹了!

此刻,新冠疫情仍在繼續,我們還在與病毒激戰。這場「戰爭」不僅是對我們經濟實力、技術體系、治理能力的考驗,也是對精神意志、國民素質甚至人性的考驗。

在保證防疫大目標的條件下,我們也應更多地考慮到那些受到傷害和作出犧牲的社會個體和邊緣群體,給予他們儘可能多的關懷和撫慰。這是衡量一個社會文明水準的重要標尺。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