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鷹飛過城市》:愛與現實的直面

原標題:《兀鷹飛過城市》:愛與現實的直面

《兀鷹飛過城市》

作者:宋琳

版本:雅眾文化·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2021年1月

致敬辭

從1982年到2019年,詩集《兀鷹飛過城市》擷取宋琳近四十 年創作中的精華,成書僅三百頁。但在這極為有限的篇幅中,是詩人豐厚的生命感悟和無限的精神廣度。作為「靈魂的私人偵探」,詩人在動蕩漂泊的生活中辨認複雜繁複的自我,冥思永恆的時間與死亡,體味必然的孤獨與憂鬱;作為「異鄉者」,詩人則攜帶著痛苦與傷口,播撒對他者的愛的同時,直面現實,呼應著米沃什、卡夫卡們的困境,而最終,詩人用緩慢卻堅定的步伐,指示出「精神原鄉」的方向。我們致敬《兀鷹飛過城市》,致敬它在詩藝上的精緻、優雅與平衡,主題上的豐富、深刻與尖厲;我們更要致敬詩人宋琳,致敬他在變動不居的社會語境中,對詩和詩性的堅守,對詩之純潔性和高貴性的維護,以及他對「重負」的主動承擔。他漫長的寫作歷程向我們展現出一種稀有的精神上的高度和勇氣。

答謝辭

我的詩選《兀鷹飛過城市》獲「2021新京報年度閱讀推薦」,這一榮譽幾乎立即轉化成了對我個人未來寫作的壓力。我了解詩迫而成的道理,所有的屈辱、喪失、痛苦都是天賦的一部分,都為了成就一首詩。榮譽也是命運的禮物,但誠如先哲所言,它「不可多得」。榮譽是肯定,而真正的創造力來自否定,給作品署名的最好永遠是一個無名者。歷代偉大的詩歌滋養了我,寫作是一種回報,而我在緩慢的成長中寫下的,可以稱為精神祭品的東西,在全部作品中佔有多大比例我自己並沒有把握。我說過:詩是個人的事情,又不是個人的事情。就超越個人性這一方面而言,詩是無止境的,因而那首被稱為「詩」的詩也永遠不會寫完。——宋琳

編輯|張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