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華遺囑庫,看到了19萬人的秘密

原創 布吶吶 視覺志

微博:@視覺志

作者丨布吶吶

特別感謝中華遺囑庫廣東服務中心主任楊穎儀和上海服務中心主任田艷分享故事。

01

2020年冬,在一個平靜的午後,中華遺囑庫廣東第二服務中心的的楊穎儀接到一通電話。

「我想立遺囑。」

電話那頭,是一個16歲的少年。

「我要把攢下的所有存款都留給媽媽,萬一我不在了,那筆錢可以給媽媽多一些照顧。」

楊穎儀聽到後很驚訝,她反覆詢問著男孩的信息。

按照國家法律規定,年滿16周歲、並且以自己的勞動收入為主要生活來源的未成年人才可以立遺囑。

男孩語氣很平靜,他說自己是一名護士,在武漢一家醫院支援。

醫院是離死亡最近的地方,兩個多月的時間里,他目睹了50多位重症患者離開。

每當想起那些曾經鮮活卻又消逝的生命,他的心裏就會感覺疼痛。他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也許自己就會這麼離開。

從小,他便和母親相依為命。母親是他的精神支柱,也是他的牽掛。

男孩對楊穎儀說,「媽媽是我的一切,這些錢也是我的全部了。」

疫情的出現,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人們對於死亡的認知,來中華遺囑庫立遺囑的人也明顯增多。

在中華遺囑庫接待中心,死亡不再是一個禁忌話題。

一份份遺囑背後,是人間百態,社會萬象。

02

新冠疫情剛發生的那段時間,楊穎儀的手機每天都會接到幾十通電話。電話那頭,往往傳來的是哭聲、無助和焦慮。

有人甚至在半夜給她打電話:「我上有老,下有小,萬一我不在了,這個家該怎麼辦?」

楊穎儀說,「過去很多人覺得人老了才要立遺囑,經歷過疫情後人們才意識到,原來明天和未來誰也沒有辦法可以準確預測,還是要未雨綢繆,早一點去做好安排。」

中華遺囑庫上海第二服務中心的田艷也遇到了類似的案例,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男孩來找她立遺囑。

田艷問他:「你為什麼這麼年輕來立遺囑呢?」

男孩說,「人生無常,我的同學就因為疫情離開的。人的生命其實挺脆弱的,無法判定自己什麼時候離開,我想早做打算。」

根據《中華遺囑庫白皮書(2020年度)》統計數據顯示,在新冠疫情最嚴重時,即2月至3月份期間,全國留下微信遺囑的數量最多。而最高峰時,中華遺囑庫小程序一天收到上千份微信遺囑。

03

「我要把一部分財產留給我的初戀男友」,一個29歲的女孩堅定地對楊穎儀說。

楊穎儀頗感意外,這是她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她心裏充滿疑惑,反覆和女孩確認,得到的都是女孩肯定的回答。

在後來的交談中,楊穎儀了解到那個女孩從小生活在一個不幸福的家庭里。這樣家庭環境導致她極度敏感,並且缺乏安全感,對一切都感覺到消極。

上初中的時候,那個女孩遇到一個男孩。男孩的出現,就像她灰暗生活里的一束光,給她過往的生命帶來了希望。

可是,和很多校園戀愛的結局一樣,他們悵然分手。

時隔多年, 女孩靠著自己的努力買了一套房子,也有了一筆不大不小的積蓄。

雖然她早已和初戀斷了聯繫,但她依然記得初戀的氣息和美好,記得他曾經帶給她的治愈和力量。

楊穎儀發現,不少人會把遺產留給那些在生命中幫助過自己,給過自己溫暖的人,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表達謝意。

「其實我們在遇到這些案例的時候,會非常激動。雖然表面上我們不能將情緒表露出來,但內心還是會感慨世間有這樣可貴的情感。」

楊穎儀還遇到一個來立遺囑的外賣小哥,他23歲,要把遺產留給女朋友。

這個外賣小哥的女朋友是一位大學生,在外人看來,兩人並不般配。但他女朋友從未因為現實條件,對他有任何抱怨,反而支持他做這份工作。

外賣員相對來說是一份比較高危的職業,對他們來說,時間就是金錢。很多外賣員因為著急送餐,發生車禍事故。

外賣小哥對楊穎儀說,「如果將來有一天自己發生意外,希望可以把這些錢都留給女朋友,讓她能夠好好生活。」

04

遺囑看似是簡單的一紙文書,其實更是愛意的表達。

李華(化名)是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他背著妻子偷偷來到中華遺囑庫。

他的第一任妻子在年輕時便去世了,妻子去世後,他一人拉扯著兩個年幼的孩子。

單位一位同事看到他獨自照顧兩個孩子很辛苦,就去主動給他幫忙。接觸時間久了,兩人產生了感情。

結婚後,妻子決定不再生育,而是全心全意照顧那兩個孩子。就這樣,兩個孩子慢慢長大,一家人的感情也特別好。

李華說:「我要把自己所有的財產支配權都交給老伴,兩個孩子的財產由她來做主和分配。雖然我知道我的孩子不會去爭搶,但我老伴因為我一輩子沒有生孩子,我要讓她有一個保障。」

他還在中華遺囑庫給妻子留下一段情感影片,「老伴很感謝你,如果還有來生我還要娶你做我老婆。」

根據《中華遺囑庫白皮書(2020年度)》統計數據顯示,2013-2020年間,「子女直接繼承」的比例逐年下降,而「配偶先繼承,子女後繼承」的比例逐年在上升,這也說明人們開始普遍意識到要優先考慮保障配偶的晚年生活。

05

如今,多數80、90後的獨生子女都在經歷父母慢慢變老的過程。2020年中華遺囑庫訂立遺囑的人群以獨生子女家庭為主,佔比49.39%。

田艷遇到過一個絕症女孩,她是獨生女,在她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

父母離婚後,父親和別人成家,女孩則跟著母親生活。

這麼多年來,她就像被父親拋棄的孩子,從來沒有感受過父愛的溫暖。

後來,女孩查出患有絕症。她名下有一套房產,按照《民法典》規定,父母是第一順序繼承人,這意味著她父親也有繼承權。

女孩為了讓母親以後的生活有所保障,於是來到中華遺囑庫,立遺囑將房子交給母親。

幾個月後,女孩的母親來到中華遺囑庫,她對田艷說,「我的女兒走了。」

田艷將女孩生前在中華遺囑庫留下的影片播放給母親看,看著女兒的畫面,母親一下子撐不住了,她哭著不停地對周圍的人說,「我的女兒在看我,我的女兒在看我……」

這件事深深觸動了田艷,「我那個時候就覺得女兒好偉大,其實影片就是她媽媽的一個精神支柱,也是她給媽媽一份情感的傳遞。」

35歲的劉雪(化名)是家裡的獨生女,她單身一人,沒有結婚。

劉雪家境優渥,父母都有一定的資產。她說,要把自己名下的一套房產留給朋友。

原來,她朋友和她父母關係特別好,就像家裡的第二個女兒。

劉雪擔心萬一自己以後有什麼意外,希望好朋友能夠像她一樣去孝順她的父母。

「我知道,即便我什麼也沒有留給她,她也一樣會照顧好我的父母,但我不想讓她白白辛苦。」

06

上個世紀80年代,丁克家庭在中國悄悄出現,而最早的那一批丁克夫妻,已經悄悄步入老年。

田艷曾接待到過一對五十多歲的丁克夫妻,他們奮鬥半生,積累了不少財富。

隨著年齡的增長,他們也一直在考慮財產由誰來繼承。

左思右想,他們決定把財產留給自己的8個侄子外甥。並且根據感情的親疏,分配不同比例的財產。

田艷提醒道:「你們可以設定意定監護人,讓晚年生活有個保障。」

丁克夫妻說:「太感謝你了,我們只想到了辛苦一輩的財產給誰,並沒有想到我們自己的晚年生活。」

根據《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第二十六條規定,具備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老年人,可以在近親屬或者其他與自己關係密切、願意承擔監護責任的個人、組織中協商確定自己的監護人。

楊穎儀說,「現在有很多獨生子女和丁克家庭,我們就會替他們考慮到後續繼承人的設置問題。萬一孩子不幸走在了前頭,這也是有一定可能性的。」

07

近年來,離婚呈上升趨勢,民政部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離婚登記數據為373.3萬對。

一旦發生離婚,夫妻往往因財產問題而引發糾紛。

楊穎儀就碰到一個很狗血的案例,女孩的母親去世兩個月後,她發現丈夫有外遇,於是向他提出離婚。

由於母親去世時,兩人還在婚姻存續期,這就意味著在法律上,女方經過繼承所得的財產屬於夫妻共同財產。

剛好那段時間,房子趕上拆遷,前夫就帶著懷孕的小三住進了那個房子,並且威脅女孩,如果不給他錢,他們一直賴著不走。

失去親人本就讓女孩痛不欲生,前夫的做法更是讓她備受打擊。

女孩向楊穎儀求助,楊穎儀對女孩的遭遇表示同情,但同時也無能為力。

「我們可以從倫理上指責前夫的行為,但是在法律上他確實是合法合理的。」

中華遺囑庫調查發現,87.4%的老年人擔心,將財產贈與給子女後,未來子女婚姻發生變動時的財產保護問題。

為了保護孩子,很多父母在立遺囑的時候,會明確遺產由子女單方繼承,不屬於夫妻雙方共同財產。

08

死亡,聽起來是一個很遙遠的詞,但是卻每天都在發生。

遺囑是告別,更是牽掛。

田艷接待過一位老人,他的老伴在幾個月前自殺了。

原來,老人的妻子卧病在床10多年,一直都是他在照顧。可是不久前,老人被確診為癌症,妻子得知這一消息後,不想拖累老人,選擇自殺。

老兩口一輩子無兒無女,妻子生前的心愿就是把房子留給妹妹。

老人說,「我要來立遺囑完成老伴的心愿,把所有的財產都給妹妹來繼承。」

也許這是一個傷感的故事,但在田艷看來,卻是一個幸福的結局。

「這個叔叔來訂立遺囑的時候,他是很幸福的,因為他是為了完成他老伴的心愿。哪怕以後他真的走了,在天堂見到他老伴的時候,他也沒有遺憾,可以向她交代了。」

一位70多歲的老人來到中華遺囑庫諮詢,她說,「我想把我所有的財產都給我的孩子,但他並不是我親生的。」

提起這個孩子,老人滿臉驕傲。她的孩子非常優秀,也非常孝順。

中華遺囑庫有一個叫幸福留言卡的情感服務,老人一邊寫,一邊流淚。寫完後,她對工作人員說,等她百年之後,希望通知孩子來拿這封信。

09

截止2020年12月31日,中華遺囑庫已經向全國提供遺囑諮詢256152人次,登記保管190866份遺囑。

楊穎儀也給自己立了遺囑,有一年,她獨自去日本旅遊,在高速公路上遇到了颱風「飛燕」。

颱風「飛燕」被譽為2018年最危險的風暴,風力更是達到18級。楊穎儀看到,道路兩邊的房子和汽車都被吹倒了。

這場災難的出現,讓她近距離接觸了死亡。劫後餘生的經歷,讓她有了立遺囑的想法。

「其實遺囑不僅代表著財產的分配,也代表跟過去的告別,要開始新的生活了。」

提起遺囑,我們總會想到死亡。

死亡可怕嗎?

並不可怕。

我們真正害怕的其實不是死亡本身,而是和愛的人分離。

身為父母、子女、手足、朋友……我們有太多的回憶無法遺忘,太多的感情無法捨棄。

每個人都有一場場註定分離的相聚,沒有誰能陪誰走完一段完整的路程。

既然我們不能阻止別離,至少要在相遇的時候珍惜在一起的時光。

因為人和人的緣分只有一次,下輩子無論我們愛與不愛,都不會再相聚了……

原標題:《我在中華遺囑庫,看到了19萬人的秘密。》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