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海的女兒,看到這代年輕人的愛與憂愁

原創 外灘君 外灘TheBund

新時代的青年藝術家

渴望用作品與你對話

上周,我在外灘18號的久事藝術中空間見到了畫家張海浪。

她比照片上更有氣質,烏髮長裙,像是畫里走出的古典美人。她也確實把自己放在了畫里:

在張海浪身上,你能看到新一批當代青年藝術家有別於前輩的輕快。比起青史留名,她們更注重自我的尋找和表達,樂意積極響應自媒體號召,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內心世界作為另一種畫卷展開。

眼下,她參與的青年藝術家群展「青春王國」正在外灘18號展出。青春的滋味,百般纏繞心頭,等你去品。

01

在她的畫里找到自己

光看外表,你很難看猜到張海浪是個北方女孩,她身上有一種來自水鄉的冰清玉潤。但聊久了,又能感受到她性格里的直爽。

張海浪這個名字是她給自己取的,這與家鄉大連、又與她自覺的生活狀態息息相關。她告訴我,北方的海與熱帶不同,它總是帶來一種凋零與寂寥,於這種氣質也展現在她的代表作《浪人》系列中。

彼時的海浪剛剛脫離集體生活,個體的孤獨讓她更有表情達意的慾望。

因為是「人」與「人」之間的故事,所以她的作品並不過於深奧晦澀,但強調觀者與作品的互動——從畫中找到自己,是Z世代對藝術感興趣的重要原因。

《浪人》系列中最有名的男孩與仙人掌。

大塊大塊的粉色背景讓不少粉絲徜徉在其中的舒適里,也讓很多品牌青睞,但男孩實際是坐在仙人掌上——所以有觀眾說,這幅畫看得我很不舒服;也有人說,這些刺看上去被打磨掉了,所以還是舒服的。

還有她畫友人,本來是離別的故事,張海浪帶著傷心作畫。

有一位藏家卻覺得這幅作品讓人心情舒適,圖中的男子和他自己的狀態類似。

張海浪覺得有趣。哪怕是她覺得憂鬱的色調,也有人認為是疏朗。她漸漸意識到,現在的觀眾就喜歡這樣自由的解讀。

她們不再喜歡創作人高高在上地教誨,不喜歡看上去複雜的套路,隱喻已經變得廉價,真誠才是鑰匙。

站在她的作品前,不論你感受到的是輕快還是憂鬱,即便是負面情感也帶著淡淡的詩意。

曾有朋友問她,要不要去做一些反面的東西給自己拉一拉——當青年藝術家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她們為了靈感反而會去自尋苦難。張海浪卻覺得,內心的舒適就像你解讀一幅作品,各有各的緣法,重要的是忠於自己的故事。

02

北方海的女兒

張海浪走上繪畫道路純屬意外。幼時幼兒園的老師告訴她父母,這孩子畫畫不錯,於是三歲開始學畫,那時候完全憑感覺塗鴉。小學三年級進入正式的培訓狀態,這樣一直到高三。

也是在求學的過程中,她確認了自己到底喜歡怎樣的藝術。張海浪說自己感謝自己高中的美術老師,沒有以「考上好學校的套路「進行教學,反而指引她們去認識何為藝術的美,帶她們看藝術電 影、鑒賞大師作品。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雖然張海浪的藝考成績並沒有那麼好,但她卻從此時就確認了:比起做目標明確的事,她更喜歡在尋找中抵達真實。

海浪說,「到了21世紀,這個時代的藝術家並沒有那麼關注外面的世界,而在更在意自己內心的成長,做出來的東西也是如此。「

大學畢業後她在英國南安普頓大學深造,學的是奢侈品管理,也做過時尚品牌公關之類的工作。

這些工作經歷對她的繪畫產生了很大的影響,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不同的服裝風格,漸漸化為了她的創作素材。經常有觀眾問她,這是不是某一個品牌某一場秀的款式。

比如這一幅的造型,靈感就來自她很喜歡的一套vintage的DIOR高定。張海浪並不會對照著秀場繪畫,而是找到某一種合適的狀態,將時尚與藝術糅合在一起,產生奇妙的火花。

03

青春王國

張海浪的畫,與展覽《青春王國》的題眼無比契合。

契合之處不在於年歲,而在於鮮活的狀態。與她一起的,還有其他7位青年藝術家,她們的匯聚沒有產生矛盾與對抗,反而讓彼此惺惺相惜,更多地探求到藝術的模樣與生命的形態。

她們不在意一方天地是否狹窄,只在意它是否生動地闡述了自己的主觀世界。

張海浪作品

畢業於中央美院的羅葦,在2014年發起藝術項目《晶體星球》,致力於拓寬自己認識世界的邊界。

她的作品在美國布羅德美術館,英國華⼈曼切斯特藝術中⼼,法國巴黎⼤皇宮,韓國光州美術館,⾹港K11藝術中⼼,北京時代美術館,上海寶⻰美術館等地展出,是時下小有成就的先鋒藝術家。

青年藝術家羅葦作品

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的謝達玲的作品則更具一種童話氛圍。同樣關乎生命,卻更具夢幻之感。

青年藝術家謝達玲作品

從東北前往義大利佛羅倫薩留學,畢業後R.S又回到了家鄉,成為一名教師。他說青春就像流動的雲朵,而雲朵總是充斥在他的作品里,帶來無限意趣。

青年藝術家R.S作品

貴圖子是2019年BIBF菠蘿圈兒國際插畫大賽與CCBF金風車國際青年插畫家大賽雙金獎得主,她出版了多部繪本,作品充滿想像力的溫柔河力量。

青年藝術家貴圖子作品

狗一樣的魚畢業於浙江大學,2021年在天津陸+藝術中心舉辦《請代表月亮喜歡我吧》個人首展。他的作品多展現突然出現在腦海中的形象,如他所說,「閉上眼睛漆黑一片,睜開眼,儼然變成意料之外的奇妙世界。」

青年藝術家狗一樣的魚作品

從四川美術學院到日本多摩美術大學,桃三順作品的議題多種多樣。小到人類情感,大到宇宙星際,都是她創作的探討範圍。

青年藝術家桃三順作品

南島的葵的作品,總是給人夜晚夏風拂面的舒適。她住在上海,用手繪的方式描繪日常生活。雖然落在紙上只是平凡無奇的事物,卻能夠讓人感受到親近的寧靜與和諧。

青年藝術家南島的葵作品

張海浪、南島的葵......這些青年藝術家不再沉迷宏大的敘事,而是審視庸常,將每次日落視為奇蹟和生命的塗片。她們的作品或許尚未成熟,卻猶如當年法國新小說之於文學的意義。

誠如策展人鍾影所言,「這八位藝術家似乎有一種精緻的集體性寫照,他們身上並沒有千刀萬剮或桀驁不馴的青春軌跡。」他們嫻熟運用社交媒體,擁有自洽的詞彙和語境,與世界交融,卻依舊強調並捍衛自我王國的專屬。

《青春王國》青年藝術家群展

地址:上海久事美術館

文、編輯/siri110、Kevin Liu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