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首位冬奧旗手趙偉昌:1980年就希望中國能舉辦冬奧會丨冬奧之約·封面人物

原標題:中國首位冬奧旗手趙偉昌:1980年就希望中國能舉辦冬奧會丨冬奧之約·封面人物

【開欄語】

北京2022年冬奧會腳步臨近,封面新聞專訪5位見證冬奧歷史時刻的關鍵人物。

他們當中,既有為中國實現冬奧獎牌「零的突破」的葉喬波,也有中國體育代表團首位「冬奧旗手」趙偉昌,還有索契冬奧會中國代表團首金得主李堅柔以及北京冬奧會會徽設計者、體育圖標設計團隊負責人林存真,北京冬奧會張家口賽區及首鋼單板大跳台設計總負責人張利。

從1980年中國首次參加冬奧會,到2022年中國首次舉辦冬奧會,四十余年來,中國冬季運動發生了怎樣的變化?「雙奧之城」如何在形象景觀設計中體現?北京冬奧場館有何亮點……

封面新聞為您開啟冬奧之約,解讀封面人物背後的故事。

14:33

封面新聞記者 邵萌

41年過去,71歲的趙偉昌依然清晰記得1980年2月13日的那一幕。當天,美國普萊西德湖冬奧會開幕式上,天空飄著雪花,臨時搭起的看台上擠滿了觀眾。當引導員舉著寫有「CHINA」的引導牌,身著藍色棉服的中國體育代表團成員在五星紅旗的引領下昂首挺進冬奧殿堂時,全場響起了掌聲和歡呼聲。這是五星紅旗第一次在冬奧會開幕式上飄揚。

手持五星紅旗走在隊伍最前方的,就是趙偉昌。他能成為中國第一位冬奧旗手並不意外,二十世紀七十 年代,他是中國最出色的冰上運動員之一,曾連續11次奪得男子全國速度滑冰全能冠軍,26次打破全國紀錄。從跟隨中國體育代表團第一次出征冬奧會到現在,他見證了中國冬季運動的變化和一代代冰雪健兒的成長。

2021年12月,北京,封面新聞記者見到了一身紅色運動服的趙偉昌,41年匆匆而過,當年賽場上風華正茂的運動員已頭髮花白,但仍然身板挺拔、精神矍鑠。

趙偉昌接受封面新聞專訪。

「四十多年過去了,但那個場面好像還在眼前。」趙偉昌回憶,1980年冬奧會開幕式,觀眾用熱烈的掌聲歡迎中國代表團重回冬季奧林匹克大家庭,他身後的代表團成員也激動地和觀眾打招呼,但他不敢有絲毫鬆懈:「我作為旗手,主要責任是把五星紅旗打好,展示出咱們中國的面貌。雖然十分激動,但我還是一直目視前方,邁穩了步子。」

除了興奮,當時還有一個想法在趙偉昌心裏「紮根發芽」——中國什麼時候也能承辦一次冬奧會?2015年,當聽到北京申冬奧成功的消息後,趙偉昌難掩激動,這個夢,成真了。

四十余年來,中國冬季運動項目的提高和訓練條件的變化也讓趙偉昌感慨不已。上世紀六十 年代,國內沒有室內冰場,為了儘早上冰訓練,他和隊友主動去找更冷的地方,自己澆冰,吃、住也很艱苦。「現在咱們的冰雪體育設施越來越好,這是過去不可想像的。」趙偉昌說,「為了迎接冬奧會,北京建了『冰絲帶』(國家速滑館),我還沒有進去過,只看到過照片,非常漂亮,我也希望有機會能到裡邊看一看,在冰上滑一滑。」

退休多年的趙偉昌,其實始終未離開冰場。如今,他仍常常到各地兼職裁判和輔導滑冰,為中國冰雪運動貢獻力量。「速度滑冰造就了我,我要用一生為冰雪事業做出貢獻。」

談中國第一次冬奧征途:

開幕式場面四十多年仍歷歷在目

封面新聞:您是什麼時候得知可以去參加普萊西德湖冬奧會的?當時您在做什麼?

趙偉昌:我聽到這個消息是1979年12月,正在黑龍江省黑河市進行滑冰訓練,教練告訴我們說要參加2月份的冬奧會了,聽到這個消息非常激動,因為那時我已經29歲了,體育生涯即將結束,參加冬奧會那年正好30歲,趕上這個時機,對自己來說是一件非常榮譽的事情。

封面新聞:中國體育代表團第一次參加冬奧會,您擔任開幕式旗手,您的心情是怎樣的?能不能描述一下當時的場景?

趙偉昌:這個消息是在開幕式前兩天教練通知我的,當時我非常激動,自己作為老運動員,有生之年不僅能參加冬奧會,還能擔當旗手,這是之前沒想過的。

雖然過去40多年了,但那個場面好像就在眼前似的。當我手持五星紅旗,第一步邁進奧運會賽場時,觀眾給中國代表團非常熱烈的掌聲,歡迎中國體育代表團重新回到奧林匹克大家庭,我們所有入場的運動員,心情也都非常澎湃。但我的主要責任是把五星紅旗舉好,展示出中國人民的面貌,所以我一直目視前方,後邊的運動員,就跟觀眾自由打招呼了,場面非常激動。

趙偉昌珍藏的1980年第十三屆冬奧會開幕式中國代表團入場照。受訪者供圖

封面新聞:那屆冬奧會中國派出了28名運動員,都參加了哪些項目?成績怎麼樣?

趙偉昌:當時一共派出了28名運動員,速度滑冰15名,花樣滑冰4名,高山滑雪2名,其他是越野滑雪和冬季兩項。我們都有一定的基礎,但個別項目參加的人數要少一些。比如高山滑雪,那時候能從事這個項目的運動員不多,因為它的危險性、技術難度比較大,當時中國速度滑冰和越野滑雪項目比較普及。

那年中國代表團取得的最好成績是高山滑雪項目獲得了第19名。我參加了速度滑冰男子500米、1000米、1500米,都在20名開外,處在整個運動的中游水平,咱們的技術水平跟國際上的先進水平確實是有差距的。但畢竟中國是第一次參加,我們要保證的是完成這次比賽。

談中國冬季運動變化:

現在的冰雪運動條件六十 年代無法想像

封面新聞:您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滑冰的?當時中國的冬季項目有多少?為什麼會選擇速度滑冰?

趙偉昌:我想跟東北的自然條件有非常大的關係,另外我父親非常熱愛體育活動,我小的時候,他給我們買了冰刀,我們家5個孩子都劃過這雙冰刀。真正進行一些訓練是在小學五年級,我報名參加了學校的滑冰隊,1963年,我參加長春市中小學生速度滑冰比賽,成績超過了很多業餘體校的選手,被選進了長春市業餘體校,1966年,進入吉林省體校速滑隊開始專業訓練。當時咱們國家的冰上項目只有三個,速度滑冰、花樣滑冰和冰球,因為我從小練習速度滑冰,自然而然地選擇了這個。

趙偉昌在1980年第十三屆冬奧會男子1000米速度滑冰比賽中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封面新聞:您開始專業訓練是在上世紀六十 年代,當時您都是怎樣訓練的?中國運動員整體的訓練環境和訓練裝備怎麼樣?

趙偉昌:訓練條件非常艱苦,跟現在是比不了的。一是我們滑冰是在室外,東北下雪颳風的時候,天氣非常冷,都在零下20多度。第二是當時沒有人工製冷的冰場,我們要想早一點滑冰就得往北走,到黑河,因為那邊冬季來的早,凍冰時間也早,所以我們10月份之前都轉到那邊去訓練。

為了早點上冰,就主動去找一些更冷的地方,自己澆冰。有一年我們到科右前旗軍馬場,用推土機把場地推出來,然後往裡放水,天氣是冷,凍得是早,但天氣太惡劣了。遇到大風天,順風的時候,站起來,一下就能給你吹跑了,但是反過來你又轉一圈,回來以後那邊是頂風,頂風你就得哈腰往上滑。

我們住的、吃的條件也非常艱苦,現在你們有可能都想像不出來,我們自己帶行李,晚上睡覺的時候要把腳底下的被子用繩子紮上,睡覺的時候戴那種皮帽子,早上起來全是哈氣。一個禮拜連臉都不洗,那時候沒有熱水,涼水根本不行。吃的那邊做好了熱乎的,但從鍋邊端到這兒就冷了,所以能吃上一頓熱麵條,都感到非常高興。在那種條件下,我們仍然堅持了訓練。

封面新聞:40多年來,您見證了一代代冰雪健兒的成長,您覺得中國的冬季運動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如果想從整體上再提高,您覺得還要從哪些方面努力?

趙偉昌:這就得分幾個年代說了。像羅志煥、王金玉、王淑媛這些老前輩,他們從事冰上訓練的時候條件艱苦,設備也不是非常先進,但他們堅持下來了。到我這一代條件要好於他們,我還趕上人工冰場了,咱們國家第一座人工冰場建成的時候,我還沒有退休,到目前咱們為了北京2022年冬奧會,冰雪的體育設施方面那是最完備的了,條件越來越好,這是過去不可想像的。包括咱們這次為了迎接冬奧會,北京建了「冰絲帶」(國家速滑館),我還沒有進去過,只看到過別人給我拍的照片,非常漂亮,我也希望能到裡邊看一看,在冰上滑一滑。

運動成績上咱們也是逐漸提高,有些項目已經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但從整個冬季項目來說,還不夠。短道速滑是咱們拿冬奧金牌的最大項目,花樣滑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也拿過,現在就局限於這幾個項目,希望中國能夠在更多的冰雪項目上有突破,進入世界先進水平。

談北京冬奧會:

1980年就盼望有這麼一天

封面新聞:2015年7月北京申冬奧成功,當時您在做什麼?1980年您第一次參加冬奧會時,有沒有想過有一天冬奧會在中國舉辦?

趙偉昌:申辦冬奧會是我們一直在關注的事情,參加1980年冬奧會的時候,我們運動員就有個想法,咱們國家什麼時候也能承辦一次冬奧會?

聽到申冬奧成功的消息時,我在家裡關注著實況轉播,當時非常激動,1980年我們就希望中國能承辦冬奧會,沒想到來得這麼快,但其實算了一下時間,2015年距離那時候也三十多年了。北京還成為了既舉辦夏季奧運會,又舉辦冬季奧運會的城市,這在奧林匹克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趙偉昌參加第十三屆冬奧會時的證件和紀念章。

封面新聞:距離北京冬奧會越來越近了,您對於本屆冬奧會有沒有什麼期待?對於中國健兒們有沒有什麼想說的?

趙偉昌:現在據我了解,咱們各個項目在國外比賽都獲得了非常好的成績。比如從雪上項目來說,咱們的越野滑雪已經獲得了所有12個小項的參賽資格,每個項目都有中國運動員。空中技巧的運動員也非常好,而且獲得了男女混合團體比賽冠軍。而且給我們鼓舞的是,速度滑冰運動員寧忠岩、高亭宇在世界杯速度滑冰男子500米、1000米和1500米上,都獲得了很好的成績和名次,非常有希望在北京冬奧會上拿金牌。

作為老運動員,希望中國的體育健兒,在北京冬奧會上奮發圖強,再接再厲,拿到好的成績,讓國歌在自己家的賽場上奏響。

封面新聞:您一直非常關注中國的冰雪運動,在冬季運動方面,您還有沒有想做的事情或是計劃?

趙偉昌:只要身體還可以,就絕不會離開我的事業。從我本身來說,自己要堅持這個活動,另外就是盡所能來普及滑冰這項運動。我的想法是這輩子不會離開冰雪運動。速度滑冰造就了我,我要用一生為冰雪事業做出貢獻。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