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科創業得與失:集齊五張港股金融牌照 回購難救股價跌

  原標題:清科創業得與失:集齊五張港股金融牌照 回購難救股價跌 

  本報記者 羅輯 北京報導

  日前,清科創業(1945.HK)發佈公告,香 港證監會已批准清科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清科創業的間接全資附屬公司,以下簡稱「清科資管」)根據中國香 港證券及期貨條例進行第4類受規管活動(即「就證券提供意見」)及第9類受規管活動(即「提供資產管理」)。

  這是清科創業2020年末上市以來,相繼拿下大得證券、以清科資本拿下香 港證監會第6類牌照(即「就機構融資提供意見」)後,再向傳統券商相關業務做出的進一步拓展。

  截至目前,這家以創投為「圓心」不斷向外拓展業務半徑的上市平台,已經拿下了香 港證監會第1、2、4、6、9類牌照。這一攬子牌照,亦是內地傳統券商赴港開展業務率先要拿下的「固定標配」。

  做創投圈生意的清科創業能否隨當前VC市場的再度活躍迎來發展的又一春?創投圈實際上在一定程度上也對清科創業有所期待。

  從股價來看,清科創業上市以後股價一路下行。截至2022年1月14日,收於3.36港元/股,上市一年來,股價跌去七成。

  再添資管牌照

  清科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倪正東,被稱為「掌握中國創投市場全面信息的人」。在2000年前後互聯網浪潮奔來又退去的創業期,倪正東就以一種既是「觀棋者」又是「下棋人」的身份與整個創業投資市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彼時他做出「將清科定位為VC行業服務商」的戰略決策,在此後20餘年,他一直堅守創投市場。到上一輪移動互聯網浪潮襲來,創投圈一時風光無限,定期發佈的清科數據也成為當時行業關注趨勢的重要風向標。時至今日,清科也成為極度分散的創投服務市場中的稀缺標的。

  與此同時,清科集團沒有僅僅作為市場的第三方,而是深度參與創投市場。倪正東自己也涉足投資。

  目前,清科集團下轄清科創業與清科投資兩大業務模式,前者為創投市場提供服務,後者則擁有清科創投、清科母基金、清科產投,管理資產總規模超過300億元人民幣。2020年年末,清科創業在港股上市。這一上市安排,為後續「清科系」業務半徑拓展拉開了大幕。

  據《中國經營報》記者梳理,清科創業在H股上市後,2021年9月,以間接全資控股的Zero2IPO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清科國際控股(香 港)有限公司]收購了一家在香 港註冊成立的券商——大得證券。該券商擁有第1類牌照(即「證券交易」)及第2類牌照(即「期貨合約交易」),並為香 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 港聯交所」)參與者。收購後,大得證券更名為「清科證券」,並以統一品牌名稱營運。

  清科創業香 港金融服務業務的拓展並未止步於此。2021年11月,清科創業又以旗下間接全資附屬公司清科資本拿到香 港證監會第6類牌照,也是市場常說的「投行牌照」,同時清科資本獲准為在香 港聯交所上市的公司擔任保薦人。至此,清科創業在中國香 港的業務從證券經紀拓展到了投行等領域。

  2022年1月3日,隨著清科資管拿到香 港證監會第4類及第9類牌照,清科創業分別通過清科證券、清科資本、清科資管集齊了內資機構赴港展業的「標準套餐」。其可以開展的業務範疇涉證券期貨經紀、承銷配售、先發保薦、融資顧問、投資顧問、資產管理等。與大多數在港的內資券商布局幾無差異。

  長期關注海外資本市場的瑞恩資本相關人士對記者提及,在中國香 港地區拿到這五張牌照的難度,對於資本相對雄厚的機構而言,並不是特別大。對於內資機構來說,在港拿牌照主要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到中國香 港地區收購一家有牌照的公司,優點是速度快。另一種是去中國香 港地區註冊一家公司,然後再用該公司去香 港證監會申請。如果在港公司實繳達到一定規模、在港有實際辦公地點、RO人員(Responsible Officer,負責人員或持牌負責人,內地俗稱『風控官』)齊備,如果順利的話,牌照幾個月就能下來,但一般會在半年以上。」

  按此說法,清科創業算是「雙措並舉」,最終在不到4個月的時間內(按公告時間算)一舉拿下五張牌照(第1、2、4、6、9類牌照),其戰略推進速度可見一斑。

  上市一年股價跌七成

  清科集團為何要在中國香 港市場拓展上述傳統券商牌照?

  當初收購大得證券時,清科創業董事會提出,該收購是將其「金融服務業務擴展至香 港的可行商機,並將補充現有服務組合,從而有可能增加收入」。

  那麼從香 港證監會1、2號牌照一路布局至此,清科創業具體將如何運用這一攬子證券、期貨相關業務資質?如何與現有業務結合,做進一步拓展?

  實際上,股權投資服務行業高度分散,從不同切口入場的服務商多如牛毛,例如並購圈、各類協會、直播平台、財經媒體乃至擁有全鏈條資源的證券公司。清科創業此次從中國香 港市場向券商進發,其背後邏輯亦不言而喻。更為重要的是,在其深耕的內地市場,清科創業未來有沒有機會與券商深度綁定?有沒有計劃謀求內地券商股權甚至控制權?

  對於上述問題,記者試圖從清科方面得到答案,但截至發稿暫未獲得回應。

  目前,清科創業旗下平台主要有私募通、投資界、新芽、沙丘大學、項目工場,以及新晉持有的清科證券、清科資本、清科資管等,業務主要分為數據服務、營銷服務、諮詢服務、培訓服務等,後續或還將有香 港市場貢獻的證券相關業務收入。

  在原有業務方面,Wind數據顯示,清科創業2017~2021年上半年營業收入分別為1.29億元(人民幣,下同)、1.64億元、1.67億元、1.78億元及8262萬元;凈利潤方面,分別為1841萬元、2716萬元、3453萬元、3145萬元及1260萬元。其中,2021年上半年,清科創業數據服務的收入為2442萬元,佔比29.55%;營銷服務收入為3445萬元,佔比為41.7%;信息諮詢服務的收入415萬元,佔比5.03%;培訓業務收入1960萬元,佔比23.72%。

  考慮到清科創業上述業務有下半年集中辦會、辦活動的特點,2021年全年業績不能簡單從中報數據推演。但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上半年清科創業的營銷服務收入、培訓業務收入出現了同比高達230%、427%的增幅。半年的培訓業務收入甚至高過了2020年、2019年該業務的全年收入。

  就目前VC行業的發展來看,某私募股權機構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全面註冊制改革推進以來,對PE、VC來說是較大的利好,例如科創板、北交所相關政策的推進,「近年來給予了項目更多的、更好的退出選擇和退出機會。」在他看來,整個行業雖然一定程度上受宏觀經濟影響,但對當前和未來發展仍然看好。

  2020年年末,清科創業上市,彼時創投圈的各位大佬包括高瓴資本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磊、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IDG資本創始董事長熊曉鴿等都送上了祝福。根據清科創業上市時披露的數據,以真金白銀投進清科創業的,有天使投資人龔虹嘉持有的富策控股有限公司(第四大股東,持有清科創業375萬股股份,佔比4.4079%。)、海爾集團下屬的Haier(HK)Appliance Products、分眾傳媒創始人江南春持有的JAS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紅杉資本旗下的天津紅杉清元商業管理中心、普華資本持股的杭州三仁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亞信資本、啟明創投創始人鄺子平等。

  但從股價來看,清科創業上市以後股價一路下行。2020年12月30日,清科創業以15.82港元/股的價格開盤(較發行價11港元上漲43.8%),到2022年1月14日收於3.36港元/股,上市一年來,股價跌去七成。

  Wind數據顯示,作為一隻總股本在5億股以下、總市值只有十幾億的小盤股,從2021年10月28日起,清科創業就在做股票回購。價格最低從2.89港元/股到最高3.6港元/股不等,單日回購量從最低1600股到最高31.8萬股不等。2021年全年回購量達到185.56萬股,2022年為數不多的幾個交易日里也共計回購了10.28萬股。

  如今,仍在3港元/股區間震蕩的清科創業正在謀求更進一步「開疆拓土」。未來其將如何運作,中國香 港的券商牌照又能帶來何種變數,記者將持續關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