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式風電「等風來」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宋琪 吳可仲 北京報導

陸上集中式風電、海上風電和分散式風電被稱作拉動國內風電規模化發展的「三駕馬車」。經過行業搶裝後,陸上集中式風電成為主力,海上風電發展熱火朝天,唯獨分散式風電發展似乎總是不溫不火。

實際上,相比集中式開發及海上風電,分散式風電有其獨特優勢。分散式風電單體規模往往相對較小,建設周期短,開發方式更為靈活,尤其適合土地資源相對緊缺的東中南部地區。

然而,儘管發展信號不斷,但分散式風電規模始終難以突破。截至2020年,分散式風電裝機在全國總裝機中佔比仍不足1%。業界多位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項目顆粒度小、吸引力不足、審批流程繁瑣、並網難等問題是制約產業發展的主要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初步擺脫經濟性及技術限制的分散式風電屢遇發展良機。2021年,「千鄉萬村馭風計劃」成為行業熱詞;2022年,《能源領域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實施意見》《加快農村能源轉型發展助力鄉村振興的實施意見》等利好政策頻頻出台。

儘管如此,對於一貫「起大早,趕晚集」的分散式風電,業內仍存疑慮:未來分散式風電的限制性因素能否突破?產業如何抓住政策機遇?分散式風電又能否順利乘風而起?

「起大早、趕晚集」

所謂分散式,是相對於集中式而言,是風電開發的另一種方式。分散式風電項目單體規模較小(通常不超過50MW),建設周期短,開發方式更靈活。相比往往需要大規模遠距離輸送電力的集中式風電,分散式風電更適合因地制宜,就近滿足能源需求及負荷響應。基於此,分散式風電一度被視為解決中國風資源與用電負荷時空矛盾的一劑「良方」。

事實上,分散式風電的概念也確實誕生於消納問題爆發的前夕。

2005年,伴隨著《可再生能源法》的通過及「風電設備國產化率要達到70%」政策的施行,中國風電開啟了規模化發展的新階段,此後,國內風電裝機規模節節攀高。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委會(CWEA)數據顯示,2009年末,中國風電累計裝機容量達2580.53萬KW,是2006年規模的逾10倍。

然而,短時間內猛增的風電裝機,不僅意味著產業的大發展,更是對新增電力消納發起的一次新考驗。

在中國風電規模化發展的初期,產業規模的大小與風資源稟賦強相關。彼時,風資源優越的三北地區承載了絕大部分的風電裝機。根據CWEA統計,2009年,三北地區風電裝機容量達2147.89萬KW,佔總裝機的83.23%。然而,擁有資源稟賦的三北地區卻並未同時具備消納優勢,隨著風電裝機規模不斷擴張,用電需求與能源發展程度倒掛的矛盾開始顯現,棄風限電初露端倪。

在這樣的背景下,以小規模、低電壓、近消納、直接接入配電網系統為主要特點的「分散式風電」概念首次被提出。值得一提的是,概念提出後不久,消納問題緊接著爆發,棄風率不斷走高。2011—2015年,全國平均棄風率分別達到16.23%、17.12%、10.74%、8%及15%。

自此,為優化產業布局,與分散式風電相關的政策開始不斷落地。2011年,國家能源局發佈的《關於分散式接入風電開發的通知》明確了分散式風電開發的主要思路與邊界條件,隨後,在《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及《關於加快推進分散式接入風電項目建設有關要求的通知》中,分散式風電不斷被提及。

然而,彼時受限於經濟性及商業模式等條件,分散式風電始終未成氣候。直到2018年,在經歷10年探索後,產業終於迎來突破。伴隨著《分散式風電項目開發建設暫行管理方法》通知的出台,分散式風電步入產業元年。

根據平安證券研報數據,2018年以來,地方對分散式風電項目的重視程度明顯提升,據不完全統計,2018—2020年,各省、地方出台的分散式開發方案包含的項目規模超過16GW。

發展緣何滯後?

然而,儘管產業已實現突破,但作為拉動國內風電規模化發展的「三駕馬車」之一,相比陸上集中式風電和海上風電而言,分散式風電仍屬於相對薄弱環節。

CWEA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分散式風電(分散式、分散式、智能微網)新增裝機容量達1GW,同比增長233.7%,累計裝機容量為1.94GW,在總裝機中佔比尚不足1%。但值得一提的是,根據平安證券預測,2021年,國內分散式風電裝機規模有望達到5GW及以上。

「2021年國內分散式風電項目的訂單和市場招標量確實不少,但這屬於特殊行情,因為這些已經是陸上風電帶補貼的最後一批項目了。」國內某整機企業人士告訴記者,「2021年裝的分散式項目在某些省份還可以拿到0.52元的電價,為鎖定最後一波電價高點,出現搶裝行情,但在這波行情過後,分散式風電並不一定能繼續維持大規模裝機。」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分散式風電的滯後發展,在不同時期有不盡相同的產業歸因。初時,經濟性問題是主要的「攔路虎」。

眾所周知,相較分散式光伏,作為高能量密度的分散式電源,分散式風電的裝機對於消納條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基於此,中國傳統的負荷中心——中東南部成為分散式的主戰場。然而,中東南部地區為低風速區,資源條件本身不佔優勢,同時,分散式風電受規模限制,不僅前期運輸、基礎建設、吊裝等非技術成本分攤難度大,單位千瓦投資較高,後期運維的難度和成本同樣不容小覷。

「目前,經濟性和技術都已經不是最大問題了。」 某風電開發企業人士吳素告訴記者,「我們做測算時發現,現在集中式和分散式項目的收益率差別不大,風機的高可靠性需求、噪音、運維等問題也有辦法解決,現在的主要問題在於開發商對於分散式項目的積極性。」

據記者了解,分散式項目投入與產出的失衡是影響開發商投資積極性的重要原因。其中,繁瑣的審批流程是記者在採訪中聽到的被提及最多的因素。

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不同於分散式光伏適用的備案制,分散式風電的項目開發仍適用核准制,這意味著,即使只安裝兩三颱風機,項目也需要與集中式一樣,走完一整套審批程序。除此之外,分散式風電相對複雜的土地徵收方式也進一步拉長了項目流程及審核周期。

行業從業人員林深向記者表示,「和集中式風電相比,分散式項目顆粒度實在小。前期的調研、規劃、選址、測風、可研、核准等步驟,分散式項目一個都不能少,因此同樣走一套流程,集中式項目的規模和產出顯然更具吸引力。」

此外,吳素告訴記者:「在能源轉型的大背景下,各大發電集團也更傾向於規模更大的集中式項目,現在大家的重心主要在大基地上,對於分散式項目有些無暇顧及。」

「等風來」

實際上,對於在技術及經濟性方面已取得突破的分散式風電而言,產業已經蓄勢待發。

《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草案)》明確指出,「十四五」期間,中國將加快發展非化石能源,堅持集中式和分散式並舉,大力提升風電、光伏發電規模,加快發展東中部分散式能源。同時,在2022年全國能源工作會議上,國家能源局局長章建華髮布能源工作的七大重點任務時也表示,要加快實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動,推進中南部地區風電光伏就近開發消納,並啟動實施「千鄉萬村馭風計劃」。

業內認為,一方面,與鄉村振興的結合將為分散式風電提供新的產業機會。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岩曾表示,目前,全國約有69萬個行政村,假如其中10萬個行政村,每個村在田間地頭、村前屋後、鄉間路等零散土地上找出200平方米用於安裝2台5MW風電機組,全國就可實現10億KW的風電裝機。

另一方面,風電下鄉還有望創造綠色能源與區域經濟協同發展的雙贏局面。根據遠景能源的測算,以山東低風速平原風場為例,在風速5.8米/秒、裝機30MW的分散式風電場,若採用140米EN-182/4.65機型,在年滿發2500小時,配置10%比例2小時儲能的情況下,風場總投資2.16億元。按照全投資內部收益率9%、平價0.391元/千瓦時全額上網計算,單颱風機每年受益可達10萬~15萬元,整個風場每年受益可達70萬~105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風電下鄉的戰略一舉多得,但考慮到分散式項目小而散的現狀,業內認為,計劃的落地仍需更進一步的政策細化及壁壘破除。秦海岩建議,為降低開發成本,可以縣級為單位,統一規劃,統一核准,統一分配,統一開發,落實到村。每個縣域由一個投資開發主體負責開發建設,每個農村根據實際情況確定裝機規模。

遠景能源高級副總裁田慶軍則認為,「考慮到項目單體容量和顆粒度,分散式風電甚至可以在更大範圍統籌規劃,如進行『整市推進』,在城市周邊的鄉村開發分散式風電,以滿足城市的用電需求。」

與此同時,田慶軍還指出,分散式風電不僅是電源,更是源網荷儲分散式系統。這意味著,在分散式項目的開發中,開發商甚至可作為綜合能源服務商,獨立拓展用戶側資源。

在此背景下,零碳工業園、零碳開發區等模式開始風起。目前,遠景科技集團已分別在江陰和鄂爾多斯落地零碳開發區和零碳產業園;金風科技也已將其零碳解決方案應用於港口場景。

「在碳中和的願景目標下,場區級的項目將是分散式風電新的應用場景。」林深補充道。

(文中林深、吳素均為化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