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頂上的光伏盛宴:國資民資爭奪萬億市場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張英英 吳可仲 北京報導

2022年1月上旬,從事光伏下游電站項目運作多年的殷貴寶正在北京出差,忙著與一家國資企業協調整縣推進分散式光伏試點項目(以下簡稱「整縣推進項目」),該項目中,部分將趕在2022年春節前夕並網。

作為中國實施「雙碳」目標和鄉村振興兩大國家戰略的重要措施,整縣推進分散式光伏試點工作於2021年6月正式啟動,9月全國確定了676個整縣(市、區)開發試點,目前地方政府已通過與投資開發企業簽訂協議,逐步進入到項目落地實施階段。據央視財經報導,初步估算該市場規模將達萬億級別。

在這場萬億盛宴中,國資企業、民營企業紛紛入場搶食。殷貴寶是英利集團旗下廣西英利源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副總經理,他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其參與的河北省保定市的整縣推進項目於2021年10月簽訂投資協議,到11月,英利集團通過公開招標成為EPC總包方,如今能趕在春節前實現部分並網在整個河北算是靠前的。

然而,在全國,很多整縣推進項目並不如上述項目預期的理想。屋頂產權歸屬複雜和勘探難度大、光伏價格堅挺、電網承載能力不足等問題,成為影響項目快速並網的重要原因。

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實現「雙碳」目標是持久戰,因此在整縣推進過程中,不能急於「跑馬圈地」,要根據屋頂資源產權等實際情況設定合理髮展目標,統籌規劃。對於電網承載力,中國電機工程學會農電專委會副主任委員、浙江省電力公司原副總經理孔繁鋼向記者強調,整縣推進項目要有序推進,不能搞「大躍進」,否則農村電網存在垮掉的風險。

從激進圈地到謹慎落地

一般情況下,整縣推進項目的操作方式是由開發投資商與縣政府簽訂投資協議,再通過公開招標EPC總包對項目具體實施。由於國資企業實力雄厚,這也成為不少地方政府實施整縣推進項目的重要選擇。

自啟動整縣推進項目工作以來,隨著國資企業投資商紛紛進場,以民營企業為主導的分散式光伏市場正逐漸演變為國資企業和少數民營企業共同主導的格局。

與原分散式光伏市場應用場景無特別差異,目前整縣推進項目的應用場景包括黨政機關建築屋頂、學校、醫院、村委會等公共建築屋頂、工商業廠房屋頂和農村居民屋頂。

殷貴寶參與的項目屋頂類型當前主要是工商業及黨政機關屋頂。他說,從項目簽約到具體落地,仍需要一個具體深化的過程。「部分工商業及黨政機關屋頂產權歸屬情況複雜,導致開發建設時需要協調多方關係,給項目推進帶來一定的阻力。另外,屋頂類型多,且屋頂上設施多,導致勘探難度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國內國資企業、民營企業蜂擁而上,一些地區也湧現了圈而不建、搶佔資源的現象,甚至「一企包一縣」一刀切的做法。其中,部分非市場化的行為被指存在問題。儘管國家能源局明確,自願不強制、試點不審批、到位不越位、競爭不壟斷、工作不暫停,但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前期出現的「跑馬圈地」的做法也造成了部分地區項目落地遲緩的情形。

「我們遇到一些項目便是如此。」一位不願具名的光伏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有些企業計劃做整縣推進項目,通過尋找關係簽訂投資協議後卻不了了之。原因在於,企業對於農村光伏市場相對陌生,不知如何推進,做了很多工作也沒有落實。於是,有地方政府雖然前期簽訂了協議,目前卻仍在尋找投資企業。

此外,價格是影響整縣推進項目落地的重要原因。由於光伏產業鏈上游原料供需失衡,組件價格仍難達心理預期。同時,因元器件晶元、IGBT功率器件緊張以及銅鋁大宗原材料價格上漲,光伏逆變器價格也隨之上漲。

因此,來自中來股份等多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大多數投資企業與地方政府先簽約,受制於成本,很多項目只是開了個頭兒,只做了一部分。」

電網承載能力受考驗

除上述因素之外,電網配套也是整縣推進項目能否如期、如實落地的重要考量因素。

按照國家能源局發佈的整縣推進項目相關通知要求,各地電網企業要在電網承載力分析的基礎上,配合做好省級電力規劃和試點縣建設方案,充分考慮分散式光伏大規模接入的需要,積極做好相關縣(市、區)電網規劃,加強縣(市、區)配電網建設改造,做好屋頂分散式光伏接網服務和調控運行管理。

某光伏企業電站業務負責人李美娜告訴記者,大量投資企業在短時間內扎堆申報電網接入,對電網的容量及安全性會帶來較大衝擊,電網承載能力受到考驗。

「項目並網容量的大小要首先考慮農村變壓器的容量。」李美娜進一步舉例解釋,「目前我們參與的整縣推進項目,原本規劃了超100MW的規模,但實際上當地電網的消納水平僅一半左右,仍需通過電網結構的升級換代改造,對變壓器擴容,以增加消納能力。」

事實上,光伏消納僅是大量分散式光伏接入電網有待解決的問題之一,在專家看來,傳統的農村電網還將面臨多重挑戰。

孔繁鋼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隨著大量分散式光伏接入,農村配電系統將由原來的放射性無源網變為具有大量分散式電源的有源網,這屬於一種新型電網。這種背景下,傳統的農村電網將在消納能力、電能質量、配網自動化和繼電保護、數智化運營轉型等方面迎來挑戰,它要求對傳統電網進行升級改造,並對終端電站通過數字化平台進行監測、控制,以適應新能源電力的波動,保持安全可靠。

2021年3月,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上,中國提出了「要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控制化石能源總量,著力提高利用效能,實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動,深化電力體制改革,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這是首次重點突出新能源電力在未來電力系統中的主體地位,也為未來電網適應高比例的新能源電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按照配電網安全運行導則和經驗,接入電網的分散式光伏超過30%,將會對配電網運行帶來不利影響,比例越高,影響越大。如果不採取措施,配電網和分散式光伏電源將會存在不能安全可靠運行的風險。」孔繁鋼進一步表示,整縣推進項目需要有序推進,不能搞「大躍進」,否則農村電網將存在垮掉的風險。

孔繁鋼還認為,農村電網比較脆弱,如果分散式光伏大量接入,電網建設改造是不能忽視的問題,這將需要電網企業進一步投資,對其而言也將帶來不小的投資壓力。未來,中國要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這就意味著農村電網需要重構。電網公司需要做好統籌農村配電網規劃、重新制定標準、通過技術研發推出相適配的設備產品等。

面臨新一輪洗牌

隨著國資企業下沉入局分散式光伏市場,民營企業的生存環境正迎來新一輪挑戰。

光伏電站業務模式主要包括電站自持、EPC總包和建設轉讓。在分散式光伏整縣推進過程中,能夠真正拿下整縣推進項目開發權的民營企業並不多,較為活躍的有正泰電器、晶科科技、林洋能源和中來股份等。在這些民營企業中,除了少數自持電站外,其他則通過與國資企業共同開發,或通過EPC總包招標,或建設轉讓的方式參與到整縣推進項目中。

例如,晶科科技在2021年10月8日和11月8日便公佈簽署了浙江、江蘇和內蒙古等地共776.3MW的整縣推進項目;另外,林洋能源陸續與三峽資本、國家電投和雲南電網能源投資有限公司等合作開發整縣推進項目,僅僅與後者達成的合作規模便達670MW。

英利集團則通過EPC總包的方式在整縣推進項目中服務國資企業,優勢在於全國範圍內布局廣、人員多、出方案速度快。「當前市場,國資企業佔據了主導地,我們定位為服務商,以專業能力配合國資企業開發、建設和運維等。」殷貴寶告訴記者,民營企業自己投資利潤會大些,但是風險並存。

整縣推進分散式光伏潮流之下,對於企業而言究竟是機遇還是遭遇,卻大有不同。

劉亮(化名)是山東省臨沂市的一位小型光伏安裝商,過去數年,他採用居民全款自建模式推廣光伏系統,如今已經從每年做2MW的規模向20MW的規模逼近。

不過,自2022年元旦起,由於光伏價格居高不下,他便停工了。「現在做全款和貸款模式的安裝商基本都停了,就剩下做租賃的了。臨近春節,我們向客戶收一下尾款就過年了。」

戶用光伏電站業務模式包括居民全款自建、「光伏貸」和屋頂租賃模式等,並形成了以屋頂租賃為主流的模式。山東省太陽能行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張曉斌告訴記者,國內屋頂是有限的,眾多品牌集成企業利用租賃模式發展迅速,搶佔了不少市場份額。「採用租賃模式推廣的光伏企業,擁有較強的供應鏈能力,具有成本優勢,搶佔屋頂資源很快,不遠的將來戶用分散式光伏領域也可能變成少數企業之間的遊戲。」

劉亮坦言,2022年,隨著整縣推進分散式光伏市場的擴展,疊加租賃模式的衝擊,通過全款模式來為老百姓安裝越來越難,難免又要面臨新一輪洗牌。

洗牌並非壞事。2021年1~10月,光伏新增裝機29.31GW,分散式佔64.9%。其中,國內戶用分散式光伏新增裝機13.6GW,僅2021年10月份戶用裝機佔光伏總裝機的51.5%,已經是當前光伏市場增長的主力。但儘管發展如此迅速,這一關係民生問題的戶用分散式光伏市場也令業內擔憂。

近期,正泰新能源董事長、總裁陸川在2021「光能杯」跨年分享會上指出,大規模的運維工作難題、項目開發質量參差不齊和企業經營不規範等問題,仍是戶用分散式光伏市場存在的痛點。

「現在安裝光伏實際上都是憑良心做,缺少監管。」劉亮一語道出了在他眼中戶用分散式光伏市場的現狀。他說,分散式光伏市場的從業人員形形色色,雖然歷經「5·31」新政的洗禮,但是目前仍存在大量賺快錢思維的人。由於缺少市場監管與把控,有的公司通過「光伏貸」給老百姓安裝了光伏卻跑路了,還有公司利用低劣組件甚至貼牌假冒一線品牌組件欺騙老百姓,也有公司宣傳與實際合約不符,讓老百姓深處潛在風險中。

對此,國家能源局曾在整縣推進相關文件中指出,切實保護農戶合法權益,對借屋頂分散式光伏開發之機,以各種名目損害農民利益的,要嚴肅查處,納入不良信用記錄和失信懲戒名單。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