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上冬奧快車 冰雪旅遊「冷」資源打造熱產業

原標題:乘上冬奧快車 冰雪旅遊「冷」資源打造熱產業

國家體育總局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全國已有654塊標準冰場和803塊室內外各類滑雪場,目前國內參与冰雪運動的人數已經達到了3.46億。

距離北京冬奧會開幕的時間不到一個月,各地冰雪活動開展得如火如荼。去哪兒發布的冰雪游經濟報告顯示,進入1月以來,各大雪場迎來這個雪季的最「旺」時間段。截至1月13日,北京京郊滑雪場1月以來的門票銷售量已比12月下半月翻番,此外,不少雪場還採取了限流措施。

「推動中國冰雪運動發展是我們申辦籌辦包括舉辦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一個重要目標之一。」北京冬奧組委總體策劃部部長李森在1月13日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而從目前的收效反饋,北京冬奧正帶來有史以來最旺冰雪運動和冰雪旅遊熱潮。

「發展冰雪旅遊,是實現帶動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目標的重要途徑。」文化和旅遊部資源開發司一級巡視員宋奇慧1月5日在2022中國冰雪旅遊發展論壇上表示。而促進冰雪運動以及冰雪旅遊的發展,將冷資源打造成熱產業,傳承與創新是必經之路。

冬奧來了,冰雪熱了

「這是我第一次體驗滑雪,因為冬奧來了,想應個景。而且現在滑雪很方便,感覺周邊到處都是雪場。」冰雪運動體驗者韓東在1月10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韓東的首次冰雪體驗在恩施綠蔥坡滑雪場,他認為「滑雪非常好玩」。與韓東一樣,選擇在今年走上雪道、體驗冰雪運動的旅客不在少數。

「元旦假期剛剛去過軍都山滑雪場,結果現場大排隊,工作人員舉著提示牌逐一提醒司機場內人數已達上限。」酷愛滑雪的小賽說。據了解,為應對大幅增加的客流,現在北京漁陽國際滑雪場、軍都山滑雪場、南山滑雪場等京郊滑雪場都開始實行預約制,限流入場。

去哪兒數據顯示,截至1月13日,萬科石京龍等部分京郊雪場票量比2020年同期增長兩倍多。在剛剛過去的元旦小長假,滑雪景區門票預訂量相比2019年同期增長了七成以上。去哪兒大數據研究院相關負責人介紹,冬奧會越來越近,冰雪游溫度還會持續升高,預計春節長假的雪場門票銷售額將比疫情前有較大增幅。

2022年北京冬奧會對中國老百姓體驗冰雪旅遊起到積極作用。調查顯示,儘管有散發疫情影響,71.7%的遊客會在冬奧會的激勵下不改變或增加冰雪旅遊的消費,有68.4%的遊客十分確定會受冬奧會的影響增加冰雪旅遊的次數。因此,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說:「冬奧來了,冰雪熱了。」

中國旅遊研究院發布的《中國冰雪旅遊發展報告(2022)》(以下簡稱《報告》)指出,儘管有疫情影響,但是在北京冬奧會、冰雪出境旅遊迴流、旅遊消費升級以及冰雪設施全國布局等供需兩方面刺激下,全國冰雪休閑旅遊人數從2016-2017冰雪季的1.7億人次增加到2020-2021冰雪季的2.54億人次,預計2021-2022冰雪季,我國冰雪休閑旅遊人數將達到3.05億人次,我國冰雪休閑旅遊收入有望達到3233億元。

《報告》提出,我國冰雪旅遊形成了「三足鼎立、兩帶崛起、全面開花」的空間新格局。「三足鼎立」即東北地區、京津冀、新疆三個區域,「兩帶崛起」是指以西藏、青海為代表的青藏高原冰雪觀光旅遊帶和以川貴鄂為代表的中西部冰雪休閑旅遊帶,而「全面開花」則是對當今我國冰雪旅遊資源的形象描述。「不管是四季分明的北方還是溫暖的南方,還是更加遙遠的西部,都以不同程度開展冰雪旅遊活動。」中國旅遊研究院戰略研究所韓元軍博士感嘆道。

冰雪旅遊產業鏈呈現鏈條式發展,市場擴容帶動產業興旺,從中國逐漸走向全球。近30年,我國冰雪旅遊及其相關產業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從國內到國際發展,從1991年不足50家到2021年7266家這樣一個龐大的產業網路。

冰雪熱了,但其中最火爆的還屬滑雪運動,熱門滑雪場更是屢次出現遊客爆滿的情況。滑雪愛好者Amy在採訪中表示:「我們去的是北京南山滑雪場,下午人很多,尤其是初級道,就很容易撞到人或者被撞到的。」

去哪兒數據顯示,2021年平台雪場票量是2017年的3倍以上。據國家體育總局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全國已有654塊標準冰場和803塊室內外各類滑雪場,目前國內參与冰雪運動的人數已經達到了3.46億。「『帶動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宏偉目標已經成為了現實。」李森說。

大量人口端上「雪飯碗」

「冬奧會確實為賽區周邊地區發展帶來了巨大的變化,起到了很大的拉動作用,推動了延慶加快建設最美冬奧城。」北京市延慶區區長於波1月13日在國新辦發布會上表示,從成效來看,延慶地區基礎設施提量,京禮高速、京張高鐵延慶支線建成通車,延慶有了三條高速,一條高鐵,對外交通瓶頸全面打破,電力基礎設施跨越式發展,歷史性接入了管道天然氣,能源結構在延慶地區發生了深刻變化。

硬體上的變化帶動了延慶產業發展提速,建成國際一流的奧運場館群,冰雪資源加速集聚,多家國際品牌酒店齊聚延慶,星級以上酒店達到了18家,床位近1.2萬張。延慶還打造了「延慶人家」品牌民宿體系,五百多個民宿院落一千余家星級民宿戶有序經營,「冰雪+旅遊」產業正在如火如荼地發展。

更值得一提的是,當地開展了10萬人次的大培訓,帶動了七千多人實現家門口高質量就業,組建了賽區周邊張山營村民為主的海陀農民滑雪隊,目前已擁有近百名農民滑雪隊隊員,其中三十多人取得了專業機構認定的資格證書,當上了滑雪教練員、裁判員、運動員,當地農民真正吃上了「冰雪飯」。

河北省張家口市副市長、冬奧辦副主任劉海峰也表示,崇禮目前更是每五個人之中就有一個人從事和冰雪相關的工作,超過3萬人直接或間接進入了冰雪產業和旅遊行業,端上了「雪飯碗」,生活質量得到了大幅提升。

冰雪飯何以能讓當地農民過上好生活?其實一次冰雪游,會帶動交通、住宿、餐飲、本地其他目的地綜合消費。去哪兒大數據研究院發現,冰雪游收入每增加1元,可帶動交通、住宿、餐飲等相關行業增收超過4元。

以北大湖雪場為例,雪場票價為400元左右,而平台數據顯示,購買了北大湖雪票的客戶,在平台上的綜合平均消費達到1600元,放大效應超過4倍。其中,住宿及雪票開銷各約25%,機票火車票等交通開銷佔比約為50%。

滑雪目的地在冰雪季的交通收入增幅明顯。比如將軍山雪場所在的新疆阿勒泰,在2021-2022雪季的機票票量是非雪季的2倍;靠近新疆可可托海滑雪場的富蘊機場票量,在雪季是非雪季的3倍。去年12月底,長白山風景區接入全國高鐵網,長春至長白山最快2小時18分鐘可達,帶動去哪兒平台上長白山滑雪場票量在今年1月環比去年12月上升三成左右。

疫情前,雪季來臨對於國際滑雪目的地的機票拉動效應更大。如2017-2019雪季,以日本北海道為目的地的機票票量較雪季前均上漲了三成以上,票價上浮兩成左右。如今大量冰雪愛好者打卡國內滑雪場,也間接拉動國內幾大冰雪勝地的客流量和消費。

冰雪游對周邊酒店的帶動作用也十分明顯。去哪兒數據顯示,2021年滑雪季開板后,12月滑雪場周邊酒店預訂量環比11月增長一倍以上。這個雪季,長春天定山滑雪場周邊酒店預訂間夜量是上個雪季的4倍;新疆烏魯木齊絲綢之路滑雪場周邊酒店預訂間夜量,則比5年前足足增長了10倍;北大湖、松花湖和長白山滑雪度假區酒店預訂量均已超過2019年同期。

雪季酒店的入住價格也比非雪季高。據平台數據,2021-2022雪季國內滑雪場周邊酒店的平均入住價格達到400元,已恢復至疫情前水平;四成以上滑雪遊客住宿時間超2晚。部分可步行到達雪場的酒店雖然價格更高,依然受到雪友歡迎。如北大湖雪場周邊的酒店,春節期間,含早餐和雪票的房間每間價格已超過3000元。

傳承+創新的冰雪發展路

儘管各地冰雪運動發展得如火如荼,我國冰雪旅遊市場尚處藍海,但這不一定是個好的投資標的。有不願具名的國內排名靠前的滑雪場投資商向21世紀經濟報道反饋,經營滑雪場十余年,還只能勉強做到盈虧平衡,而滑雪場投資巨大,後續設備更新又是個無底洞,目前國內大多數雪場都是虧損的。

更重要的是,我國冰雪運動和冰雪旅遊發展尚淺,造成滑雪場同質化比率甚高。「我去過四五個雪場,但印象深刻的倒還真沒有,感覺都差不多。」冰雪運動發燒友郝先生向記者說道。

疫情大背景下,單一化、同質化雪場使其大概率只能輻射周邊地區,對遠距離的遊客吸引力較小,這也是目前其他冰雪活動共同面臨的問題,「今年42.3%的遊客傾向於選擇近距離的冰雪目的地,以前更多遊客選擇遠處的冰雪目的地。」韓元軍分析道。

如今北京冬奧會為冰雪旅遊帶來強勁的風口,各旅遊目的地既要乘風也應造風。如何在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的同質化冰雪活動中找到差異化發展路徑?如何深耕自然稟賦尋求資源的最大化有效利用成為業界共同思考的問題,同時也是為冰雪旅遊的未來發展叩詢。

韓元軍認為,冰雪文化和冰雪旅遊融合發展深入推進,將會有越來越多既有傳承又面向未來的冰雪旅遊產品走向全國,比如查干湖因為冬季冰雪漁獵文化,不僅讓魚價上漲,也帶來了旅遊。「深度開發充滿地域特徵和民俗民風的傳統文化體育活動,注入現代元素,賦予更多的文化內涵。」

伊春市委常委、副市長楊彬認為我國多樣性的地質地貌,為發展差異化的冰雪旅遊創造了條件和可能,但各地要精準塑造和培育各自的IP符號,形成市場和消費的聚焦。他指出文化創意、動漫、時尚、鄉村、科技、康養、體育為現代冰雪賦能,出現很多受遊客歡迎的項目。

挖掘中國冰雪故事,聚焦中國傳統文化,創新利用自然資源,走差異化發展道路或許就是冰雪旅遊走出同質化的答案。

(作者:高江虹,謝雨竹 編輯:張星)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