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築現代化經濟廊道 黃河流域沿線城市迎發展新機

來源:中國經營報

郝龍龍 本報記者 王金龍 西安報導

2021年10月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將黃河干支流流經的青海、四川、甘肅、寧夏、內蒙古、山西、陝西、河南、山東9省區相關縣級行政區納入規劃範圍,國土面積約130萬平方公里。這是繼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之後的又一大國家戰略。

就在《綱要》出台的當天,《中華人民共和國黃河保護法(草案)》(以下簡稱「《黃河保護法(草案)》」)也獲得國務院通過。《黃河保護法(草案)》突出加強生態保護與修復、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污染防治等制度規定,嚴格設定違法行為的法律責任。

「黃河作為中華民族的發祥地,在中國經濟文化中佔據重要地位。國家對黃河流域的保護由來已久,早在上世紀50年代,就已修築三門峽水庫防洪。」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綱要》的出台將黃河流域的生態保護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對於沿黃城市而言,這也是一次重大的發展機遇。

保護黃河「量水而行」

黃河全長5464公里,西接崑崙、北抵陰山、南倚秦嶺、東臨渤海,橫跨青藏高原、內蒙古高原、黃土高原、華北平原等四大地貌單元和中國地勢三大台階。黃河不僅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更是中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也是人口活動和經濟發展的重要區域,在國家發展大局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全局中具有舉足輕重的戰略地位。

然而,到了近現代,黃河流域面臨著水資源短缺、土地荒漠化、區域發展失衡等問題。針對這一問題,《綱要》明確提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要「量水而行」,將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

寶新金融首席經濟學家鄭磊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和長江經濟帶的開發一樣,黃河流域一體化發展也必須從生態保護和洪澇災害治理入手,而且這項任務更艱巨,因為黃河路徑更曲折,流域面積更寬廣,地理環境更多元化,上中下游的經濟發展狀態非常不均衡。有必要分為上中下游分別進行規劃。其中,青海、甘肅、四川、寧夏、內蒙古等上游地區仍以水土保持為主,重點發展包括農牧、養殖、特色旅遊等綠色產業。

然而,上世紀90年代,黃河水資源利用率高達73%,遠超40%的「國際紅線」,過度用水導致頻繁斷流。1997年,黃河斷流226天,斷流河段長達704公里,佔下遊河道長度的90%。

陳耀認為,黃河流域存在水土流失、沙漠化、地表採礦塌陷、水資源短缺、下游洪水威脅等諸多生態和水文水資源難題,也存在沿黃城市污染排放、早期粗放式利用造成的水資源過度開發、區域發展不平衡等經濟社會發展問題。

另外,黃河流域內有多個國家重要能源基地和生態功能區,保護黃河流域生態環境、推進可持續、高質量發展,事關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全局,事關中華民族和子孫後代的永續發展,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正是基於黃河保護意識的不斷增強,在2019年9月18日召開的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

沿黃各省積極響應

自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以來,沿黃各省也相繼積極響應,投身到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工作中。

青海省「十四五」規劃提出,促進流域經濟社會生態協同發展,以黃河、湟水河流域為重點,統籌謀劃上下游、干支流、左右岸全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打造黃河上游千里保護帶。穩固提升水源涵養功能,科學確定重要江河湖泊生態流量和生態水位,強化水利水電工程下泄生態流量監管,加強黃河幹流、重要濕地和湖泊生態補水。

寧夏回族自治區於2020年6月開始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先行區,出台《關於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先行區的實施意見》,提出了「五區」戰略定位和「一帶三區」總體布局,確定了10大重點任務,清晰立體描繪先行區建設路線圖、施工圖、作戰圖。

甘肅省於2020年12月印發《甘肅省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提出深入實施水源涵養、水土流失治理、防洪能力建設、污染治理、綠色生態產業培育、黃河文化傳承等重大工程,著力構建黃河上游生態保護空間布局和黃河流域甘肅段發展動力格局。

山西省於2021年5月印發《山西省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強調要聚焦生態建設、綠色發展,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著力保障黃河長治久安,著力改善黃河生態環境,著力優化水資源配置,著力促進全流域高質量高速度發展,著力保護傳承弘揚黃河文化,全力構建支撐高質量轉型發展的生態文明建設格局,還大自然綠水青山、給老百姓美麗家園。

河南省於2021年9月29日召開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河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促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決定》,將建立以河南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為統領,以省級流域國土空間規劃為基礎,以專項規劃為支撐的流域規劃體系,充分發揮規劃對推進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引領、指導和約束作用。

陝西省於2021年12月2日舉行介紹《陝西省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基本特點和主要內容新聞發佈會,提出西區地區重要生態安全屏障、高效旱作農業發展示範區、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引領區、高質量發展先行區、黃河文化保護傳承弘揚核心區的總目標。

事實上,除了沿黃各省積極投身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戰略之外,中央層面也相應出台了《黃河保護法(草案)》。《黃河保護法(草案)》聚焦黃河流域六大突出問題、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五大目標任務,提出了落實黃河保護、治理和高質量發展重點任務的制度框架和措施設計。

同時,《黃河保護法(草案)》立足建設造福人民的幸福河總體目標,堅持「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治水思路,聚焦黃河流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水資源最大剛性約束制度、水沙關係調控、促進流域發展質量提高等目標任務,總結提煉長期黃河保護治理實踐中形成的成功經驗和有效做法,建立一整套具有穩定性、長期性、充分反映流域特點的制度措施。

沿黃城市迎來發展新機遇

在沿黃各省積極保護黃河的同時,黃河高質量發展戰略也給沿黃城市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綱要》就明確提出,將構建「一軸兩區五極」發展動力格局,促進地區間要素合理流動和高效集聚。

「一軸」,是指依託新亞歐大陸橋國際大通道,串聯上中下游和新型城市群,以先進位造業為主導,以創新為主要動能的現代化經濟廊道,是黃河流域參與全國及國際經濟分工的主體。

「兩區」,是指以黃淮海平原、汾渭平原、河套平原為主要載體的糧食主產區和以山西、鄂爾多斯盆地為主的能源富集區,加快農業、能源現代化發展。

「五極」,是指山東半島城市群、中原城市群、關中平原城市群、黃河「幾」字彎都市圈和蘭州至西寧城市群,這5個城市群均在國家「十四五」規劃布局的19個國家級城市群之列,是黃河流域區域經濟發展增長極和黃河流域人口、生產力布局的主要載體。

「五極」所涉5個城市群中,囊括了濟南、鄭州、西安、太原、呼和浩特、蘭州、西寧、銀川等多個省會城市。其中,西安、鄭州、濟南均為萬億元GDP城市,經濟體量大,在整個黃河流域中的影響力也名列前茅,是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領軍者。

以西安市為例,《綱要》中提到的政策利好包括增強西安國家級互聯網骨幹直聯點功能,加快西安國際航空樞紐和鄭州國際航空貨運樞紐建設,支持西鹹新區做精做強主導產業,推進西安至十堰、重慶至西安等鐵路重大項目實施,支持西安保護和完善歷史風貌特色,培育西安作為中歐班列樞紐城市,發展依託班列的外向型經濟,支持西安等沿黃大城市,強化國際交往功能,建設黃河流域對外開放門,建設鄭洛西高質量發展合作帶等。

「保護和治理本身就可以改善沿黃省市的發展環境。」陳耀表示,黃河流域所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水資源短缺,水資源決定城市的人口承載力和產業規模,在保護和治理的同時,會對沿黃省市的基礎設施建設有更高的要求,生態保護所需的水利工程、節水設施、環保材料設備等方面都會為當地經濟發展注入新的活力。陳耀還指出,在產業發展上,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戰略要求沿黃省市建立現代產業體系,以保護黃河為前提,重點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產業。黃河流域是傳統產業聚集區,沿黃省市應當重點改造傳統產業,轉型發展符合環境保護要求、適應現代經濟發展要求的數字化產業。以黃河「幾」字彎為例,大數據產業已在大規模布局和應用,內蒙古自治區具有雄厚的能源資源、土地供應體量大、氣候條件適宜等優勢,已布局的數據中心伺服器已達100萬台以上。不僅如此,黃河流域文化底蘊深厚,通過保護黃河、協調人水關係,在生態旅遊和文化旅遊項目建設方面也極具發展潛力。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