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機構監管費徵收重啟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郭婧婷 北京報導

自2017年7月31日暫免保險業監管費後,時隔三年半,國家發改委和財政部宣布恢復徵收保險業監管費,起始日期定為2021年1月1日。

按照相關規定,監管收費標準將按照暫免徵收政策出台前的收費標準執行,業內人士根據相應的收費標準測算,2021年,涉及228家險企、31家保險資管公司、超2500家保險中介機構將補交約26億元監管費。

業務監管費率曾持續下降多年

近日,《財政部、發展改革委關於證券期貨業、銀行業和保險業監管費有關問題的通知》,宣布自2021年1月1日起,銀保監會恢復徵收銀行業監管費、保險業監管費,證監會恢復徵收證券期貨業機構監管費;對北京證券交易所自開市之日起收取證券業務監管費。收費標準將按照暫免徵收政策出台前的收費標準執行。

據了解,保險業監管費用徵收對象,不僅包括財險、壽險、再保險公司,還包括保險集團、控股公司、保險資管、保險中介,以及外國保險機構代表處等。據此,徵收對象至少涉及228家險企、31家保險資管公司、超2500家保險中介機構。

監管費由機構監管費和業務監管費兩部分構成,其中業務監管費佔比最高。業務監管費按照自留保費的不同比例收取。機構監管費,是根據不同保險公司的類型,按照註冊資本金或營運資金的一定比例收取。

記者梳理保險業監管費徵收歷程發現,保險業務監管費從1999年1月1日起徵收,在2017年發文暫免,過去近20年間,監管費歷經多次調整,從最初的2‰一直降至如今的0.4‰。

1991年,為加強保險市場監督管理,保障保險監管部門必要的經費開支,原保監會發佈《關於收取保險監管費的請示》(保監發〔1999〕14號),期限為3年,規定財產險、人身意外險、短期健康險業務按當年自留保費收入的2‰收取。長期人壽險、長期健康險業務按當年自留保費收入的1.2‰收取。保險中介機構按當年代辦保險業務營業收入的2‰收取。

到了2002年,財政部、國家計委同意繼續收取保險業務監管費,監管費率標準未變。

2006年,業務監管費率首次下調,對保險公司經營的農業保險、責任保險和短期健康保險業務由按保險公司年度自留保費收入的2‰收取降為1.8‰收取;其他財產險業務、人身意外險業務由按保險公司年度自留保費收入的2‰收取降為1.9‰收取。對保險公司經營的長期人壽險業務,由按保險公司年度自留保費收入的1.2‰收取降為1.1‰收取;對保險公司經營的長期健康險業務由按年度自留保費收入的1.2‰收取降為1.0‰收取。

2008年,業務監管費率進一步下調,破1個千分點。2012年下調幅度加大,對保險公司經營的責任保險和短期健康保險業務,由按保險公司年度自留保費的1.6‰降為按1.3‰收取。對其他財產險業務、人身意外險業務,由按保險公司年度自留保費的1.7‰降為1.45‰收取。對保險公司經營的長期人壽保險業務,由按保險公司年度自留保費的0.9‰降為0.75‰收取;對保險公司經營的長期健康保險業務,由按保險公司年度自留保費的0.8‰降為0.65‰收取。

2016年的業務監管費下調幅度最大,對人壽保險、長期健康保險業務收取業務監管費率降至0.4‰。

保險全行業約需補26億元

據悉,在2017年暫免銀行業監管費和保險業監管費之前,保險業採用的是2016年版原保監會下發的《關於調整保險業監管費收費標準等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上述《通知》成為2021年保險業監管費徵收依據。

機構監管費方面,機構監管費的繳費基數為上年末註冊資本金(新設機構為當年註冊資本金)。具體收費標準如下:保險公司是按照註冊資本金(外國保險公司分公司按照營運資金)的0.4‰收取。其中,保險集團公司、保險控股公司每年每家不超過200萬元。保險資管公司則按照註冊資本金的1‰收取,每年每家不低於30萬元,最高不超過100萬元。保險中介是按照註冊資本金的0.4‰收取,每年每家不低於3000元,最高不超過5萬元。外國保險機構代表處則按照每年每家2萬元收取。

業務監管費收費標準是,對保險公司經營的責任保險、信用保險和短期健康保險按年度自留保費的0.6‰收取;對意外傷害保險、除責任保險和信用保險以外的其他財產保險按年度自留保費的0.8‰收取;對人壽保險、長期健康保險業務按年度自留保費的0.4‰收取。對專門從事保險中介業務的機構按年度代辦業務營業收入的0.4‰收取。

業務監管費的繳費基數為經外部審計機構審計的上年度相關財務報表數據。

根據業內人士測算,恢復徵收保險業監管費後,2021年度保險業監管費約26億元左右,其中,機構監管費3.6億元左右(基於2020年末的數據測算),業務監管費22.6億元以上(基於2021年11月末的數據測算),不出意外,監管費用被納入保險機構2021年成本計提中。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設置了多個免征條款,對政策性保險公司免收保險機構監管費,對政策性保險公司經營的政策性業務免收保險業務監管費。對農村保險互助社免收保險機構監管費和業務監管費。對保險公司經營的農業保險、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農村小額人身保險、計劃生育保險和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業務免收保險業務監管費。對開業不滿(含)3年(以開業時間的自然年份計算)的保險公司和專門從事保險中介業務的機構,減半收取保險機構監管費。

徵收監管費有助監管提質增效

《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財政部關於深化收支兩條線改革進一步加強財政管理意見的通知》(國辦發〔2001〕93號)規定,保險業機構監管費和業務監管費收入納入財政預算,按照財政部規定的渠道全額上繳中央國庫,實行「收支兩條線」管理。

監管費由監管部門代收並上交財政,支出由監管部門按財政部批准的計劃以及核撥的資金安排使用。

銀保監會是保險業監管費執收單位,設立財政匯繳專戶。各保險公司、保險資產管理公司和外國保險機構代表處的保險業監管費繳入銀保監會財政匯繳專戶;專門從事保險中介業務的機構的保險業監管費繳入所屬地銀保監局財政匯繳專戶。

受訪人士認為,監管費的徵收是基於對監管成本的補償,過去兩年是保險業監管大年,監管成本自然隨之走高。

至於此次恢復保險業監管費,對保險公司有什麼影響呢?「對大型保險公司沒有影響,相對而言,對年盈利在百萬元左右的小公司會有一定影響,可能會由盈變虧。」西南財經大學保險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丁少群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在丁少群看來,現在恢復徵收的原因,主要是由於監管部門的監管頻率增加、監管力度加大,帶來監管成本上升。此外,恢復徵收保險監管費,也有利於增加保險監管投入,進一步增強保險監管力量、提高監管質效,推動保險業逐步走向高質量發展。

首都經貿大學保險系副主任李文中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初,2017年為減輕企業負擔保監會發佈通知暫停徵收保險業務監管費,當時確定的暫停徵收期限就是到2020年底,因此2021年恢復徵收保險業務監管費並不是臨時的政策調整,而是執行落實此前政策的結果,各家機構應該對此是有預期的。

「當然,對金融機構徵收業務監管費是國際通行做法,收取的費用專門用於相關金融機構與業務的監管,有利於提升監管工作效率與有效性。」李文中認為。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