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陽控股「互保」定融背後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石健 北京報導

近日,一款名為「2022成都簡陽城投債權1號、2號(以下簡稱『簡陽城投債權』)」的產品在市場出現,融資方為簡陽發展(控股)集團(以下簡稱「簡陽控股」),項目發行所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後用於補充發行人流動資金。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簡陽市水務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簡陽水務」)為項目的擔保方。

根據中誠信國際給出的評級顯示,簡陽水務的主體信用評級為AA級,而簡陽控股的主體信用評級亦為AA級。對此,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這屬於定融產品『互保』產品,一般在縣域地區出現。如果互保雙方公司均存在一定的擔保或者資金壓力,就要關注產品未來的兌付風險。」

簡陽控股對記者表示,「該產品是2021年在金交所備案」。但對於產品的其他信息和公司經營相關情況,對方未作出回應。

區域「互保」

產品信息顯示,「簡陽城投債權」產品1號、2號募集資金均不超過5000萬元。產品期限及付息分別為12個月和24個月,季度付息。1號產品募集金額類型為30萬元、50萬元、100萬元至300萬元,對應的利率分別為每年8.4%、8.6%、8.8%和9%。2號產品募集金額分別為30萬元、50萬元、100萬元至300萬元,對應的利率分別為每年8.6%、8.8%、9%、9.3%。募集資金用途為「發行所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後用於補充發行人流動資金」。

天眼查平台顯示,簡陽控股成立於2007年,註冊資本100億元,簡陽市國資委持有公司98.45%的股份,中國農發重點建設基金有限公司持股1.55%。

記者注意到,該產品增信措施包括三方面,分別是擔保方、應收賬款質押和土地質押。其中,擔保方為簡陽水務,增信內容為「2020年收到政府補貼0.7億元,截至目前,最新總資產為162.04億元,2020年營收10.96億元,對簡陽市財政局達7億元、水務局達2億元的應收款」。

不過,根據中誠信國際對簡陽水務的跟蹤評級來看,已經關注到簡陽水務對外擔保的壓力。評級報告顯示,「對外擔保規模較大。截至2021年3月末,公司對外擔保餘額55.62億元,占當期末凈資產的61.68%,存在一定的或有負債風險。」

而簡陽控股也為簡陽水務進行擔保。根據東方金誠評級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末,簡陽控股對外擔保金額為17.52億元,占所有者權益的比重為20.09%,擔保對象為簡陽水務、簡陽市匯眾農業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和陽安交投,均為國有企業。」

對此,有業內人士認為,這是一種典型的區域內「互保」行為。「其實,擔保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分散風險,但是如果在一定的區域內,互相擔保形成了閉環,在一定意義上失去了擔保的作用。」此外,中債資信在一篇研報中也提到,「政信定融產品發行人具有較為明顯的『互保』和『互持』特徵,易導致區域內形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局面。考慮發行人上述特徵及其自身相對較弱的實力,個別發行人風險的發生極易在區域間進行傳導,導致區域風險的出現。」

值得一提的是,簡陽水務自身也存在較大的投融資壓力和債務壓力。據評級報告顯示,簡陽水務未來面臨較大投融資壓力。「截至2021年3月末,公司在建及擬建工程項目及自營項目尚需投資達157.99億元,公司未來面臨較大投融資壓力。同時,存在一定的短期償債壓力。公司暫無可使用的銀行授信額度,且貨幣資金/短期債務為0.61,貨幣資金無法覆蓋其短期債務。」對於該增信措施未來是否能夠發揮應有的作用,簡陽控股在記者採訪中未作出回應。

在產品的另外兩項風控措施中,還提到了應收賬款質押和土地抵押。分別為「發行人1號提供1億元應收賬款、2號提供1億元應收賬款進行質押擔保」和「提供價值7.95億元商服、城鎮住宅用地進行抵押擔保」。

此外,在發行人自身介紹中,簡陽控股還提到了對財政局的應收賬款23.34億元。根據評級報告顯示,2020年末,簡陽控股其他應收款較2019年末略有下降,主要為與簡陽市政府部門等單位的往來款,前5名應收對象合計占其他應收款的比例為77.85%,公司其他應收款欠款單位較為集中,存在一定的流動性風險;應收賬款較2019年末略有下降,應收其金額占應收賬款餘額的99.99%。對於該筆應收賬款何時能夠收回,簡陽控股沒有給出回復。

高利率融資

Wind顯示,截至2021年三季度,簡陽控股營業收入為6.65億元,同比減少41.75%,歸屬母公司凈利潤1.07億元,同比減少12.02%。

事實上,從2020年開始,公司營業收入和毛利潤就出現了降幅較大。評級報告顯示,公司作為簡陽市重要的基礎設施建設主體,主要從事簡陽市基礎設施和安置房建設等業務。2020年,公司營業收入為12.25億元,較2019年大幅下降,主要系公司基礎設施建設收入規模大幅下降以及當年未發生土地轉讓收入所致。跟蹤期內,受客觀因素影響,公司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無法正常按計劃建設,導致該業務收入大幅下降;同期,公司未開展土地轉讓業務,該業務不具有持續性。此外,公司租賃收入主要來源於子公司出租的辦公樓及商鋪,收入佔比仍較小。2020年,公司毛利潤為1.21億元,同比有所下降;毛利率為9.91%,同比小幅增長,主要系租賃業務毛利率升高所致。

同時,根據東方金誠跟蹤評級顯示,一方面,公司在建和擬建項目投資規模很大,仍面臨較大的資本支出壓力;另一方面,公司經營性現金流持續凈流出,易受往來款及項目結算款波動影響未來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

在簡陽控股消耗資金較大的同時,公司也在積極尋求融資。Wind顯示,截至目前,公司存量債券5隻,餘額24.6億元;授信額度為172.2億元,未使用僅為28.62億元;融資租賃未到期2筆;應收賬款未到期2筆;信託融資未到期2筆。而此次發行的「簡陽城投債權」也是用來補充流動資金。從監管層面來看,2021年4月22日,上交所和深交所已經同步發佈了公司債券審核重點關注事項的相關指引,並對公司債券募集資金用途的管控趨嚴。

對於未來資本支出壓力、結算款波動等不確定因素,該筆融資是否能夠帶來足夠的收益率這一問題,簡陽控股沒有給出回復。

值得注意的是,簡陽控股目前的負債率仍處於較高水平。評級報告顯示,「2020年末,公司全部債務為158.99億元,同比有所增長,其中短期有息債務為21.62億元,佔全部債務比重為13.60%,主要由一年內到期的長期借款、長期應付款和應付債券,以及短期銀行借款構成。同期末,公司賬面貨幣資金較為充足,公司短期有息債務兌付壓力不大。公司資產負債率及全部債務資本化比率較2019年末變化不大,仍處於較高水平。」

雖然上述壓力較大,但是此次簡陽控股發行的定融產品利率較高,最高收益率已經高達9.3%。

發行定融產品是否會為公司帶來一定的融資擴容?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就目前市場發行的定融產品來看,定融產品融資利率顯著高於債券、信託等金融產品,青睞於此類融資產品的發行主體,多為公開渠道融資困難、流動性壓力大區縣級城投公司。」

城投發行定融產品早有規範。2021年8月18日,人民銀行等六部委發佈《關於推動公司信用類債券市場改革開放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對政信定融產品的未來規範發展提出建議。提到「通過統一非公開發行公司信用類債券的投資者標準,嚴禁通過拆分發行、降低投資者准入門檻等方式變相公開發行,規範企業發債行為」。

另外,2021年12月17日,證監會聯席會議辦公室發文稱,金交所應當恪守合規性、區域性、非涉眾的原則;不得為發行銷售非標債務融資產品提供服務和便利,嚴控新增、持續壓降各類非標融資主體的融資業務;禁止金交所為房地產企業(項目)、城投公司等國家限制或有特定規範要求的企業融資;嚴格落實不得直接或間接向個人銷售產品、不得跨省異地展業的底線要求;不得新設金交所,轄內已有多家金交所的,根據「一省至多一家」原則推進整合工作。聯席會議表示,經過一年多整治,金交所數量減少三分之一以上,非標融資規模和涉及投資者人數大幅下降,金交所無序擴張和野蠻生長勢頭得到遏制,風險明顯收斂。

對此,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可以說,此次監管發文已經明確未來金交所不可以異地為城投備案發行金融產品,規範地方融資平台融資操作正在加速推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