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傳奇人物」葉茂中其畫其人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中國著名營銷策劃專家和品牌管理專家,葉茂中營銷策劃機構創始人兼董事長葉茂中,因癌症晚期,於2022年1月13日在上海去世,年僅54歲。

「中國營銷策劃第一人」的稱呼之外,葉茂中還是一位畫家、收藏家。本文為2020年10月「葉茂中畫展」在龍美術館(西岸館)舉辦時,上海市美術家協會理論和策展委員會副主任湯哲明筆下的葉茂中其畫

其人。

2020年10月,「葉茂中畫展」在龍美術館(西岸館)舉辦,策展人是龍美術館創始人劉益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可以讓劉益謙將之引為兄弟,為他前後奔忙、不遺餘力策劃一個展覽?

知道葉茂中這個名字的,大多是源於他在廣告和營銷大神的知名度,或者作為近現代書畫收藏大家的身份。作為藝術家,並且是能當得起「當代書畫家」稱謂,或許多少有人會質疑。而就如許多人也同樣不知道的,葉茂中少年學畫,師從傅抱石學生邰啟佑,承方嚴、黃君實與吳泰之教導,一生學畫從未停歇。

是廣告營銷大佬、是資深的近現代書畫收藏大家,是傅抱石的徒孫、還是劉益謙的兄弟和當代書畫家,唯湯哲明「客觀」,說他是個傳奇。大約,葉茂中的一生,自一開始就不甚平凡的。

「葉茂中畫展」展廳現場,龍美術館(西岸館),2020,攝影:洪曉樂
「葉茂中畫展」展廳現場,龍美術館(西岸館),2020,攝影:洪曉樂

葉茂中其畫其人

文/湯哲明

葉茂中是個傳奇,至少在沒認識他之前,我一直這麼認為。

不說其他膾炙人口的日用產品,資深煙民如我大約不會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黃鶴樓,這就是其策劃的傑作之一。黃鶴樓在晉身中國價格一二數的名煙之前,誰能想到曾屬一家面臨困境的企業……中國營銷策劃第一人的稱呼,於葉茂中而言,絕非浪得虛名。

老葉雖憑藉營銷策劃名滿天下,天下卻不知道另一個葉茂中,一個徜徉於筆墨與藝術世界,如同上古岩穴上士的葉茂中。

我開始了解老葉,是在八年前的一次拍賣會上。當時我的一個朋友幫助朵雲軒徵集到一件書法作品,寫得霸悍開張,氣勢撼人,且底價極低。我兄湯哲東亦好字畫收藏,乃極力推薦。當即還約定五十萬以下歸我,以上歸他,買到手為止。

葉茂中,《夏山圖》,紙本設色,方嚴題詩堂,詩堂:21x50cm,畫心:51×70cm,2015

正是因為近代名人書法當時處於低位,讓我覺得拿下此件作品當是十拿九穩,渠料拍後老兄來電,頗為喪氣,稱被葉茂中二百三十萬搶去了,自己跟他對上眼了,不好意思爭了。我急問葉茂中何人?雲是毛毛(劉益謙)朋友。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心中不免暗讚其眼光:二百三十萬,也算創下了紀錄。

這是我了解老葉的開始,後來才知道他在營銷領域的顯赫地位,更驚悉他還是近現代字畫收藏的大家。

老葉的收藏,以傅抱石、徐悲鴻、黃賓虹等近代大師為主,在圈子裡非常知名。多年前北方某著名拍賣公司上拍的黃賓虹一件天價名作《南高峰小景》,曾經激戰被他收入囊中,令他一時聲名大噪。

葉茂中,《野藤明珠》,紙本水墨,45×34cm,2018

真正與老葉相識,是在大夥跟毛毛的一次聚會上。

當時,葉茂中頭戴一頂別著五角星的帽子,帽沿壓得很低,手臂健壯,一看就知道是個練家子。他話不多,給人的感覺非常酷。他的形象,讓我這個資深健身愛好者頓時有了親近感。最有趣的是一言不合,他就叫來自己酷得從不搭理人的大鬍子司機給毛毛表演俯卧撐,一做居然還沒完沒了……那畫面,頓時讓大家歡樂起來,特別符合毛毛愛搞怪的口味。後來才知道,他身邊的工作人員都被他要求健身,幾乎每人都是內行。一同出差在機場登機前,他會要求員工挨個做俯卧撐,讓人聽後忍俊不住。當時給我的感覺是,此公雖有點神神叨叨,人卻非常有趣,心想大概是他做策劃的職業習慣吧。

再後來,偶然見到毛毛在朋友圈裡轉發過他的畫作,讓我這個筆墨圈滾了幾十 年的小老炮著實吃了一驚。老葉不但畫得專業,而且從為數不多的幾張照片中我能看出,他在師承上有著明確的選擇,或者說是清晰的見解。換句話說,葉茂中絕不是隨意抹幾筆抒寫性情的玩家。說得直白點,他其實是個有著勃勃野心,意欲會心先賢的畫家。

葉茂中,《煙樹蒼茫兩過客》,紙本設色,34×45cm,2020

我確定他是同道中人,得緣便與他聊起畫來。誰料這一聊,便充分領略了老葉亦正亦邪的表象下,那顆結結實實的野心。他與我說知自己體會的筆墨之難,更是入木三分。我覺得沒有類似曾入虎穴、全力相搏的經歷,斷難說出此話。而這,其實也就被他濃縮成倆字:絕望!

這實在也戳到了我這個同有數十 年學畫經歷的人的痛點,因而我相信老葉作畫,因其特殊的際遇與狀態,早已脫離了一般畫家博人眼球、成名成家的羈絆,而與歷史上諸多在山林田園裡深藏功與名的岩穴之士一樣,兀自享受著從獨個面對古人到血戰古人,再到會心古人的過程。這是一個從獨滄然而涕下再到欲說還休、欲罷不能的過程,此間的苦痛、酸爽、快意與極樂,千百年來就只能如青燈面壁者一般孤獨地去體味,誠然難以為外人道,猶夏蟲不可語冰。

此時的我,再不覺得他是那個老神哉哉的酷哥,而是苦哈哈地與震爍古今的畫壇先賢作絕望搏鬥的我輩中人。

葉茂中,《鍾馗搖扇》,紙本設色,45×34cm,2020

大凡在筆墨世界有過深刻歷練的人,絕不會沒有如此的感受。因而素來對繞開筆墨、做點素描「效果」的國畫同行,我也從不高看。我說老葉作畫遠離了功利,是為了滿足他與生俱來的野心,豈其妄言?這樣的過程,與其說是享受,不如說是煎熬,最終卻能脫化如同登仙。當然,這還不是老葉野心的全部。

葉茂中的野心,遠不止在傅抱石畫格中用力,而是進此遠追石濤、八大,並上溯元人王蒙,這是一根完整的鏈條。

因四王等正統派畫家筆筆古人的不越雷池,振發了石濤、八大從我手寫我口的角度掀起的藝術洪流。自元人以下的筆墨傳統,至此有如遭遇前路大石的巨瀑,頓時被扯成正統派與野逸派兩道,飛流激射直下,掛到了近代,掛到了讓老葉心儀的傅抱石……

老葉是泰州人,江蘇水墨畫自建國後受傅抱石影響極大,特別是山水畫家,泰半乞靈於傅氏筆墨的狂逸蕭散,頗有「關陝之士摹范寬、齊魯之士摹營邱」的遺韻。老葉也不例外,在藏界他非但以收藏傅畫知名,畫上自然也於抱石皴心印極深。

葉茂中,《半片浮雲翳日光》,紙本設色,34×45cm,2020

老葉之於抱石皴法,已然熟練到堪能亂真。我曾以他畫的局部示於業內人士,多誤以為純系傅家筆墨。

抱石皴之要,是融合了石濤與南宋禪畫的筆墨,又借鑒了日本畫的暈染,獨用散鋒,以亂而成章、狂中見理勝。其要旨,更在於深潤酣暢中求渾淪蒼茫。

我的理解,散鋒並不難,膽量而已,然而散鋒紛亂能粗魯求筆、狂怪求理,擷其大要,取其意到,於聚散疏密中見蹊徑虛實,終而絕處逢生、出人意表,卻謂難上難,足稱斬關手!僅靠膽量又曷能臻此?

老葉是深諳此中三昧的,他作抱石皴,散筆已是熟能生巧、遊刃有餘,難得的是他並未就此止步,這就足證他的野心。

老葉上溯石濤,說明他已不滿足於一家成法,而是要追溯抱石皴的理路之源。他最終追到了王蒙,追到了山水筆墨渾淪蒼茫的始祖。

葉茂中,《坐忘清景曛》,紙本設色,15×28cm,2020

事實上,無論是石谷、麓台,還是苦瓜、髡殘,其求蒼茫渾淪,皆得益並也都來源於黃鶴山樵。老葉於王叔明處用力,確實是探到了源頭。自王蒙發其端,從沈文到文敏、四王,從四僧到抱石、大千,班班相望,皆以一家畫格以證其源。這似乎是個輪迴,卻為世人留下了面目各異、精彩分呈的一部山水畫史。

老葉的努力與野心,就是在會心先賢的同時貢獻自己的理解。一部山水畫史,也是因歷代畫家的這些努力,終於豐富深厚起來。這恰恰是老葉絕望求畫的意義,更滿足了他追根溯源、始露全身的野心。

藝術說穿了,無非情與理的相生相殺,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四王畫偏於理,石濤、八大直至近代傅抱石,則偏於情。這情當然非是男女情愛,而是指重視感覺,不為理性所縛。然其真正的妙處,則在於情終能與理合,所謂從心所欲不逾矩。人類自古追求的,不也正是這永恆的主題?不過因各人拿捏的不同,化作了思想史上紛繁的流派,順道成就了藝術的意義。

老葉畫上的路線,與他的性格正相契合。

不拘法度而終能合乎法度,超以象外而能得其寰中,歷來是中國文化的追求。有沒有法度,有時確乎不重要,但不合於法中之理,卻也終無意義。老葉的絕望,其實便根源於此。在畫面上,理性派與感性派有著明顯的不同,但至終極,卻又殊途同歸,只能說這是實現方式的差異。而這差異,便是實現者的個性。古人云畫如其人,看多看久了,自然知道,畫怎會不如其人?

葉茂中,《沃田縱橫晨光移》,紙本設色,45×34cm,2020

老葉近年的興趣轉向了寫生,我知道他已掌握了筆墨的基本規律,試圖借造化來徹底打通自己與古人之間日益稀薄的隔閡。他的畫面,開始兼取黃賓虹、吳冠中繪畫的意緒,也表明了他的趣味所在,痴心未改。而這種趣味,跟他的收藏理念,同調也同步。

通過閑聊,我了解了老葉小時候的經歷和他少時對藝術的憧憬。那是一個孩子腦海里自幼五色斑斕的夢想,是隨著年齡與閱歷的增長不斷豐滿起來的野心,促動了他在事業上的成功,更化作了自己實實在在的收藏,最終圓滿了他眼前的畫面……

聊到歡愉處,我們相約一同出外寫生,卻不料他病了。

毛毛一直希望他辦個畫展,我知道他想再做多些磨礪,不欲過早亮相,故一拖再拖。而我的希望,就是他儘快好起來。我在西南已經趟出了一條既險且美的體觀造化之路,等著他一同來踐行我們飽看飫游的約定……

注:原文發表於《中國民航》

原標題:《LONG文章 | 湯哲明:「傳奇人物」葉茂中其畫其人》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