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歐元發行二十年,人類歷史上一次偉大的社會試驗

  馮維江

  二十 年前,十二個歐盟國家首次將本國紙幣和硬幣換為歐元,啟動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貨幣兌換過程。目前,在19個歐盟國家有超過 3.4 億人使用歐元,市場流通的歐元紙幣總金額超過1.5萬億歐元,其中約1/3在歐元區以外,世界上其他60個國家和地區的1.75 億人將歐元作為本幣或將本幣與歐元挂鉤。歐元已經成為僅次於美元的世界上第二大使用最廣泛的貨幣,全球跨境貿易支付中有約40%使用歐元支付,全球外匯儲備中約20%為歐元,歐盟出口的一半以上使用歐元結算,全球綠色債券發行量的一半以上以歐元計價。

  歐洲重要人士對歐元意義及其取得的成就讚不絕口。在歐元慶祝成立 20 周年之際,監督本國從德拉克馬過渡到歐元的時任希臘總理科斯塔斯·西米蒂斯(Kostas Simitis)表示,歐元「是朝著統一歐洲項目邁出的第一步。在地緣政治大洗牌的時代,這一目標構成了當前的壓倒性需求」。歐盟委員會主席烏蘇拉·馮德萊恩表示,「歐元不僅是世界上最強大的貨幣之一,它首先是歐洲團結的象徵。歐元也反映了我們的價值觀,反映了我們希望生活的世界。它是可持續投資的全球貨幣。我們都為此感到自豪。」前幾天去世的歐洲議會主席大衛·薩索里生前表示,「歐元是一個雄心勃勃的政治項目,目的是促進歐盟內部的和平和一體化。歐元也是保護和重啟歐洲經濟、社會和政治模式以面對我們時代的變革的條件。歐元是一個象徵,是一個指向統一大陸、一市場的歷史性政治願景的實現」。歐洲央行行長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則聲稱,歐元是全球穩定和穩固的燈塔,「歐洲和歐元已經密不可分,對於年輕的歐洲人......幾乎不可能想像沒有它的歐洲。」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Mitchell對歐元的遠大前程也高度期待,指出有必要利用歐元來支持歐盟應對氣候變化和引領數字創新的目標。

  但歐元發展至今並非一帆風順,其出現的問題還往往被歸結於先天的、內生的或難以克服的缺陷。創建歐元的想法最早出現在 1970 年代,當時是作為深化歐洲一體化、簡化成員國之間貿易並為歐洲大陸提供與強大的美元競爭的貨幣的一種方式被提出。被一些人稱為「歐元之父」的加拿大經濟學家蒙代爾比較早提出最優貨幣區理論,為歐元區實踐提供了指引。按照這一理論,貨幣秩序會在要素自由流動、金融一體化、開放程度、產品多樣化程度、通貨膨脹趨同度、勞動力流動性及薪資彈性等符合一定標準的地方自發擴展到一個最優的範圍,從而構成一個經濟上有效且穩定的區域。不過歐元的實踐恰好是與此相反的一個自上而下的過程。雄心勃勃的歐洲政治家決定了要在一個範圍內統一貨幣,在他們看來,分裂的歐洲在世界上將無足輕重,而貨幣聯合是歐洲聯合的關鍵的第一步。為此,他們以《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的方式確定了一系列宏觀經濟指標的趨同條件,如通貨膨脹率不應超過最低的三個歐盟成員國的算術平均值1.5個百分點,長期利率不得超過物價最穩定的三個歐盟成員國平均利率算術平均數2個百分點,赤字與GDP之比不得超過3%,公共債務與GDP之比不得超過60%等等。然後要求相關國家以達到這些標準為條件組成歐元區。為此,學者們還提出了最優貨幣區內生性理論來論證實踐的合理性,即一旦推行了單一貨幣,就可以促進各國宏觀經濟條件的趨同。我的同事孫傑教授在近著《宏觀經濟政策國際協調導論》中對此有全面的綜述,基本結論是歐元區成立以來,成員國之間並未趨同而是更加分化了。《馬斯特里赫特條約》規定的趨同性條件也很快被群體性打破。歐元區成立後,受失業和福利支出壓力影響,多數成員國財政赤字佔GDP比重很快超過3%,公共債務也大幅超出60%的上限,但歐洲央行對此無力阻止。

  據說在達成歐元區的這個削足適履的過程中,希臘、義大利等國通過向高盛等投行購買了債務修飾服務才滿足了加入歐元區的條件,留下的隱患成了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歐債危機之中的重磅炸彈。等到經濟危機發生之時,缺乏獨立貨幣政策的危機發生國無法通過貶值等手段來提振經濟從而心生不滿,尚未發生危機的國家也為受到危機發生國牽連而怨聲載道。歐債危機中,希臘等國還指責德國等核心國家持續存在經常賬戶盈餘,並且將這些盈餘不斷通過本國銀行業對外圍國家提供貸款,最終讓希臘等國債台高築、難以為繼;而德國則反唇相譏,指責希臘等國產出水平和勞動效率太低是失衡的根本原因,應該承擔推行一系列改革來糾正失衡的責任。美國經濟學家克魯格曼評價說,「歐元區亂局並非政客的肆意揮霍,而是精英的自負——這裏所說的精英是指在歐洲大陸遠未具備推行單一貨幣的條件之前就推動歐洲從事這一試驗的那些人」。歐元的「早產」是歐洲政治精英始料未及的嗎?恐怕並非如此。據說歐元區的創建者們早就預見到沒有財政聯合的貨幣統一將帶來危機,但認為足夠嚴重的危機才是促進歐洲國家進一步走向聯邦的動力。危機之下,要麼是人的行為的調整。例如,更認同來之不易的歐洲一體化並向財政聯合邁進。要麼是制度的退化,退回到各自為政的威斯特伐利亞歐洲。歐元區的創建者們把賭注壓在了前面。吃一塹長一智。此次新冠危機重創歐洲之際,歐盟國家汲取了歐債危機的教訓,迅速推出了巨額刺激計劃,歐洲央行也部署了龐大的債券購買計劃以保持較低的借貸成本,歐元區得以比較迅速應對冠狀病毒大流行的影響。

  賭局仍未結束。19世紀後期,一位義大利統一的締造者曾說,「已經創造了義大利,現在我們必須創造義大利人了」。當時的義大利的統一與歐盟當前面臨的情況相似,義大利國內沒有對國民身份飽含熱情的義大利人,而只有威尼斯人、托斯卡納人、西西里人。現在,在二十 年中習慣了歐元的仍然是法國人、德國人、義大利人等歐洲國家的人而非「歐洲人」。儘管隨著《里斯本條約》的簽署,已經有了「歐盟總統」和「歐盟外長」,但許多歐洲國家的人並不喜歡甚至還有些厭惡歐盟,厭惡那些拿著高薪、飽食終日而熱衷於指手畫腳的歐盟官員。如果「歐洲人」不足的問題得不到解決,歐元區的創建者們就難言在賭局中獲勝。無論最終成敗如何,歐元的發明都是人類歷史上一次偉大的社會試驗,值此發行二十 年之際,值得各方報以真誠的祝福,而不必像魯迅先生筆下審慎的賀客,對新生兒祈盼「好兆頭」的父母說,「啊呀!這孩子呵!您瞧!阿唷!哈哈!」。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