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前女友眼皮解鎖手機轉賬15萬 男子一審獲刑3年半

原標題:扒前女友眼皮解鎖手機轉賬15萬 男子一審獲刑3年半 來源:央視新聞

日前,廣西南寧市興寧區法院審理了一起特殊的盜竊案。被告人趁其前女友昏睡時,先後通過指紋和人臉驗證,從女子手機中多次轉走共計15萬余元。在不知道手機解鎖和支付密碼的情況下,被告人是如何作案成功的呢?

女子昏睡 被扒眼皮解鎖支付寶轉走15萬

案件發生在2020年12月26日,被告人黃某輝以商量還錢的名義來到前女友董某家中,看到董某正在生病,還主動做飯喂藥。然而,讓董某沒想到的是,喝完黃某輝親手沖泡的「感冒藥」,很快就感覺不適,不得不回屋睡覺。

南寧市興寧區法院刑事審判庭法官 李到福:(黃某輝利用)沖感冒藥的時機,在廚房裡面把他購買的迷藥倒進水中,董某飲用約一個小時後,她就感覺有點異常,頭暈。

客廳影片顯示,董某進卧室昏睡後,黃某輝在客廳里來回翻找董某手機。半個多小時後,黃某輝手拿兩部手機從卧室走出,其中一部就是已經解鎖的董某手機。對著手機多次操作後,黃某輝帶著這部手機連夜離開了董某的家。

南寧市興寧區法院刑事審判庭法官 李到福:被告人黃某輝利用被害人董某昏睡的時期,用她的手指將她的手機進行了解鎖,用手扒開董某的眼睛,登錄到被害人董某的支付寶裏面,並且在裏面修改了相關的(支付)密碼,在支付寶裏面進行轉款。

次日凌晨,董某醒來,發現黃某輝和手機都不見了蹤影,立即報警。警方查明,黃某輝當晚分多次從董某的花唄、借唄、支付寶餘額和銀行卡轉走人民幣共15.41萬元。近日,南寧市興寧區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黃某輝因犯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兩萬元,責令其退賠被害人董某全部經濟損失。

記者驗證被扒眼皮能否轉賬

本案中,黃某輝就是通過支付寶趁董某昏睡時,完成了一系列轉賬盜竊行為。在不知道登錄和支付密碼情況下,真的可以翻開機主眼皮轉賬嗎?記者找來了多款手機,進行驗證。

記者找來了四款具備人臉識別功能的手機,全部輸入同事的人臉和指紋信息。記者注意到,其中一款上市定價千元左右的安卓手機,在添加人臉時就明確顯示,該手機採用的是2D人臉識別技術,並提示:人臉識別安全性低於圖案密碼、數字密碼、混合密碼和指紋。

首先進行手機解鎖的測試。記者讓同事平躺閉眼,並在眼皮被動翻開時,有意不看手機屏幕,模擬人的睡眠無意識狀態。試驗發現,當同事眼皮被動翻開後,手機屏幕很快就順利解鎖。

同樣方式,記者接著驗證了兩款上市定價分別為3000多元和6000多元的安卓手機,還有一款定價近萬元的蘋果手機。記者發現,無論如何變化角度,多次翻動同事眼皮,這三款手機都無法解鎖。

記者發現,打開指紋解鎖功能的手機,在機主熟睡狀態下,都可以通過貼近手指解鎖。如果熟人偷窺開機密碼解鎖了手機,在不知道支付寶登錄和支付密碼情況下,能否轉賬成功呢?記者繼續用這四款手機進行手機支付的驗證。結果發現,在登錄支付寶時,系統提示可以使用刷臉驗證身份,並要求被驗證人眨眼。記者像剛才一樣翻開模擬睡眠狀態的同事眼皮,隨後放下,意想不到的是,四款手機全部通過了人臉加眨眼的驗證,成功登錄支付寶。

案件中,黃某輝通過翻開被害人眼皮登錄支付寶後,為方便多次轉賬,還直接修改了支付密碼。記者繼續驗證,在支付寶里點擊修改支付密碼,選擇不記得此前支付密碼,就直接進入和找回登錄密碼一樣的人臉驗證界面。記者翻動同事眼皮,四款手機無一例外也都通過了驗證。

一旦修改了支付密碼,通過支付寶就能輕而易舉實現多次轉賬。對於案件暴露出的刷臉支付風險,支付寶是否知曉呢?記者撥通了支付寶客服的電話。

支付寶客服:人臉識別,它都是用一個活物識別,別人在您睡覺的時候去進行一個掃臉的話,正常情況下是沒有辦法通過的。這種案件出現,大多數不是因為支付寶的安全有問題,它主要是他人操作過她的(手機)。

手機一旦被別人操作,其他支付類軟體是否也能被翻眼皮支付或轉賬呢?記者用四款手機測試微信發現,定價6000多元的安卓手機和新款蘋果手機,向好友轉賬可以使用面容支付,遇到的是和手機解鎖一樣的人臉驗證界面。記者翻開同事眼皮多次嘗試,都無法通過驗證。而兩款定價較低的安卓手機雖然也支持面容解鎖,但微信支付中只能選擇指紋和密碼兩種方式。記者選擇指紋支付,用手機輕觸同事手指後,輕鬆實現成功轉賬。若想修改微信支付密碼方便多次轉賬,四款手機顯示的界面一樣,只能輸入原支付密碼,而且都不提供刷臉或指紋的驗證方式。

記者也隨機測試了幾款銀行APP,發現在銀行APP轉賬支付時,也都不支持面容和指紋支付,如果不知道取款密碼,均無法順利轉賬。其中部分銀行APP登錄時驗證就十分嚴格,即使通過了手機驗證碼驗證,還要進行人臉識別,並要求完成眨眼、搖頭和張嘴三項動作。記者讓同事假裝熟睡,多次嘗試被翻眼皮或被動轉頭,都不能通過驗證,更何況人在睡眠狀態下,很難被動完成三個動作而不被驚醒。

刷臉指紋支付須兼顧便利性和安全性

為什麼人在無意識狀態下,被動翻眼皮可以解鎖?不同的支付軟體為何會採用不同的驗證方式?如何讓刷臉支付更安全?來聽聽專家的解讀和建議↓↓

田天是清華大學人工智慧博士,一直致力於人工智慧安全技術提升。他告訴記者,無論是低價位手機使用的2D人臉識別技術,還是具備3D人臉識別技術的中高端手機,都可能出現被動翻開眼皮通過人臉驗證的情況。

人工智慧專家 田天:人臉識別技術其實是通過演算法去提取人臉的一些關鍵信息,眼睛、鼻子、嘴巴等周圍的區域會存在更多的關鍵點,所以其實如果在人臉識別過程中出現這種面部,臉頰或者額頭上有一些干擾的話,可能對於身份識別並不會產生特別大的影響。

正因如此,目前大多軟體會在人臉識別基礎上,增加活體驗證技術,就是需要做出點頭、眨眼、搖頭的動作。一般來說,需要驗證的動作越多,被突破的難度越大。據介紹,記者驗證的相對高端的手機,無法通過被翻眼皮解鎖,核心是加入了注視檢測技術。被測試人在被動翻開眼皮時,模擬睡眠狀態,避免視線直視屏幕,所以無法解鎖手機。

人工智慧專家 田天:當前的人臉識別技術,我們要增強它的安全性,其實是需要綜合的一些手段,把各種各樣的方式結合起來,比如去判斷我的眼球,或者我的注視點有沒有盯著當前這個設備,可以一定程度上增強在這個非配合情況下的安全性。

專家表示,理論上,驗證技術環節越多,安全性越高。但在實際操作中,如果將安全等級調至最高,重重認證,必定會讓便捷性受到影響,用戶體驗大打折扣。相比銀行APP,支付寶在活體驗證時只有眨眼一個動作,微信在部分型號手機只驗證指紋就能轉賬,除了技術路線的區別,也有市場策略的選擇。

清華大學人工智慧國際治理研究院副院長 梁正:像這種支付的應用,它一定要做到安全性和便捷性之間的一個平衡,如果特別複雜,那乾脆我就不用了,我可以用其他的。

梁正是清華大學人工智慧國際治理研究院副院長,長期關注人工智慧推廣應用中的公共政策。他告訴記者,2021年11月1日正式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信息保護法》明確規定,「通過自動化決策方式作出對個人權益有重大影響的決定,個人有權要求個人信息處理者予以說明,並有權拒絕個人信息處理者僅通過自動化決策的方式作出決定」。手機支付作為影響個人財產安全的重大決定,支付軟體不能自動化決策,只提供刷臉或指紋這一種方式,目前支付寶、微信有刷臉、密碼和指紋等多種驗證方式供選擇,是符合《個人信息保護法》規定的。但是具體到使用刷臉驗證這一場景時,是否要張嘴、搖頭或注視檢測等多項驗證,法律並沒有詳盡規定。專家建議,針對刷臉驗證的具體方式和環節,軟體也可以設置不同安全等級,讓用戶根據需要自主選擇,而不是被動地接受軟體設置。

清華大學人工智慧國際治理研究院副院長 梁正:法律不可能規定這麼細,要跟行業的實踐緊密結合。在使用(刷臉支付)的時候就要有一個風險提示,是不是要設置這樣更高的安全等級。作為一個前置性要求,(意外損失後)是不是還能夠提供一種救濟方案,我覺得這個行業、業界還是可以去考慮。

專家強調,人臉識別同密碼、指紋等傳統身份認證技術一樣,都存在一定被攻破的機率,現階段尚不存在百分之百安全的技術。對於安全風險比較高的用戶,或者在浴室、美容院等公共空間休息的特定場景,可以徹底關閉手機設置中的刷臉和指紋識別功能,從而在解鎖手機和支付驗證時,不會出現刷臉和指紋的選項。

人工智慧專家 田天:跟熟人在一起的時候,也要有相應的安全意識。一方面,我們要從技術的角度去增強它的安全性。另外一方面,也需要大家的安全意識逐步提升起來。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