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國產高血壓疫苗今年上市?還沒那麼快!有了疫苗能否告別降壓藥……

  原標題:傳國產高血壓疫苗今年上市?還沒那麼快!有了疫苗能否告別降壓藥……

  當下,面對高血壓,想要完成降壓目標,藥物以及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首選。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季媛媛 上海報導  伴隨著中國經濟水平的高速發展與醫療衛生條件的改善,中國主要疾病負擔的病種構成已發生本質性轉移,以腦卒中與缺血性心臟疾病為主的心血管病高居中國致死性疾病首位,而受到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程度不斷加深的影響,心血管病勢必在未來對中國形成巨大的負擔與衝擊。

  據《中國心血管健康與疾病報告2020》推算,2018年中國高血壓患者人數已經達到2.45億, 也就是說,可能每5-6人當中就有一個高血壓患者,而這個數量還在繼續往上漲。龐大的患病基數使其成為中國主要心血管病危險因素,在這樣的現狀下,加強對高血壓的預防與治療尤為關鍵。

  近日市場傳出,高血壓疫苗即將在2022年上市,這對於高血壓患者而言,無疑是一大喜訊。畢竟,與傳統口服降壓藥相比,高血壓疫苗的優勢顯著,一方面,依從性高。無需每日服藥,每年只需注射幾次,依從性優勢明顯高於口服藥;另一方面,半衰期長。高血壓疫苗長效作用於血管,可穩定控制血壓峰值;此外,安全性高。避免不正規服藥、漏服、錯服藥物,以及因此帶來的藥物不良反應。

  然而,高血壓疫苗真有這麼快上市嗎?隨著高血壓疫苗推出,降壓藥是否還市場競爭力?

  高血壓疫苗真有這麼神?

  根據公開資料,早在19世紀60年代時,美國一家公司就提出了高血壓疫苗的研發想法,此前,美國相關雜誌也曾經報導過,關於醫療企業研究高血壓疫苗有著一定的可能性。如此,隨著時代的不斷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逐漸關注了高血壓癥狀,對於高血壓疫苗有著一定的渴望性。

  時隔多年,有關高血壓疫苗的報導再次出現。此次這一消息源於2016年召開的第六屆中部心臟病學會議。在此會議上,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廖玉華宣布,其團隊歷時十余年研究的高血壓疫苗已進入臨床前階段,預計最快6年即可應用於臨床,即2022年。

  在2012年,廖玉華團隊發表文章稱,他們研發的降壓疫苗(ATRQβ-001)在動物試驗中顯示,該疫苗降壓效果顯著,且對靶器官具有一定的保護作用。如果該疫苗獲批,將成為中國自主研發的首個高血壓疫苗。

  不過日前廖玉華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回應稱,「目前,我們正在中試樣品開發過程中,等到了臨床試驗階段,再來介紹這個項目。預計該疫苗2026年才可能申請上市。」

  對此,有心內科醫生介紹,疫苗是指用各種病原微生物製成的用於預防接種的生物製品。簡單說,製作疫苗的原料來源於病原微生物以及代謝產物,然後經過人工減毒滅活處理或者使用轉基因等方法製作而成,用來預防疾病的生物製品。需要注意,高血壓疫苗和普通疫苗不太一樣,並不是用來預防高血壓的,而是用來治療高血壓的,它可以替代部分降壓藥物,從而達到控制血壓的作用。

  大多數疫苗針對的都是感染性疾病,高血壓疫苗針對的是非感染性疾病。在我們人體內存在著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RASS)。當它被異常激活的時候,就會引發高血壓。高血壓疫苗發揮降血壓作用的機制就是抑制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的活性,從而把血壓降下來。當然注射高血壓疫苗後,就會刺激免疫系統產生針對血管緊張素的抗體,這樣血管緊張素就會受到抑制,從而達到降壓作用。

  此前,根據Hypertension雜誌披露的消息,廖玉華研究團隊的研究證實高血壓疫苗在大鼠模型中有效。一旦投入臨床,這對於降低冠心病和腦卒中的患病率及病死率具有重要意義。

  疫苗是否會取代降壓藥?

  公眾對於高血壓疫苗的關注度也從側面表明高血壓診治情況的嚴峻。患有高血壓的患者群體期待打一針疫苗,自身的血壓就會得到有效的下降,也不用通過後期的服藥進行治療,這使患有多年高血壓病史的人群動了心,但只知道現在高血壓疫苗依舊沒有上市,對此人們產生了一定的疑惑。

  在高血壓疫苗上市之後,患者就能告別降壓藥了嗎?

  對此,上海某三甲醫院血管科醫生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高血壓疫苗並不能預防高血壓,它是一種高效的治療藥物,打一針可以讓血壓穩定1-3個月,但它是不能治愈高血壓的,也起不到預防高血壓的目的。目前,堅持使用降壓藥物和堅持健康的生活和飲食習慣,依舊是患者穩定血壓的第一選擇。

  泰達國際心血管病醫院副院長李玉明教授介紹,降壓要有一個目標值,在國內,對於絕大多數的這個成年人而言,建議將血壓降到小於140/90mmHg。如果,患者沒有出現腦供血不足、乏力,器官供血不好等癥狀的時候,一定要把血壓降到130/80mmHg以下,甚至臨床主張在更年輕的一些患者中,把血壓降到收縮壓在120mmHg以下,我們認為這是理想血壓。舒張壓只要不低於70,也都是可以接受。「目前,在降壓上,主要通過使用藥物還有包括非藥物的一些方法,就是健康的生活方式。至於達到降壓目標的時間,我們主張最好是在2-4周,也就是半個月到一個月的時間將血壓降下來,越早達標,患者受益越早。」李玉明教授說。

  目前,在降壓治療上,藥物治療為主要方式。目前,常用的降壓藥物有五大類,一是鈣離子通道拮抗劑(即CCB類);二是血管緊張素轉化酶抑製劑(即ACEI類);三是血管緊張素受體拮抗劑(即ARB類);四是β受體阻滯劑;五是利尿劑類。也是由於國內高血壓人數眾多,中國抗高血壓藥物市場銷售規模呈穩步增長態勢,根據智研諮詢數據,2020年中國抗高血壓藥物市場規模約為956億元,同比增長8%,未來市場規模將繼續膨脹。

  《中國高血壓防治指南(2018年修訂版)》指出,除了進一步明確強化降壓的臨床獲益外,將130~139/85~89mm Hg(1mm Hg=0.133kPa)血壓水平作為心血管病風險分層的新增標準,以期通過更好的血壓控制和血脂管理改善中國心腦血管病高發現狀。已有研究顯示:高血壓患者如合並血脂異常、吸煙、肥胖、糖代謝異常等危險因素,心血管病發生與死亡風險倍增,單純降壓治療對於高血壓患者的心腦血管病風險管理存在局限性。另據一項彙集了68項隨機對照試驗的大型薈萃分析顯示,降壓治療後的剩餘風險隨心血管病風險分層升高而遞增。

  因此,以降壓為基礎,進行多重危險因素綜合干預已成為中國心血管病防控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根據模型計算,中國如能在未來15年間進行積極地降壓、降膽固醇治療並實現達標,可避免100萬~165萬例急性心肌梗死、140萬~250萬例腦卒中的發病與45萬~85萬例心血管病死亡的發生。

  規範降壓治療才是關鍵

  不過,這也是建立在規範的降壓治療基礎上。

  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高血壓科主任王繼光曾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大多數高血壓患者而言,清晨醒後開始日常活動的最初幾小時內(通常在6:00-10:00之間)血壓會達到一天中的最高峰值。造成患者清晨血壓管理不當的原因,除了與其自身的病理生理學等因素有關外,還有藥物使用的問題。

  「很多患者所使用的降壓藥無法控制24小時血壓。如患者服用的是短效降壓藥或所謂的『長效藥物』,藥效並不能持續24小時。而清晨服藥前也恰是心腦血管疾病的高發時間段,心肌梗死、心源性猝死及腦卒中等心腦血管疾病多發於這個時間段。從治療角度來講,選擇真正分子長效的降壓藥物是控制清晨血壓的重點。」王繼光表示。

  此外,高血壓患者初期服藥,要從最小劑量開始。服藥一周後如果效果不好,可以考慮兩種藥物聯合應用。對於大多數患者來說,同時服用兩種降壓藥,是完全可以將血壓下降到理想水平的。如果血壓正常維持1到2個月,可以逐漸減掉第二種藥,直接用最小劑量的降壓藥來維持效果。患者不應該一開始就圖效果,而大量服用降壓藥。這對於後期治療沒有任何好處。

  「高血壓是一個需要長期管理、定期監測血壓的疾病,目前中國很多高血壓患者不頭暈就不服藥、不肯定期監測血壓、自行隨意停藥的問題非常普遍。這不僅僅為患者健康帶來了隱患,也成了中國式的高血壓管理老大難問題,導致血壓不能很好的控制,最終引發嚴重心腦血管疾病。」王繼光強調,高血壓更強調個體化治療方案,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治療方案的確定,需要評估每個患者的具體情況,包括服藥的時間、服用的劑量、服藥的種類等。

  所以,對於高血壓用藥,要讓醫生盡量詳盡地多了解病情,並開具最適合的藥物,減少頻繁換藥的幾率。做到盡量規律服藥,並與藥師保持聯繫,了解各種藥物的「脾氣秉性」,解決在服藥期間遇到的,包括副作用在內的任何問題。

  除了規範使用降壓藥,健康的生活方式也不容忽視。2021年8月,《臨床高血壓雜誌》刊發的一項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研究發現,快走堅持3個月後,大部分人的血壓下降了2-3mmHg左右。研究人員介紹,對於高血壓患者,每天快走4000~8000步對於降低高血壓可達到理想的效果。總而言之,當下,面對高血壓,想要完成降壓目標,藥物以及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首選。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