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一夫妻做好事反遭圍毆,控告警方延誤傷情鑒定致處罰過輕

一起發生在2021年9月底的「做好事反遭圍毆」事件打亂了江西省上饒市鄱陽縣胡選根、肖荷花夫婦原本正常的生活節奏。

肖荷花是鄱陽縣一名施工隊負責人。1月10日,她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去年9月29日晚七點半左右,她得知為她運送沙石的貨車司機王某某返程時,在鄱陽縣饒豐鎮灌塘村村委會附近發生交通事故,她與丈夫在送受傷女孩到灌塘村一處超市門口詢問其家人情況以便及時就醫時,遭遇十餘人圍毆,夫妻兩人出現頭皮血腫、大面積軟組織挫傷等情形。

肖荷花稱,由於警方未及時對他們作傷情鑒定,導致打人者未能受到應有的處理。

1月10日上午,饒豐鎮派出所所長李國良表示,在辦理肖荷花夫婦被圍毆案件中存在瑕疵,但肖荷花夫婦也存在一定的責任。

1月10日,江西鄱陽縣饒豐鎮灌塘村灌塘超市門口,肖荷花回憶起被圍毆的經歷仍充滿憤怒。/上游新聞記者 蕭鵬

2021年10月11日,鄱陽縣公安局交警大隊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顯示,2021年9月29日17時許,王某某駕駛一輛重型自卸貨車,由樂平市駛往饒豐鎮灌塘村圩堤上。19時30分許返回樂平市,在途經灌塘村路段時,恰遇前方余某某騎的一輛二輪電動車(車後載同學紀某某),王某某駕車超車時不慎刮碰余某某騎的二輪電動車,造成余某某、紀某某兩人受傷,電動車損壞。交警部門認定,王某某承擔此次事故主要責任,余某某承擔次要責任,紀某某不承擔此次事故責任。

肖荷花說,自己在接到王某某電話後約2分鐘趕到現場。經了解得知,騎車女孩13歲,同行的還有一名同齡女孩,兩人均有受傷,兩人均系饒豐鎮灌塘村人。

肖荷花說,她當時考慮到受傷女孩年幼,加之肉眼觀察女孩傷勢皆為皮外傷,決定與丈夫先入村詢問該女孩家人情況,以便與其監護人取得聯繫,方便及時就醫。

肖荷花騎著傷者的電動車載著受傷女孩紀某某在前,丈夫胡選根則開車載著余某某在後,一起來到不遠處的灌塘超市門口詢問。在詢問過程中,從該超市側面出來十餘人,連同下車準備帶肖荷花離開的胡選根一起圍住毆打,就連同為灌塘村村民的肖荷花表哥來到現場勸解也遭到毆打。

灌塘超市外的監控記錄了這一過程。肖荷花當場報警,接著120趕到現場,肖荷花夫婦雙雙入院治療。

鄱陽縣人民醫院對胡選根入院診斷為:腦震蕩、頭皮血腫、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對肖荷花診斷為:腦震蕩、頭皮血腫、牙半脫位、耳鳴。

「當時他們不由分說,一擁而上,前後持續約10分鐘。我和我老公頭昏腦脹,尤其是我老公,在醫院躺了四十多天,這期間像個傻子一樣。」肖荷花說。

夫妻倆正式進行傷情鑒定是在案發13天後。2021年10月12日、13日,他們先後2次前往南昌的一家司法鑒定中心驗傷,由於距離事發時間過長,法醫對受傷較重的胡選根進行檢查後沒有發現明顯的外傷,無法作出正確的傷情鑒定意見。

2021年10月14日、10月23日,公安機關先後對毆打胡選根夫婦的紀某春、李某武和張某豐(因高血壓暫緩執行)處以行政拘留15日、罰款1000元的治安處罰。

2021年10月14日、10月23日,公安機關先後對毆打肖荷花夫婦的紀某春、李某武和張某豐(因高血壓暫緩執行)處以行政拘留15日、罰款1000元的治安處罰。/上游新聞記者 蕭鵬

《公安機關辦理傷害案件規定》第十八條明確規定,「公安機關受理傷害案件後,應當在24小時內開具傷情鑒定委託書,告知被害人到指定的鑒定機構進行傷情鑒定」。

在肖荷花夫婦看來,正是因為警方未能及時取證調查,導致延誤了他們最佳的傷情鑒定時間。自2021年10月起,他們不斷向鄱陽縣公安局、江西省公安廳等單位控告。

「我們辦這麼多案子,不是每件都完美無瑕,(派出所)只有這麼多人。」1月10日上午,胡選根夫婦來到饒豐派出所,所長李國良表示,在辦理肖荷花夫婦被圍毆案件中存在瑕疵。但他認為,肖荷花夫婦也存在一定的責任。

1月10日下午,鄱陽縣公安局信訪科口頭答覆肖荷花夫婦,鄱陽縣紀委駐鄱陽縣公安局紀檢組經核查後認定,饒豐鎮派出所在辦理肖荷花夫婦被圍毆一案中存在取證不及時,辦案民警存在執法瑕疵,但不影響對案件處理結果的正確性。

2021年12月23日,經鄱陽縣公安局黨委研究決定,對負有領導責任的派出所副所長應某某全局通報批評,責令作出書面檢查並取消當年評先評優資格、對民警邱某某取消當年評先評優資格,調離饒豐派出所。

記者 蕭鵬 實習生 朱文博 編輯 蘇航

原標題:《江西一包工頭夫妻送車禍受傷女孩回村遭圍毆!》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