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國醫院協會副會長方來英:解決公立醫院盲目擴張,改革資源分配方式是關鍵

  原標題:專訪中國醫院協會副會長方來英:解決公立醫院盲目擴張,改革資源分配方式是關鍵

  擴大單體醫院的床位供給解決不了整體就醫難題,單體醫院增加的床位很快就會被大規模增加的就醫需求所稀釋,效果很難體現。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武瑛港 北京報導 公立醫院在整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當中處於主體地位。隨著去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推動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未來五年內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迎來加速度。發展方式將從規模擴張轉向提質增效。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李斌也表示,中國公立醫院已經到了從「量的積累」轉向「質的提升」的關鍵期。

  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等統計,近十余年來國內各級醫院數量快速增長,其中三級醫院數量已經增加了一倍多,新醫改之後,平均每家三級醫院的床位數從2007年的600多張已經增加到了2018年的超過1000張。

圖片來源:《經濟科學》雜誌

  同時,近十 年來中國超過800張床位醫院數量的年平均增長速度達到18.68%,800張床位以上大型醫院數量増長了近400%,且超大單體醫院規模增長較快,早在2016年9月,鄭大一附院總床位已達到1萬張,是目前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的兩倍多。

  另據相關媒體不完全統計,2020年以來,全國近20個地區的102家三甲公立醫院掀起建設潮,新增床位數12.8萬,投資金額高達1800億,涉及江蘇、北京、上海、山東、陝西、四川、安徽、浙江、廣東等地區。

  那麼該如何解決公立醫院規模擴張的問題?中國醫院協會副會長、第十三屆全國政協提案委員會委員方來英指出,解決公立醫院盲目擴張問題的第一要務是改革資源分配方式。

  近日,方來英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進一步表示,從宏觀層面看,醫療資源一定是緊張的,改革醫療改革資源分配方式,並非公立醫院進行簡單的擴張即可,而是要找到有效的調整分配方式,去提高整體醫療衛生服務的系統性以及效率性。

  盲目擴張解決不了「就醫難」

  方來英曾分析,擴大單體醫院的床位供給解決不了整體就醫難題,單體醫院增加的床位很快就會被大規模增加的就醫需求所稀釋,效果很難體現。

  因為人們對醫療服務的需求不僅是數量,也要求質量,每個人都希望得到最好的醫生和最好的醫療服務,但由於醫療服務質量存在差距,所以即使在數量上供給超過需求,需求也仍然無法得到滿足。

  據了解,美國哈佛大學學者曾從心理學和人類行為學角度解釋稀缺問題——稀缺是一種心態,會影響人們的思維和行為方式,而且我們的思想也會自動轉向未得到滿足的需要。或許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釋當前患者就醫的基本心態。

  除了稀缺問題,如何抑制公立醫院擴大規模的內在動力也是難題之一。根據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教授朱亞鵬等研究,公立醫院規模擴張的內在動力來自三方面。

  第一,通過技術升級吸引、爭奪醫療衛生人才。基於改善醫生工作環境、科研條件以及職業發展考量,公立醫院可能會興建基礎設施、購置儀器設備、改善工作環境和科研條件,以及積極提升醫院等級、打造科研平台。

  第二,通過增加就診量獲得更多醫療收入。在中國醫療衛生體制的影響下,公立醫院基於醫療服務費用的競爭導向了醫院規模的擴張。

  第三,滿足患者心理需求。國內優質醫療資源分佈不均,公眾就醫選擇自由度較高,同時公眾醫療衛生知識缺乏,將醫療質量與醫院規模等指標挂鉤。

  方來英指出,解決公立醫院盲目擴張的第一要務是改革資源分配方式。

  方來英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宏觀層面看,醫療資源一定是緊張的,因為專業的、優秀的醫生和醫護人員是少數。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為提高醫療資源服務效率,就必須在醫療資源的分配方式方面著手,比如當下所推進的醫聯體、醫共體、雙向轉診,以及提出的康復、臨終關懷等全生命周期醫療服務,其實都是在調整醫療資源的分配方式。

  「改革醫療改革資源分配方式,並非公立醫院進行簡單的擴張即可,有效的調整分配方式要從整體上提高醫療衛生服務的系統性和效率性。」 方來英說道。

  方來英還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強調,分析公立醫院規模擴張問題,還需要在新時代背景下重新理解公立醫院的基本定位,從堅持公立醫院公益性角度出發,去研究當下問題。

  北京大學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也曾指出,從制度上確保公立醫院的公益性,才能鞏固醫患之間來之不易的信任關係;公立醫院回歸公益性,回歸到以減少疾病和實現預防為主,才能從根本上節約衛生總費用和財政支出;只要有科學的制度設計,公益性制度才能更好地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讓群眾受益。

  但目前保障公立醫院公益性的醫療衛生制度還沒有建立完善,公立醫院逐利性機制尚未根本改變,財政投入、醫保支付和薪酬制度等關鍵改革尚未真正破題,改革措施比較分散,難以形成合力,導致分級診療、預防為主、中醫藥並重等工作落實起來還有難度。

  公立醫院是否存在最佳規模?

  除了如何控制公立醫院的盲目擴張,另一個問題同樣值得思考——對公立醫院來講,什麼樣的規模才是合適的規模?

  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信息研究所等研究人員曾以北京市三級醫院為研究樣本進行分析,最終發現北京市三級醫院的適宜規模的嚴格控制標準為床位619張、在職職工1242人,較寬鬆的控制標準為床位844張,在職職工1785人。

  上述研究認為,在全國水平上,單體三級綜合醫院的床位要控制在620~850張床左右,人員要控制在1250~1800人左右。不應再審批單體超過1500張床的特大規模醫院,對少數地方出現的2000張床位以上的醫院要限制其發展,並逐步通過床位和人員調劑分流或建立分院等方式,控制單體規模、提高效率、保證醫療安全和質量。

  廣州醫科大學與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曾針對某中部省份35家公立三級綜合醫院進行定量分析和評價。

  研究發現,當公立三級綜合醫院實際開放床位數達到1566張時,該醫院財務狀況最好;當實際開放床位數低於1566張時,醫院床位規模和醫院財務經營狀況具有一定的正相關性;當床位規模超過1566張之後,隨著實際開放床位數的繼續增加,醫院財務經營狀況逐漸呈下坡趨勢。

  2021年4月,住房城鄉建設部、國家發展改革委批准發佈的《綜合醫院建設標準》顯示,綜合醫院的建設規模按床位數量應分為5個等級:200床以下、200床~499床、500床~799床、800床~1199床、1200床~1500床。

  同時要求綜合醫院的建設規模應根據區域衛生規劃、醫療機構設置規劃、服務人口數量、發病率和區域經濟發展水平進行綜合平衡後確定。

  方來英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公立醫院由政府直接主辦,所以公立醫院的規模要基於政府對一個地區醫療資源總體的判斷和對未來的規劃,不應該過多強調公立醫院自我的選擇,這一點在新時代應該更為突出,因為公立醫院的歷史定位已經非常清楚。

  方來英進一步指出,國外也有醫院規模相關研究,但是要注意兩個問題:第一,國情不同,比如國外許多研究是基於人力成本、運營成本等進行測算,但國內這些方面與國外有很大差別;第二,國內醫療服務的基本定位也和許多國家不盡相同。

  「我們會看到在不同時間點、不同國家,都會出現關於醫院規模的不同研究,這些研究結果對國內有參考價值,但不能照搬,還需要國內衛生經濟等方面專家結合國內不同地區的具體情況,進行持續深入的研究。」 方來英說道。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