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 | 顏丙燕:打破中年困境,如同打怪升級

一部通過「諜戰」外衣切入中年困頓的電視劇《對手》,讓沉寂了相當時間的「8料影後」顏丙燕重回觀眾視野。她素顏出鏡,賦予段迎九擁有國安隊長果斷利落的業務能力,也有普通中年婦女一地雞毛的生活。在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她直面記者的提問,爽快地分享了自己在演戲和生活中的點滴。這個拍戲產量低卻說沒有中年危機的影後笑哈哈地說,每拍一部戲都會解鎖新技能,打破中年困境,如同打怪升級。

01

素顏接地氣出演

「八料影後」又回來了

去年年底,當她作為全國文代會代表,站在廣場上與同行們合影時,有人好奇,「那個站在周冬雨和宋佳當中,穿白色羽絨服的短頭髮中年婦女是誰?」網上還有各種替她擔心的公號文,比如《從「八料影後」到無戲可拍,她怎麼了?》。稱顏丙燕是「影後」,是因為她憑藉電 影《愛情的牙齒》獲得第26屆金雞獎最佳女主角獎的肯定;之後又憑藉電 影《萬箭穿心》拿下包括華表獎在內的8個「影後」。

去年年底,她又帶著現代諜戰劇《對手》里的「段迎九」殺回來了。這部跨年檔「黑馬」,顛覆了人們對諜戰題材的固有印象。間諜很「窮」,沒有科技感和高級感,表面看來只是一對為生活精打細算,為孩子爭吵,為錢抱怨的平凡夫妻;劇中的國安幹警的英雄主義也不再符號化,以接地氣的故事給普通觀眾帶來更多警示。

為這個角色,顏丙燕剪短髮、素顏出鏡。「素顏,就是角色需要。段迎九哪有時間描眉畫眼,能洗把臉、刷個牙就不錯了。她肯定是會化妝的,前面做卧底,化妝是技能,後面我們儘可能把形象跟前面區別開來。」

02

自稱「笨」演員

生活化演技「摸爬滾打」而來

表揚顏丙燕演技好,她說會臉紅,自己是業餘演員出身。「其實我是一個很笨的演員,我屬於那種儘可能真實地捕捉自己內心感受的那種方式,比較直接,沒有什麼技巧。」

舞蹈演員出身的顏丙燕,誤打誤撞才進了演員這個行業。1994年,她還是北京歌舞團的一名舞者,電 影《追捕野狼幫》去找演員,雖然她對拍戲一竅不通,但想著能蹭來回火車票去看望在深圳工作的父親,就答應了試鏡,從此多了一個演員的身份。「後來是覺得好玩兒,有意思才開始拍戲。1998年以前,我其實一直在跳舞,抽空出去拍戲,還得要得到團里同意。」

回顧從業經歷,「顏丙燕演技小課堂」開課了!積累生活化的演技,是一步步克服缺點,自我升級的過程。剛開始憑著年輕和長相去演角色,沒有經過表演訓練。顏丙燕回憶說,沒有任何塑造能力,很難演跟自己差距很大的角色。後來有了同期錄音,又面臨說話吐字不清楚的問題。「我是北京人,北京人說話嘴皮子懶,就有意識地跟著新聞聯播,他說一句,我說一句錄下來,再翻回來聽。舞蹈演員的八字腳,也開始改,儘可能不讓自己有習慣性動作,把這些都降到最低。「自然的表演會隨著不斷積累經驗升級,如果希望觀眾跟你一起哭,一起笑的話,那你需要去做很多練習。」顏丙燕舉例說,「拍醫院的戲,就去醫院急診室,每天像急診醫生一樣上班,看他們怎麼接病人,來急診都是什麼樣的病人,醫生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處理。我還會拿一個冬瓜套個絲襪,天天練縫合。」

最近,觀眾發現顏丙燕胖了,中年的狀態有點「慘」?幕後有原因!每個戲開拍之前,顏丙燕習慣花三個月時間進行準備。接拍《對手》之後,專門請了健身教練。「平常堅持健身,體能各方面還可以。以前也練過拳擊,又有舞蹈功底,打戲這一塊,動作沒問題。但因為我個子不高,面對劇中抓捕、打鬥這樣的戲份,我一翻手,把人家撂地上了,這可信嗎?所以,我就希望從形體上讓觀眾感覺信任度高一些,開始舉鐵啊,練習搏擊。」練到一個多月的時候,遇到瓶頸,開始吃肉戒糖,兩個月後因為拍起來沒法天天練,胖了有六七斤。

記者問顏丙燕是否在意,被網友評價胖了,她說並不介意。「演員就是要把你每一個角色呈現在觀眾眼前,其實我會刻意地剝離自己的很多個性特點習慣,因為生活當中你越透明越乾淨,越是扔到人群裡頭沒有特點,你拿到的每一個角色,可能更多地貼近角色本身。」

這也不是她第一回「瘦來胖去」。在電視劇《遠山的紅葉》中飾演四川南江紀委書記王瑛一角,老鄉說她太瘦了,顏丙燕回去就增肥了15斤。之後接演電視劇《借槍》穿不上旗袍,她又在一星期內瘦了15斤。顏丙燕透露,在新片中飾演一位拉豬的大貨車司機,為角色增肥到120斤。「一切要以角色的需求和真實為主。你演得像了,真實感比較強的時候,才達到了你這份工作的意義。」

03

選角標準是「頭皮發麻」

字典里沒有平庸二字

關於顏丙燕的傳說始終在江湖。少女時代之後,事業剛冒頭,顏丙燕遭遇了人生中最殘酷的變故,因為媽媽生病,她暫停工作陪伴了媽媽八年,也正是那八年的種種經歷,讓她感嘆,「生活沒給我膨脹的機會。」

個性十足的顏丙燕在業內以「低產」著稱,綜藝和廣告更是幾乎見不到她。她也對記者坦承,「其實我很挑劇本、挑角色。以前會刻意地挑自己沒演過的角色嘗試,現在基本上都演差不多了,不會說選擇哪種類型,主要以內心感受和生理感受來選擇,就比方說汗毛孔要張開,頭皮發麻的感覺。」

出演過一些徘徊在社會邊緣的小人物,也在不少主旋律影片中以官員、警察等正面形象出現。在她看來,體會不同類型角色之間的轉化,是演員的樂趣。談及選角的標準,她說,「挑選角色,不是因為能賺多少錢,或者能給你什麼樣的獎,你愛的是角色本身,想的是還可以給予角色什麼,這種情況下,你會越來越愛這份工作。這麼多年,我也是在保護這種工作熱情,所以我不會為了錢,或者是為了一些其他的條件去接角色。」

《對手》里段迎九的中年人生有點難,現實中,女演員人到中年,會遇到角色轉型,也有人面臨無合適角色可演的窘境。「對於我來說,沒有特別明顯的感覺,因為我產量本身就特別低。」 顏丙燕說,「我覺得有這樣感受的演員呢,可能大多是在之前工作量特別高,比方說一年能拍好多戲,突然到了這個年齡段,一年可能就一個兩個戲,數量一下來可能心裏有這種感受。但是我原來動不動一年就不接戲,一年能接一個戲就不錯,所以我沒有什麼感覺。」有中年女演員會「淹沒」在平庸的角色中,不再以經典角色大放異彩,顏丙燕則自信調侃稱,「我這麼『挑三揀四的』,起碼我自認我選的角色都不是平庸的。」

採訪中,顏丙燕的「非圈內人屬性」暴露出來,段子還不少。「其實你說不被觀眾看見什麼的,我確實產量又低,又不太會做宣傳,公司經常會跟我說:做一些宣傳吧,這段時間你也不拍戲,我們去拍拍街拍吧。我說:街拍是什麼?工作人員也跟我說:燕姐,咱們坐飛機,上飛機之前,能不能稍微收拾的利索點,拍點照片什麼的。我說:我上飛機,你們為什麼要拍?」她自評,宣傳這些都不懂,不善於做作品之外的宣傳。寫真宣傳照片,也許久沒有更新了。

在她看來,「我一直都在工作,做我該做的工作,雖然很單一,但是我覺得這可能是我的選擇吧。生活給予我的已經超出我想要的和預判的多得多,已經很幸運了。給予我這麼多我沒有預判到的榮譽、獎勵,我更應該對得起所有的一切。你想對得起所有的這一切,還是要好好繼續去工作才行。」

快問快答

Z=張楠  

Y=顏丙燕  

Y:不以角色與觀眾見面的日子里,在忙些什麼?有什麼樣的愛好?  

Z:我平常其實還挺鬆散的,挺自由的,也有挺多事做的,我喜歡種花花草草、養魚。但還是會去儘可能多學一些技能吧,因為我發現我每一個戲,都在跟著角色去學習一些技能,很有用,很有意思,我也從這些過程當中體會到很快樂。拍戲的時候,我就會刻意去學習一些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事,有可能以後戲裡會用到。以前拍《借槍》的時候學過京韻大鼓,我看到很多古裝戲裏面古琴都放反了,還在彈呢,我覺得不能出這種錯。因為有些東西就是太生僻、太遙遠了,所以我也會去學古琴、去學京劇。曾經有一個戲演咖啡店的老闆娘,就學習了全套咖啡技能,我現在是可以去咖啡店打工的,我有證。然後包括打拳,現在想上鋼琴課和吉他課,我覺得就是反正一一學起來。一練起來的時候,就老覺得時間不夠用。但是如果這段時間比較累,我也會很鬆散的,就天天什麼都不幹。不工作的時候,我還愛打網游。  

Y:劇裡有中年人的種種難,你如何化解這個年齡段的焦慮和沮喪?  

Z:很多家庭會有此類困境,還有其他中年問題。拿我自己來說,每個經歷都是生活需要我們去學習的東西,就像玩遊戲升級打怪。你到每一個級別,會遇到每個級別的難處。難度越大,升級的級別越高。40多歲是各方面平均值比較鼎盛的時期,有豐富的生活和工作經驗,你這時候遇到的難度是最大的。無論做什麼選擇,我們的困境是一樣的。不要怕,越是這個時候越說明我們要升級了,級別會更高。  

Y:平時似乎刻意保持低調?  

Z:用平常的心面對自己的工作,這個工作沒必要高調,就是一份正常的工作,可能這就是我對於這份工作的認知。  

Y:給大家送點祝福吧,新的一年有什麼計劃?  

Z:祝大家在新的一年健康平安,吉祥如意,恭喜發財。我一直以來就不是很有規劃的人,希望能遇到好的角色、劇本和團隊,多塑造大家喜歡的角色。

文 |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楠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