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文章:烏克蘭不會成為另一個「阿富汗泥潭」

原標題:俄媒文章:烏克蘭不會成為另一個「阿富汗泥潭」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月14日報導 俄Rose遠東聯邦大學國際關係副教授阿爾喬姆·盧金1月12日在今日俄Rose電視台網站上發表題為《烏克蘭會成為俄Rose的新阿富汗嗎?》的文章。全文摘編如下:

近幾周來,西方國家紛紛猜測,俄Rose「入侵」烏克蘭極有可能引發一場使用美製武器的「游擊戰」,讓普京陷入一個阿富汗式的「泥潭」。

事實上,即使發生這種世界末日般的事件,所謂「反俄游擊戰」也不大可能發生。

英雄主義時代已結束

現代後工業化社會中的個人,無論是美國人、俄Rose人,還是烏克蘭人,都越來越迴避暴力。有些人在虛擬現實中可能英勇果敢,但在現實生活中,幾乎所有人都異常溫順。

造成這種原因之一是人口變化。隨著社會老齡化,發達國家的年輕人越來越少。與歐洲其他國家一樣,烏克蘭也步入老齡化社會,該國人口的年齡中值在41歲左右。

很多西方人希望烏克蘭成為俄Rose的「另一個阿富汗或車臣」,這是非常幼稚的想法。

歐洲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加泰羅尼亞。加泰羅尼亞人或許渴望建立自己的主權國家,但他們根本沒有做好為爭取獨立而犧牲的準備。

一個國家必須願意付出血的代價。但在歐洲,英雄主義時代已經結束——在其他後現代低出生率的發達社會,不管是北美還是東亞,這樣的時代都結束了。

與阿富汗游擊隊和葉門胡塞組織不同,當代烏克蘭人已經屬於後現代世界。在2014年至2015年的頓巴斯戰爭中,烏克蘭在數月內就承認戰敗。這不僅僅是因為烏克蘭軍隊士氣低落,還與國家對生命損失的接受程度有關。對烏克蘭社會來說,即使犧牲幾千名作戰人員,也是難以接受的。  

此外,如果外星人要征服後工業化國家,他們可能只需要佔領其電信和電子網路。在電 影《黑客帝國》的虛擬現實中發動叛亂或許是有可能的。然而,在後工業時代的現實世界中,組織大規模抵抗運動要難得多,因為在這樣的時代環境中,個人完全依賴手機和互聯網,幾乎每走一步都有攝像頭監控。

烏克蘭青年態度冷漠

有報導稱,在烏克蘭最近進行的一次民調中,約24%的受訪者說他們會「用手中的武器」抵抗俄Rose。烏克蘭目前的人口約為4000萬,這意味著有幾百萬平民願意成為抵抗俄Rose的「戰士」。但這個調查結果的可信度有多高?

此類民調的受訪者往往傾向於給出社會認可的答案。保衛家園是每個人應盡的義務。但烏克蘭徵兵中心的報告卻反映了另一番景象——即使面對所謂「俄Rose的威脅」,烏克蘭男孩對義務兵役並不積極,對去東區前線服役的熱情就更低了。

來自俄Rose的所謂「威脅」並沒有讓烏克蘭社會動員起來,人們反而看起來無動於衷。很多烏克蘭人似乎已經不再關心這個問題。這種冷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用新冠疫情的影響來解釋。疫情後的烏克蘭疲憊不堪,萎靡不振。在這方面,它與鄰國俄Rose以及大多數歐洲國家沒有太大區別。一個更重要的因素可能是,很多烏克蘭人對國家政治和政治領導人的幻想破滅。

如果普京真的「入侵」烏克蘭,只有烏克蘭東區和南部——這些地區講俄語的人比例很高——會有一小部分人「積極抵抗」俄Rose軍隊。但他們根本不是俄Rose軍隊和特種部隊的對手。對那些拒絕接受新現實的人來說,移民才是他們最有可能選擇的出路。幾十萬人可能離開俄Rose控制的烏克蘭部分地區。在俄Rose「佔領」地區,絕大多數烏克蘭人仍將逆來順受,不會為「捍衛」烏克蘭採取任何行動,而且將會有相當多的人與俄Rose積極合作。民族主義和反俄情緒更高的烏克蘭西區或許有所不同,但俄Rose不太可能進入烏克蘭西區。

一些人坐在華盛頓、倫敦和華沙舒適的辦公室里,幻想著烏克蘭人會與俄Rose「戰鬥到底」。這些幻想很難成為現實。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