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利的買菜,撐不起生鮮電商們的夢想

原標題:薄利的買菜,撐不起生鮮電商們的夢想 來源:新浪網

  生鮮電商又被曝出大規模裁員。

  「叮咚前員工,上周三被裁。

  前兩天還在溝通要給我加工作,一片蒸蒸日上的氛圍,周三下午六點毫無徵兆的突然被hr叫去談話,說試用期還有三天,不給轉正。」

  一名脈脈ID為「大斑馬在愛丁堡沉思」的用戶在1月13日發佈了上述帖子。

  隨後,叮咚買菜被傳出正在大規模裁員,且列出了詳細的裁員計劃:採購裁員50%,演算法裁30%,運營裁30%,招聘裁10%-20%。且大多數被裁員工都只拿都了N的賠償,沒有N+1。

  近日,有自稱美菜網前員工的網友稱,在剛裁員50%不久後,美菜網又啟動了約40%的裁員計劃,總部也已經搬家,並表示「當天談,當天走」。

  截至1月14日,美菜網暫未對此做出回應。叮咚買菜公開闢謠,但表示有「小範圍公司正常組織資源調整」。但有脈脈上認證「叮咚買菜員工」表示,「假的,實際應該已經裁了有2萬多人了。」

  最需要人的行業卻在裁員

  若情況屬實,美菜網此輪裁員或許是上一輪的延續。按照上述裁員比例,此輪裁員完成後,美菜網的員工數量將只有截至2021年8月時的20%。

  美菜網上一次被傳出大規模裁員是在2021年9月。有消息稱據內部郵件透露,美菜網部分城市服務已經關停,大區開始合並,內部人員精簡工作也在同步進行。同時,美菜成都研發中心將整體被裁撤,北京總部產品研發等技術部門、採購銷售等業務部門、財務等職能部門均面臨著50%及以上的裁員比例。彼時,美菜網給出的回應是正常的業務調整和優化。

  但美菜網的實際裁員可能更早,據36氪的報導,2021年5月以來,美菜網的裁員就已經開始了,自營倉儲骨幹高層幾乎都被裁掉。

  從幾次裁員的消息上看,美菜網的裁員波及了幾乎各個主要部門的各個級別。

  同時,叮咚買菜也被曝出要裁員。試用期員工是此次裁員的重災區,「還威逼利誘想不給或少給補償金」,如果堅持要補償金,公司就表示如果走仲裁,要經歷3個月至半年以上。

  據36氪報導,叮咚買菜某深圳服務站員工表示,其剛入職時所在站點共有分揀6人、夜班4人、倉管4人、水產4人、配送27人,如今各崗位都有一定的人員減少,其中分揀2人、夜班1人、倉管1人、水產1人、配送8人。

  而在此次曝出大規模裁員前,有消息稱,叮咚買菜已經在強制排休,也就是讓部分配送員強制休息,而休息期間沒有底薪,有員工甚至在1個月的時間里被強制排休近半個月。強制排休的原因,或許是沒有足夠的訂單帶來的人力浪費。

  叮咚買菜在1月13日緊急闢謠稱,「個別崗位變動屬公司正常組織資源調整,部分崗位的招聘需求也在正常釋放,目前業務都在正常運轉。同時一線崗位不存在強制員工進行無薪排休的情況,平時會根據站點的工作情況,尤其是員工的意願與工作強度進行合理地調整。」

  叮咚方面還稱,近日有傳言稱「叮咚買菜已經開啟大裁員」「核心部門最高裁50%」「採購50%,演算法30%,運營30%,招聘10%-20%」「強制給前置倉服務站員工排休」等,消息不實,是沒有事實依據和嚴謹數據來源的惡意猜測。對所有不實傳言,公司保留追究的權利。

  雖然裁員比例並不確定,但凸顯出,兩家生鮮電商都面臨一個同樣的問題,就是巨大的人力成本。

  做為一個重供應鏈,強運營型的行業,生鮮電商依然是一個勞動力密集型產業。不少相關公司的員工表示,經常要天不亮就跟車,晚上忙到十一二點還要催客戶下單。

  當市場的泡沫被戳破,生鮮電商的商業模式問題再次被提及了出來。

  捉襟見肘的現金流

  大幅裁員背後,是生鮮電商們捉襟見肘的現金流。

  財報顯示,除了2020年第一季度,叮咚買菜實現了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流入1565.70萬元,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流入2.12億元之外,其他時間的經營現金流和投資現金流一直為負,如2021年第三季度,叮咚買菜經營現金流凈流出高達12.68億元,現金及等價物為20.52億元。

  而2020年第一季度能夠實現短暫的正現金流,靠的也是居家隔離帶來的短期影響。叮咚買菜也曾在招股書中承認,滿足其運營資金需求的是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也就是融資。

  根據招股書顯示,銷貨成本是叮咚買菜最大的成本,2019-2021年第一季度分別占收入的82.9%、80.3%、81.1%,即便是表現最好的2020年第一季度,銷貨成本占收入的比也達到了73.3%。這一情況並沒有在其上市後得到改變,2021年第三季度,叮咚買菜的銷貨成本為50.61億元,占收入的比為81.77%。

  光是扣除商品的硬成本後,叮咚買菜就沒剩多少錢了。

  與此同時,為獲得新用戶,叮咚買菜第三季度的銷售與市場營銷費用同比增206.8%至4.28億元,一般和行政費用也因業務規模增長同比增78.0%至1.53億元。高達兩倍的銷售費用增長,換來的卻只是111.0%的收入增長,生鮮電商如今也面臨著和其他電商一樣的獲客成本增加的難題。

  關於美菜網的一系列裁員動作,可能與上市計劃不順利有關。就在1月12日,瑞恩資本在公眾號上發文表示,美菜網計劃今年上半年在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或已選擇中金公司、花旗、野村等投行負責其上市事宜。

  2021年上半年,美菜網已在美秘密遞交招股書,然而隨著美股市場行情驟變,部分已上市中概股尋求回港股二次上市,不少IPO公司撤回和推遲IPO,將上市地點改為香 港。在這樣的背景下美菜網也不得不改道港股。

  然而,在2018年10月拿到老虎環球基金和高瓴資本的8億美元融資後,美菜網就再無融資信息傳出。雖然在這之後曾有消息稱美菜網曾尋求過軟銀的投資,但最終以失敗告終。

  近三年的時間都再無募資的進帳,讓美菜網現金流陷入緊張。

  據了解,美菜網最初的業務是B2B生鮮電商,為中小餐廳提供生鮮電商服務。2021年1月,美菜網開始在武漢向個人家庭提供生鮮電商服務。

  從to B到to C,美菜網的業務擴張既有疫情之下B端客戶無訂單可下的特殊原因,也有想藉助生鮮電商在C端的火熱尋找新的增長點。但to C業務是一把雙刃劍,規模增長快的同時,燒錢也更快。

  此前,美菜網曾被曝出要出售to C業務,可見急需回血。

  有相關報導稱,若美菜網保持原有的人員規模,現金流可能撐不過半年。

  下沉市場的悖論

  和前置倉的宿命

  第一代生鮮電商成立距今已有近8、9年,滲透率卻依然不高。

  據老虎投研的最新數據,當前生鮮電商的滲透率僅為14.6%。根據《2021年中國生鮮電商行業報告》,截至2021年9月,即便是在一線及新一線城市,生鮮電商的滲透也分別只有35.5%、18.9%。儘管二線及以下城市用戶佔比在提升,在4年的時間里,從2018年9月的35.1%增長到2021年9月的41.5%。

  一位曾做過美團買菜北京地區地推工作的工作人員向《商業數據派》介紹說,1天20名新用戶下單的要求也很難完成。年輕人基本上都用過,上了年紀的根本不聽他說什麼,有的新用戶不過是老用戶的另一個手機號。

  由此可見,在一線及新一線城市中,生鮮電商的用戶增長已經遇到瓶頸,短時間內無法迅速擴大用戶規模,生鮮電商在下沉市場中的表現也不盡人意。

  但更可怕的是,生鮮電商們面臨的不僅是市場規模的問題,而是其前置倉的模式,邊際成本幾乎沒有遞減,只能通過提高客單價來提高盈利能力。

  我們此前在《兩大生鮮電商衝擊上市,前置倉沒有贏家》中就提到,每建一個新的前置倉都需要對倉儲、運輸、人工等各個環節做一次投入,因此採用了前置倉模式的叮咚買菜收入和虧損幾乎是同倍增長。

  叮咚買菜創始人梁昌霖曾表示,單個前置倉在經營1年以上之後,日訂單達到1000單平均客單價超過65元,每單刨去履單成本後就可以達到3%的營業利潤,從而實現盈利。據海通證券的研究報告,要想實現盈利,單倉訂單量需達到1250單/天才能實現盈虧平衡。

  叮咚買菜的財務數據顯示,2021年第三季度僅履約費用就有23.09億元,同期的銷貨成本為50.61億元,二者合計超70億元,而叮咚買菜在第三季度的總收入才61.90億元。

  除居高不下的銷貨成本與履約費用,以及越來越高的獲客成本外,供應鏈也是制約生鮮電商盈利能力重要因素。叮咚買菜在其簡短的三季報中表示,為進一步提高效率和降低運營成本,在供應鏈系統上的支出增加,從而導致產品開發支出同比增197.5%至2.57億元。

  不過,叮咚買菜首席戰略官俞樂在三季報中表示,預計在第四季度,在上海將會實現盈虧平衡。

  上海作為叮咚買菜的總部,也是消費能力最強的一線城市之一。即使其盈利後,也很難保證其經驗能複製到其他地區。

  薄利的賣菜,恐怕撐不起生鮮電商們的夢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