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超越》:中國短道速滑三代人的篳路藍縷、薪火相傳

電視劇《超越》聚焦的是冬奧會的比賽項目短道速滑。在影視劇領域,以短道速滑為表現對象的作品相對少見。可以篤定地說,《超越》是短道速滑影視化的成功嘗試,放在國產體育題材影視劇裡頭,《超越》亦可列入「優秀」的行列。

《超越》海報

一上來,《超越》的敘事框架就提醒著觀眾:編劇並非選擇一條輕巧的路徑,而是不斷在給這個劇本增加難度。難度越大,意味著敘事的層次也越豐富。劇集以「過去——現在」兩個維度展開,一條線索從1989年的黑龍江短道速滑隊說起;另一條線索則從2014年青島短道速滑隊來了一個新人說起。

我們的目光也先集中在2014年這條線上。16歲的陳冕(李庚希 飾)是輪滑愛好者,在輪滑愛好者舉辦的比賽裡很輕鬆地拿到冠軍。在醫院工作的媽媽(梅婷 飾),希望陳冕能夠順利通過輪滑評級,這樣就能進入重點中學了。

陳冕(李庚希 飾)
陳敬業(胡軍 飾)

陳冕的夢想,卻早早就被父親給掐滅了。作為專業教練,陳敬業在陳冕小時候就判定她缺乏天賦,很難練出成績,擔心陳冕走彎路,從此就不讓陳冕學習短道速滑。但夢想的種子一直在陳冕心中發芽生長。偶然得知青島在進行短道速滑運動員選拔時,陳冕還是想拼一把,放棄輪滑考級,從濟南跑到青島去參加,可惜的是,她在第一輪就被刷下來了。

陳冕懇求青島隊的教練鄭凱新(沙溢 飾)再給自己一次機會,鄭凱新拒絕了。但他實在拗不過陳冕的堅持和韌性,最終還是把陳冕留下來了。

鄭凱新(沙溢 飾)

就這樣,在一個短道速滑運動最初沒那麼受到重視的城市,一個不那麼得志的教練,與一個菜鳥短道速滑運動員,開始了逆襲之路。

陳冕這一條線,是體育題材影視劇裡比較常見的「菜鳥逆襲」模式,它往往具備青春劇的蓬勃朝氣、桀驁、昂揚與不妥協。

敘事的張力主要來自於父女的衝突。父親一直不看好陳冕,在得知陳冕進入青島隊後,也進行制止和打壓。父親看到的是陳冕在隊內賽排名最後,陳冕看到的是自己第一次在冰上順利完成比賽。她對父親喊道:這一場比賽雖然輸了,她依然很開心,因為她終於可以和大家一起完成一場比賽。她喜歡滑冰,但從小到大都沒有機會。她站在冰上就不停告訴自己不可以摔倒,下一次彎都要滑得更好。她做到了。她現在雖然能力不足,但她很享受這種不斷超越自己的過程。

陳冕熱愛短道速滑
陳冕質問父親

忘掉《雪中悍刀行》中那個飽受爭議的姜泥吧,李庚希在《超越》演得真好。這一刻觀眾都可以與她共情,也能深刻領悟到「超越」的內涵:不是只有冠軍才配得上「超越」的說法,挑戰自我、超越自我、完善自我,就是了不起的「超越」。

如果《超越》講述的是只是「菜鳥少女成長記」,已經合格完成任務了。但編劇顯然有更大的雄心。

在「過去」這條敘事線上,它講述的是陳冕的父輩,以及父輩們的父輩的故事。原來,年輕時的陳敬業(高至霆 飾)與鄭凱新(劉奕鐵 飾),都是黑龍江短道速滑隊的運動員,他們的教練吳慶紅(馬麗 飾),則是上一代的速滑運動員。

吳慶紅(馬麗 飾)
一勺奶粉要分成四五份
馬麗演得非常有「年代感」

陳敬業與鄭凱新又愛又恨的兄弟情,也增加了這條線的人性深度。起初倆人相互看不對眼,後來你追我趕、共同進步,成了好隊友。陳敬業很努力,他的成績一度是在鄭凱新之上,但鄭凱新更有天賦,超越陳敬業也是早晚的事。

在一次訓練中,他們穿上一雙進口的冰刀鞋,陳敬業的速度提升到了九秒七。鄭凱新穿著冰刀也下場滑了一圈,陳敬業計時發現成績是九秒五五,他驚呆了,卻將成績清零,沒有給任何人看,謊稱自己沒掐好。

陳敬業害怕被隊友超越

陳敬業這一刻的反應非常真實。他不是完人,當隊友趕超時,他這一刻有危機感,同時也有了嫉妒。這是他作為運動員的「瑕疵」,他怕輸。《超越》能夠呈現出這種瑕疵,殊為難得,這意味著劇集把運動員當作普通人來刻畫,而不是臉譜化的「偉光正」。

1994年春節前後,國家隊進行了選拔賽,陳敬業、鄭凱新,以及與他們關係要好的鐵哥們江宏,都進入了決賽,但只能三選一。在衝刺階段,鄭凱新以頗為「危險」的方式成功反超,導致後面的陳敬業躲閃不及滑倒,江宏也緊隨其後摔倒,腳腕地方被陳敬業的冰刀划傷了,鮮血噴涌而出。

每一集結束後都會有對真實運動員的採訪,這裏談到了短道速滑這項運動的危險性
因為隊友受傷,陳敬業與鄭凱新鬧掰了

以輸贏論淘汰的殘酷機制,考驗著運動員之間的友情。場下是兄弟,上場了可能就是對手,一方贏了意味著一方淘汰了,淘汰一方的內心疙瘩如何平息?嫉妒如何成為動力,而非內心的梗阻?《超越》敢於把這個「敏感」的問題攤出來講明白,亦是一次突破。

不避瑕疵,才會有人性的超越;直面人性的弱點,才會成就運動員大寫的人格。《超越》「過去」這一條敘事線由此具備較高的藝術價值。

「過去」與「現在」這兩條敘事線並不是割裂的,而是相互交織、相互映襯。一方面,它讓《超越》的敘事結構更為複雜,讓它的審美魅力更為多元,運動、青春、年代、成長、愛情、友情……觀眾的共鳴點很多,劇情的吸引力更強。

另一方面,也是更關鍵的,從「過去」到「現在」,《超越》為觀眾呈現了中國短道速滑三代人的篳路藍縷、薪火相傳,串聯起中國短道速滑的發展史。

不變的是運動員為國爭光、無私奉獻、團結協作、頑強拼搏的中華體育精神;變的是中國短道速滑從嶄露頭角成長為世界頂尖,變的是中國短道速滑運動條件不斷改善,變的是中國冰雪運動從以前局限在東北到「北冰南展」,變的是年輕一代運動員不再像老一輩運動那樣背負著過於沉重的奪金壓力,他們以更開放更自信的姿態站在舞台上,竭盡全力去贏,但只要自我超越了就不是輸……

時空交錯,撫今追昔,讓今人更深刻感悟到老一輩短道速滑運動員的付出和犧牲,那些遺憾、無奈、成全、淚水,我們會深深銘記;也讓今人更驕傲與自豪於今日我們所擁有的體育環境、我們所取得的成績,並激起每一個平凡的你我超越自我、實現自我的勇氣和動力。

其實無論是競技體育,還是普通的人生,都只有極少數人才能走上巔峰,但「超越自我」卻是每個人都可以通過努力得到的。這是《超越》想要傳達給觀眾的精神內涵。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