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晨雷諾破產重整申請正式獲批:雷諾在華戰略再次收縮?

  原標題:華晨雷諾破產重整申請正式獲批:雷諾在華戰略再次收縮?

  雷諾在華戰略似乎正在一步一步收縮和轉向——從退出傳統乘用車到聚焦商用車和電動車,再到專注於電動車市場。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杜巧梅 報導 在拖欠供應商款項、停發員工薪資、數月前工廠已停工後,華晨雷諾金杯有限公司的破產重整案迎來最新進展。

  1月14日,金杯汽車股份有限公司(60069.SH,以下簡稱「金杯汽車」)發佈《關於公司客戶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的公告》稱,金杯汽車關聯方及客戶華晨雷諾的重整申請於 2022 年 1 月 12 日被遼寧省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瀋陽中院」)裁定受理,瀋陽中院指定華晨雷諾清算組擔任華晨雷諾管理人。

  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信息顯示,華晨雷諾於2022年 1月12日收到瀋陽中院(2021)遼01破申24號《民事裁定書》,該《民事裁定書》載明,瀋陽中院裁定受理華晨雷諾重整的申請。

  「華晨雷諾金杯汽車有限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同時,根據審計報告,截至2021年10月31日華晨雷諾金杯汽車有限公司資產總額為3,727,402,989.06元,負債總額為4,307,957,634.77元,凈資產總額為-580,554,645.71元,確屬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故其具備重整原因。」綜上,瀋陽中院受理華晨雷諾金杯汽車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請。

  隨著破產重整申請獲批,雷諾金杯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不過目前有關方尚未推出對華晨雷諾重整的具體計劃和方案,華晨雷諾能否重整成功存在不確定性。 

  積重難返,破產重整拖累供應商 

  作為國內最早從事輕型商用車的品牌之一,華晨雷諾金杯的前身瀋陽華晨金杯汽車有限公司誕生於1989年,是中國唯一一個以品牌名稱代表一個品類的商用車品牌。2010年,金杯客車市場保有量突破100萬輛,成為中國輕客第一品牌,在該細分市場佔有率最高時達到75%,連續19年位居中國商用車市場銷量第一。

  在華晨金杯32年的歷史中,金杯海獅曾連續19年佔據全國同行業產銷量冠軍的寶座。不過,隨著江鈴汽車、上汽大通等品牌的崛起,華晨金杯開始步入銷量下行區間,並陷入虧損之中。

  2017年,為扭轉乘用車在華髮展困境、開闢在華商用車市場,雷諾與華晨中國訂立框架合作協議,以1元人民幣的價格收購了華晨金杯49%的股本權益,希望以金杯、雷諾、華頌三個品牌生產銷售輕型商用車,並實現輕客業務扭虧。彼時,華晨金杯正面臨巨額虧損,累計債務超過10億元。

  按照合資合作協議,雙方計劃向華晨雷諾進一步投資15億元,其中10億元將於本次增資程序完成後,由華晨中國和雷諾按彼此各自所持瀋陽華晨金杯股權比例支付,另外5億元將於增資程序完成後的12個月內,由華晨中國和雷諾按彼此各自所持瀋陽華晨金杯股權比例支付。

  不過,雙方的合作並不為業內看好。在業內看來,華晨金杯連年的虧損情況是雷諾不得不面對的事實,輕型商用車的合作未來表現如何,還有不少的不穩定因素。

  事實上華晨雷諾的發展並不及預期。在輕型商用車領域具有領導地位的雷諾並未挽救華晨金杯的頹勢。數據顯示,2018年華晨雷諾銷量4.3萬輛,同比下滑近30%;2019年,銷量為4.02萬輛,同比下滑6.5%;2020年,銷量約為2.3萬輛,同比再下滑42.8%。

  也有觀點認為,股東雙方近年來持續動蕩是導致合資公司走向破產重整的重要原因。

  自2018年以來,由於日產汽車與其前CEO卡洛斯•戈恩之間的矛盾爆發,雷諾-日產-三菱聯盟持續動蕩,直到2020年聯盟全新戰略發佈後,雷諾才逐漸回到正軌。

  同時,由於資不抵債,華晨雷諾股東華晨集團已經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儘管破產重整不涉及華晨雷諾、華晨寶馬兩家合資企業,但華晨集團很難再為華晨雷諾提供資金等方面的支持。

  值得關注的是,作為華晨雷諾的合作夥伴,華晨雷諾的破產重整「連累」金杯汽車和申華控股。

  據了解,作為華晨雷諾的供應商,金杯汽車向華晨雷諾供應汽車座椅、塑料件、橡膠件、金屬件等汽車零部件產品。

  2021年度,金杯汽車來源於華晨雷諾的營業收入為 2543萬元,占金杯汽車最近一期經審計營業收入的 0.47%。

  由於華晨雷諾進入破產重整流程,金杯汽車預計2021 年第四季度將新增應收款項、存貨、模具相關減值損失總計 4500 萬元。值得注意的是,2021 年前三季度,金杯汽車已計提應收款項、存貨、模具相關減值 300 萬元,預計 2021 年全年公司共計提華晨雷諾相關應收款項、存貨、模具損失 4800 萬元。除固定資產減值因素外,華晨雷諾破產重整事項預計對公司 2021 年全年歸母利潤影響金額為 4800 萬元。

  而申華控股(600653.SH)因代理銷售金杯品牌汽車,曾與華晨雷諾開展汽車整車及配件採購業務。截至2022年1月,申華控股(含子公司)對華晨雷諾各項應收款項合計約604萬元(其中應收賬款106萬元、預付賬款200萬元、其他應收款298萬元),形成原因主要為索賠款、預付貨款及入網保證金等,其中往年已計提壞賬準備約288萬元,尚余應收款項凈額約316萬元。若雷諾金杯的重整申請被受理,可能會影響申華控股當期凈利潤約316萬元。

  棄「油」從「電」,雷諾在華戰略收縮?

  從2020年4月14日退出東風雷諾再到2021年年底華晨雷諾的破產重整申請,不難看出,雷諾在華戰略似乎正在一步一步收縮和轉向——從退出傳統乘用車到聚焦商用車和電動車,再到專注於電動車市場。

  2020年4月東風雷諾宣布解散後,雷諾方面曾表示,並不意味著雷諾放棄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雷諾-日產-三菱聯盟重新整合資源並梳理其在中國的發展戰略——在傳統燃油車市場,聯盟將依賴於日產與東風的合資公司,而雷諾將在電動車和輕型商用車領域集中發力。

  「華晨雷諾金杯的問題很久以前就存在了,我們能做的不多。」對於華晨雷諾的破產重整,有接近雷諾中國的知情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儘管雷諾中國方面並未宣布退出中國商用車市場,但雷諾方面似乎已經將在華的重心放在電動車市場上。隨著華晨雷諾破產重整,雷諾在華合資公司僅剩兩家專注於新能源汽車的企業——易捷特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江鈴集團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

  資料顯示,易捷特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成立於2017年8月,由雷諾-日產聯盟和東風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組建,用於電動汽車開發及生產,其中雷諾、日產分別持有25%、25%的股份,東風方面則持有50%股份。

  而江鈴集團新能源是2019年7月雷諾集團與江鈴集團按照50:50的股比成立合資公司。雷諾集團計劃通過這一新的項目進一步擴大其參與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競爭的籌碼,提升雷諾在中國市場的參與度。

  根據2021年1月14日雷諾集團發佈的革新戰略(Renaulution)框架,雷諾集團將重塑在中國的商業模式,利用在中國的資產,同時藉助中國具有競爭力的產業生態系統,為中國及全球市場開發新的移動出行解決方案。

  值得關注的是, 2021年3月1日,雷諾集團調整中國區組織架構並任命蘇偉銘(Weiming Soh)為雷諾中國首席執行官,直接向雷諾集團首席執行官盧卡•德•Mayo(Luca de Meo)彙報。

  在加入雷諾之前,蘇偉銘是目前大眾職位最高的華人高管,曾擔任大眾汽車集團(中國)執行副總裁、逸駕智能科技有限公司(Mobility Asia)董事及首席執行官、開邁斯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CAMS)董事長、大眾汽車(中國)銷售有限公司董事長,主導大眾在華智能網聯及新能源轉型業務。

  在盧卡•德Mayo開始負責雷諾業務之後,就曾公開表示希望以完全不同的方式重返中國市場,而讓蘇偉銘負責雷諾中國業務。毫無疑問,蘇偉銘的加盟也將推動雷諾「重返」中國汽車市場。

  按照雷諾規劃,在雷諾控股的合資公司江鈴集團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雷諾將為歐洲開發一款A+級電動轎車,用於出行解決方案,兼顧個人/家庭出行和網約車服務。

  2021年9月,江鈴新能源旗下純電動汽車——雷諾江鈴羿正式上市,面向中國和歐洲市場同步銷售。

  此外,易捷特以中外合資公司的身份,利用中國電動汽車產業鏈的綜合性優勢,在中國生產汽車整車,懸挂合資品牌標誌,整車出口至國外。

  數據顯示,從3月開啟預售至10月底,易捷特旗下由雷諾主導的代表車型Dacia Spring在短短8個月內訂單超4萬,易捷特也連續5個月名列中國純電乘用車出口榜前三。

  從乘商並舉到聚焦商用車和新能源汽車,近年來,戰略持續收縮的雷諾,在中國這一最大的汽車市場上的發展並不順利。

  隨著2022年外資乘用車合資股比限制的取消,中國汽車市場還在洗牌。對於雷諾在華的動向,本報記者將持續關注。

  (作者:杜巧梅 編輯:張若思)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