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膠著,總統候選人TikTok找「存在感」

隨著定於今年4月舉行的法國大選選戰節奏漸漸加快,已在歐洲市場站穩腳跟的TikTok也收穫了一批重量級博主。在過去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梅朗雄(不屈法國)、賈多(綠黨)、佩Klay斯(共和黨)、勒龐(國民聯盟)、澤穆爾……政治光譜上從極左到極右的主要候選人紛紛入駐TikTok,將這個年輕人聚集的平台當作不可忽視的選戰陣地。至於法國總統馬克龍,則早在2020年夏天就開設了官方TikTok帳號。

截至2022年1月7日,TikTok上的法國第一「網紅」政客依然是總統馬克龍,他擁有278.6萬粉絲。善於使用現代科技手段的梅朗雄排第二,他的賬戶吸引了100.5萬粉絲。第三、四名的勒龐和澤穆爾則分別擁有32萬和16萬粉絲。

法國24新聞網最新公佈的民調結果預計,在首輪投票中,馬克龍得票率或達24%,穩居第一。勒龐、澤穆爾、佩Klay斯三人得票率或均在16%左右。

馬克龍和梅朗雄

佔得先機成「頂流」

從一開始,馬克龍的TikTok帳號就把目標對準了年輕人。2020年7月,他在總統府愛麗舍宮環境優美的後花園中發出了第一段影片,主題是祝賀全法的高中畢業生完成會考。梅朗雄不甘落後,不到24小時之後,立即開設了自己的帳號,展現出了與馬克龍截然不同的風格。

馬克龍和梅朗雄算是首先嘗到「甜頭」的法國政客。作為法國歷史上少有的年輕總統,馬克龍上台以後對社交平台相當重視。除了吸引年輕人的考慮之外,由於馬克龍團隊一直主打科技和創新牌,希望將自己塑造為法國高科技類初創企業的代言人,因此他和整個內閣都沒有缺席TikTok一類社交平台。或許馬克龍自己也沒曾想到,他的交通部長傑巴里(Jean-Baptiste Djebbari)竟然一躍成為法國TikTok網紅,輕鬆獲得超1500萬點讚,已經逼近馬克龍自己的「戰績」。傑巴里屬於80後政客,他善用卡通形象、《魷魚遊戲》等時下流行元素來製作影片,增加年輕人對交通信息的關注。

今年剛滿70歲的梅朗雄已是社交平台老兵。他在2008年退出社會黨後創立了自己的黨派——左翼黨。在2012年大選中,他與法國共產黨結成聯盟,在第一輪中取得了11.1%的得票率。2016年,他創立了不屈法國黨,並在2017年的大選中獲得了19.58%的選票。今年將是他第三次參加總統大選,也應該是其最後一次謀求總統寶座。

早在近十 年前,梅朗雄就注意了信息技術和社交平台在現代政治生活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他是率先開設YouTube和Twitter帳號的法國政客之一,其Youtube頻道的訂閱量連續多年遠超任何其他法國政治人物。

5年前的大選中,梅朗雄還別出心裁,使用全息投影技術,將自己同時「投放」在全法多個城市的集會現場,一舉佔據了當時各大科技網站的頭版頭條。為了吸引年輕人的注意力,他還開發了一款名為《稅務大戰》的網路遊戲。在遊戲中,梅朗雄化身主人公,大戰包括競選對手馬克龍在內的「邪惡政客」和「黑心資本家」。這種新穎的方式讓許多年輕國民更傾向於這位「接地氣」的總統候選者。

梅朗雄開發的遊戲畫面

作為一名「老網紅」,梅朗雄在TikTok上的成績不俗,從去年10月到今年1月,僅僅兩個多月之間他的粉絲數就增長了三倍多,從30多萬增至近110萬。

澤穆爾、勒龐和佩Klay斯

平台新秀固「忠粉」

與政壇上幾個早已成名的政客不同,澤穆爾遲至去年秋天才開始在TikTok上發力,但此前很多法國公眾已經在報紙、雜誌、YouTube與Twitter上熟悉了他聳人聽聞的政治觀點。澤穆爾入駐TikTok(去年4月)後,延續了他在Twitter上「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風格。

根據France Inter去年12月底進行的一項針對各候選人社交平台表現的調查,澤穆爾在TikTok等社交平台上交出的「成績單」具有極強的個人特點。在所有的比較對象中,儘管澤穆爾的粉絲數量往往比馬克龍低一個數量級,但澤穆爾的社交平台動態引用數和轉發數最高。在各個社交平台上,凡是關於大選的內容中,有34%的帖子都與澤穆爾有關,比例高得驚人。這些數據的增長也不是線性的,關於澤穆爾的討論、轉發和引用量集中爆發於12月5日他在巴黎維勒潘特的線下支持者大會之後。

具體到TikTok,澤穆爾「雷句」頻出的特點正好十分契合這個平台的傳播規律。他去年11月底宣布參加大選時拋出了一段剪輯影片,將聖女貞德、拿破崙、戴高樂等法國「高光」歷史人物拼接到一起,加之以自己對歷史和認同問題的另類描述,結果影片在TikTok、YouTube和Twitter等多個平台走紅。在TikTok上,澤穆爾的受關注度明顯超過其他候選人的同類競選影片。

同時,因為內容的爭議性最強,澤穆爾的影片和帖文相比其他人更能引髮網友互動。France Inter統計了所有候選人12月在五大社交平台(TikTok、臉書、Twitter、Instagram、YouTube)上的數據,結果澤穆爾每個動態/帖文平均互動數達到了3115次,作為對比,梅朗雄和勒龐分別僅有1520次和1433次。

澤穆爾打保齡球。短短14秒的影片獲得30多萬點讚,評論近2萬條。

澤穆爾在社交平台上的粉絲還表現出了一定的策略性。他們總是預先設置各種標籤,例如#澤穆爾2022、#澤穆爾當總統、#為了所有人的澤穆爾等等,然後圍繞在這些標籤周圍造勢。這些使得澤穆爾最終以一個相對並不算高的粉絲數實現了超高的社交平台存在感。去年12月,在五大社交平台上,澤穆爾相關的帖子總數達550萬條之多,為宣布參選的各候選人之最,遠超第二名佩Klay斯的不到150萬。

雖然處在澤穆爾的「陰影」之下,異軍突起的巴黎大區議會主席佩Klay斯也值得一提。去年12月以來,佩Klay斯在TikTok和Instagram上收穫了大量新粉絲。這其中部分是由於佩Klay斯極力鼓吹健康通行證政策,在法國民間引發了極大爭議。

另一位右翼陣營的重磅人物馬琳娜·勒龐也沒有忽略TikTok。勒龐領銜的「國民聯盟」是法國老牌極右翼政黨,傳統上並不以吸引年輕人見長。勒龐去年10月7日才開設帳號,比其他候選人都晚。在首條影片中,她坦言,「我知道TikTok就是年輕人,這很好,我有很多提議要和你們分享。」儘管沒有玩梗也沒有明顯的亮點,她這條影片的觀看量依然達到了560萬次,不輸給任何競爭者。

TikTok:

法國大選的另一種「打開方式」

從社交平台新星TikTok的角度來說,這場法國大選正在見證它躋身社交平台巨頭的行列。在2017年的上一次法國大選中,各個候選人都是通過臉書、Twitter和YouTube進行網上「廝殺」,尚無人聽說過這款來自遙遠東方的網路應用。但如今,TikTok為他們提供了一個全新且同等重要的競技場。法國《回聲報》評論稱,TikTok已不僅僅是年輕人課後娛樂的地方,更是一個政治色彩越來越濃厚的舞台,儘管其政治性往往被披上輕鬆和娛樂的外衣。

去年12月22日,美國網路安全公司Cloudflare的數據顯示,TikTok一舉超越谷歌,成為2021年全球訪問量最大的互聯網網站。同年早些時候,TikTok宣布全球月活躍用戶數量突破10億大關,成為比肩臉書、Twitter、Instagram的全球主流社交平台。

TikTok在歐洲交出的成績單尤其引人注目。僅僅在法國,其日活用戶數量就超過600萬。根據Statista的數據,超過四分之三的法國用戶都是24歲或以下的年輕人。法國24新聞網則分析稱,儘管三分之一的法國TikTok用戶尚未達到合法投票年齡,但剩下的三分之二也有數百萬之眾,足以對大選產生可觀影響。對於一場幾個候選人實力並不懸殊的選舉來說,社交平台上的得分至關重要。

「多份民調預測馬克龍會拿下第一輪投票,隨後的第二輪投票則會產生激烈的競爭。」諾丁漢大學法國政治研究專家Paul·Smith對法媒分析稱,「最後雙方的勝敗可能就在50萬張選票之間。」

除了執政的馬克龍和向來喜歡「玩轉」高科技的梅朗雄,右翼政治人物扎堆開設TikTok帳號引起了不少法國媒體的關注。

這種現象與年輕人的右傾趨勢密不可分。在傳統上,法國的年輕選民一般更傾向於將手中的票投給左翼政黨,但最近幾年的民調逐漸揭示出不同的情況,年輕人中的右翼支持者比例開始上升。Smith分析稱,這部分是因為「如今的年輕選民比上一代人在政治上更加開放,也更容易受外界影響改變觀點」。

一段搞笑影片、一個「內涵」梗(迷因)或者一條搞笑段子,就有可能決定一位政治觀點尚未定型的年輕人手中選票的去向。TikTok正好為此提供了舞台。今年9月23日,兩位政治明星梅朗雄和澤穆爾經過「約戰」,公開在電視鏡頭前進行了一場辯論。同時TikTok上流傳出了一系列澤穆爾鬼臉扮笑,梅朗雄則在一旁大灌鮮奶試圖獲得力量的「梗圖」。這些帶有無厘頭色彩、意義並不鮮明的圖片卻莫名獲得大量年輕人轉發,其中不乏有人自稱將投票給這兩位候選人。

法國《回聲報》分析稱,TikTok的出現「打開了」法國政客在網上造勢的思路。以往在YouTube上,一個擁有數十萬粉絲關注的帳號已算是貨真價實的「大V」。但在TikTok上,「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青春期少年經過一番點讚、轉發等操作,可能「會給你的帳號瞬間帶來數百萬新粉絲和上千萬甚至上億的讚數」。

為此,不論男女政客,他們都開始採取與以往完全不同的策略,部分放棄嚴肅性,轉而向其他領域的TikTok網紅學習。以梅朗雄為例,他繼續發揮了喜愛學習新技術的優勢,並結合自己善於進行政治諷刺和辯論的風格,很快就適應了這個新的平台。

梅朗雄2020年7月9日入駐TikTok,就在7月8日,他曾化用法國國王路易十四「朕即國家」(L『Etat, c』est moi.)的名言來攻擊馬克龍的「獨斷專行」,稱馬克龍的「專制」做法無異於「朕即共和國」(La Republique, c』est moi)。在7月9日發佈的第一段TikTok影片中,梅朗雄若無其事地走到巴黎共和廣場地鐵站門口,指著路牌上的「Republique」大字,然後指指自己,嘲諷稱「馬克龍就是共和國,而我只是梅朗雄」。這條僅僅10多秒的影片收穫了近60萬個點讚。在一些其他影片中,他還常常將法國年輕人熟知的一些Rap片段化用為「梗」,擴大傳播範圍。

隨著法國政客們加緊在TikTok上攻城略地,這款原本定位於年輕化和娛樂化的社交軟體也在當地真正「出圈」,成為相當多的法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不再僅被視為未成年人的「玩具」。2021年,除了法國政府用於疫情防控的應用TousAntiCovid和幾乎人人都使用的即時通訊應用WhatsApp, TikTok在法國的下載量高於其他任何手機應用,甚至超過了臉書、Twitter、YouTube和Instagram幾大巨頭。

本期編輯 鄒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