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江兩歲女童被拐13年 「神筆警探」林宇輝繪出其15歲畫像

原標題:麗江兩歲女童被拐13年 「神筆警探」林宇輝繪出其15歲畫像

2008年,雲南麗江,兩歲的幼女毛雯被人拐走。

13年來,母親彭芳連的記憶,始終停留在丟失孩子的那天。隨著時間推移,尋親路上,毛雯幼童時期的特徵,已經失去了作為線索的價值。

看到孫卓回家的新聞後,彭芳連求助曾為章瑩穎案和「梅姨拐賣案」畫像的「神筆警探」林宇輝,獲得了一幅毛雯15歲的模擬畫像。

這對她來說,意味著新的希望——「終於見到了女兒15歲的模樣」。

希望

2歲女童被拐13年

「神筆警探」畫出她15歲模樣

時隔14年,電 影《親愛的》原型孫海洋找回幼年被拐的兒子孫卓,親人團聚的畫面讓彭芳連又有了希望,「他們找孩子肯定付出了很多,我就想只要我們努力,孩子也能找回來。」

抱走毛雯女子的監控畫面

2008年10月28日,兩歲的女兒毛雯在雲南麗江被拐,彭芳連夫婦尋女13年,走遍了包括新疆、西藏在內的十幾個省份,也關注著其他被拐家庭的動態。在關於孫海洋一家的眾多報導中,她再次看到了林宇輝的名字,前山東省公安廳物證鑒定中心視聽室高級工程師,從事模擬畫像,被人們稱為「神筆警探」。

2018年8月,深圳警方邀請林宇輝為孫卓繪製了長大後的模擬畫像,對於幼年被拐的孩子來說,他們的成長變化,增加了父母尋人的難度,孫海洋曾用畫像搜集相關線索,孫卓回家的前一個月,林宇輝剛剛完成第二幅跨年齡模擬畫像。

在此之前,2018年3月,生活在吉林的女孩王啟鳳(原名)正是看到了尋人啟事上的模擬畫像與自己出奇相似,才撥通父親王明清的電話,得以全家團聚。

王啟鳳4歲被拐,幼年沒有留下一張照片,林宇輝通過父母的講述和家庭成員長相等信息綜合推理,畫出了她長大後的樣子。這也是國內第一例通過模擬畫像找到失蹤兒童的案例。

彭芳連回憶,女兒2008年被拐時就聽說過林宇輝,「當時想找他幫忙畫像,畫那個牽走我孩子的女人,但是可能太忙了,沒有畫成。」看到孫卓回家的消息,她聯繫麗江公安,希望能請林宇輝為女兒畫一幅跨年齡畫像,「我就想不管什麼方式,有希望就嘗試一下。」

母親

「記憶里都是她兩歲的模樣

終於看到她長大了」

1月12日,彭芳連從湖南趕到山東濟南,林宇輝已經畫出了初稿,見到彭芳連,又參考了毛雯父親的照片,林宇輝再次調整了畫像。「我都是提前畫好的,找孩子的家庭都不容易,這樣給他們節省時間也節省花費,」林宇輝說。

毛雯幼年與母親合照

跨年齡畫像是一種推理,需要收集親屬的相貌特徵細節,在此基礎上對孩子的面部骨骼進行調整。

「小孩子的臉都是圓圓的,逐漸長大的過程中,下半張臉的結構就開始變化,鼻子以下的骨骼就開始突出,她小的時候長得像誰,就參照父母的相貌再調整。」林宇輝介紹道。

畫像中的毛雯已經是15歲少女,彭芳連捧著畫流下眼淚,「記憶里都是她兩歲的模樣,現在終於看到她長大的樣子。」

林宇輝繪製的毛雯15歲模擬畫像

林宇輝已經畫了110幅被拐兒童的跨年齡畫像,他畫過的孩子中已經有10餘個回到了父母身邊,但他表示,通過畫像尋找孩子難度極大,還是需要多方面努力,自己為尋親家庭畫像,更多是圓這些父母的一個念想。「他們的記憶里孩子永遠都長不大,我畫出孩子現在的樣子,他們會覺得看到孩子長大成人了,以後如果能認親,也不會覺得陌生。」曾經有一位父親告訴林宇輝,他把孩子的畫像掛在床頭,感覺陪著孩子自己才能睡得著。

尋找

「希望孩子長大後知道身份

能去公安機關登記」

正如林宇輝所言,離開女兒的13年裡,彭芳連的記憶一直停留在孩子丟失的時候。女兒那天想吃薯片,她便讓丈夫去商貿城對面的超市去買,自己留在服裝店裡招呼客人。

彭芳連仍然懊悔,「我以為她跟著她爸去超市了,超市很近,才幾分鐘,薯片買回來發現孩子找不到了。」

四處尋找無果,他們在商貿城的監控里看到一個穿紫色衣服的女人牽走了孩子,女兒嘴裏還在吃一個棒棒糖。警察陪著彭芳連在車站盯了幾個小時監控,還是沒有找到孩子的蹤跡。

毛雯被拐後的七八年裡,彭芳連和丈夫輪流一人看店一人找孩子,最遠的一趟,她一個人坐火車,從雲南到新疆,中途在四川、甘肅下車,一到人流密集的地方便分發印著毛雯照片的尋人啟事,對陌生人講她有短短的手指,肩上有黃豆大小的胎記。「想不起來坐了幾天火車,就覺得好久好久,也沒有辛苦的感覺,就是想著多出去,能多發一些希望就大一些,想著孩子就沒有什麼感覺。」

曾有熱心人提供線索,說在溫州看到一座橋上乞討的小姑娘很像毛雯,可當彭芳連趕到時,又怎麼都找不到那個孩子了。隨著時間逐漸久遠,連這樣似是而非的線索都不再有,彭芳連每天都祈禱,孩子長大後或許知道到自己曾被拐賣,能去公安登記DNA信息,這樣馬上就能夠團聚。

「每天都想,逢年過節的時候更想,特別想她能回來,一家人能團圓。」彭芳連說。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