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種植牙的暴利之源:進口產品壟斷超90%市場 集采能否解決「看牙貴」?

  原標題:揭秘種植牙的暴利之源:進口產品壟斷超90%市場 集采能否解決「看牙貴」?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唐唯珂 實習生 田超群 百姓苦看牙貴久矣!

  目前國內種植牙價格昂貴,單顆費用在8000-20000元之間。在2021年,「看牙貴」問題更一度成為全國兩會期間熱議話題,群眾對解決「種植牙暴利」問題呼聲很高。 

  隨著中國人口老齡化趨勢加劇、中國居民生活水平提高、民眾健康意識提升,口腔保健市場呈爆髮式增長,人們對於口腔護理的訴求也日趨增長。據Euromonitor的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口腔護理行業市場規模約為474.27億美元,中國口腔護理行業市場規模約為71.01億美元,預測2021年全球口腔護理市場將達444.3億美元。

  2022年1月1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也決定常態化制度化開展藥品和高值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進一步降低患者醫藥負擔。會議決定,要推動集中帶量採購常態化、制度化並提速擴面,持續降低醫藥價格,讓患者受益。一是以慢性病、常見病為重點,繼續推進國家層面藥品集采,各地對國家集采外藥品開展省級或跨省聯盟採購。今年底前,國家和省級集採藥品在每個省合計達到350個以上。二是逐步擴大高值醫用耗材集采覆蓋面,對群眾關注的骨科耗材、藥物球囊、種植牙等分別在國家和省級層面開展集采。

  這是國家層面首次提出要將種植牙納入集采。此前四川啟動了針對部分口腔類高值醫用耗材產品的集采工作。

  種植牙為何貴比黃金,成為口腔醫用耗材中的暴利品類?其成本究竟體現在哪些方面?

  市場需求大服務機構多

  口腔科是民營醫療發展最迅猛的領域。

  數據顯示,中國目前口腔醫療機構數量已超過90000所,大致可分為醫療機構、口腔專科醫院和口腔診所三類。醫療機構中綜合型醫院口腔科又是人們最常選擇的看牙就診機構。

  在所有類別中,有88%是口腔診所,11%是綜合型醫院口腔科,僅1%是口腔專科醫院。在就診選擇上,有50%的人會選擇綜合醫院口腔科就診。

  2019年中國公立專科口腔醫院數量為162家,由於受到體制約束,缺乏足夠的市場競爭和激勵機制,未來公立專科口腔醫院的數量不會發生較大變化。與此同時,民營專科口腔醫院的迅猛增長與之形成鮮明對比。艾媒金榜(iiMedia Ranking)發佈的《2021年中國連鎖民營口腔機構品牌排行榜TOP20》上,不少民營口腔機構憑藉綜合實力躋身榜單前十。

  而口腔醫療服務消費需求大,牙科更是對於醫療服務本身服務價值依賴更強的特殊學科從而具有特殊意義。

  隨著2020年小康社會的全面建成,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更多體現在具體的身體和精神層面的健康。據艾媒諮詢數據顯示,有90.3%的人接受過口腔醫療服務,有超九成的消費者會定期進行口腔檢查。2020-2021年有64.11%的消費者接受過健康維護類的口腔醫療服務,疾病類佔59.2%,美容類佔43.56%。這不僅體現了人們健康意識的提高,也體現了口腔醫療健康普及的結果。

  據國家衛健委統計數據,2020年國內正畸市場(包括隱形正畸)和種植牙市場規模分別達到276億元和240億元。其中,種植牙市場5年復合年增長率達到28%,擁有強勁的市場需求。

  據《第四次全國口腔健康流行病學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兒童齲齒呈快速增長趨勢,中老年人牙周情況較差,種植義齒率低,有缺牙未修複比例較高。總體來看,國民口腔依然存在患病率高,就診率低的現象。這說明口腔醫療行業仍存在較大的市場需求,口腔健康問題也日益成為人們面臨的普遍健康問題。

  一顆種植牙的成本都在哪?

  在口腔科治療中,牙齒矯正花費在15000-30000元,牙齒種植中一顆種植牙均價在6000-18000元,牙齒美容在1500-1800元,其中牙齒正畸和牙齒種植成為牙科真正的「暴利」來源。

  植牙產業鏈的終端費用環節,產業鏈上游費用佔比最大,去到75%,這其中種植體費用佔比為40%,修復材料費用佔比16%,下游的診療手術費用佔比25%,預測上游市場空間約1616億元,下游診療服務市場空間為539億元。

  種植牙主要是為了缺牙人群的補牙修復,相較於佩戴活動假牙或烤瓷牙,種植牙的性價比更高,對牙齒本身的磨損較小,是兼具美觀和功能性的缺牙修復方式。

  但是目前市場上種植牙的手術成本在8000-22000元,具體成本可以拆分成以下幾部分:種植體3500-12000元;種植基台1500元,牙冠分烤瓷牙300-1000元,或全瓷牙1000-2500元;修復材料1200-2500元;手術費+麻醉費3000-5000元。

  波動幅度較大主要體現在種植用牙的材料,貴的原因體現在好牙進口,國產替代率較低,種植用牙的技術壁壘較高,主要體現在材料、設計和表面處理器械等方面。在市場佔有率方面,進口種植體在國內佔有率就超過了90%。

  國內90%的種植牙被瑞士、德國和韓國品牌壟斷。據了解,國內市場上高端種植體的代表品牌有瑞典諾Bell、瑞士Straumann,中端種植體有德國BEGO、以色列的MISI,低端種植體有以色列的DENT和韓國的JUST。

  其中諾Bell種植體、瑞士ITI種植體是高端的種植體,其價格在6000-20000元左右;德國BEGO種植體、以色列MISI種植體是中端種植系統,價格一般是5000到10000元;以色列DENT種植體、韓國JUST種植體屬於低端種植系統,價格是5000到8000元之間。

  這使得利潤把控權落入外企手中,不僅如此,種植過程中所需的器械盤、排齦器、電刀、粘接劑等一系列口腔醫療耗材大部分都依賴進口,這些科技稅最終都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現在患者用的最多的還是進口種植體,一般來講進口的價格比國產價格貴一倍,比如國產種植體要價6000元,進口的就要12000元,但是進口的質量確實要好於國產,主要是種植體的材料不同。」 山東青島某公立醫院的牙科醫生董毅(化名)曽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道。

  種植體價格居高不下,除了產品本身品質優良致使成本較高外,種植體在到達消費者手中前要經過廠家、全國總代理、地級市代理、招投標代理公司、醫院等多個環節的加價,幾千元的產品就變成了上萬元。

  此外,牙科治療所需的牙椅、牙科手機等大量高精尖設備都有使用壽命,超過限制就只能報廢,而這些設備也同樣被海外壟斷。雖然安徽美亞光電在2012年自主研發出第一台具有自主產權的國產CBCT之後,國外原本200多萬的CBCT降至如今的30多萬,但其他高價設備仍與國外存在較大技術差距。

  毫無疑問的是,種植牙集采後將加速國內種植牙滲透率的提升,進一步加速國內替代企業的市場份額。

  一般國內種植牙的費用在5000-20000元不等,而2020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32189元,較高的費用影響了部分群體的種植意願。

  2019年種植牙存量空間1763億元,隨著人口結構的變化,2030年種植牙市場規模將上升至3218億元。

  目前,國內種植牙品牌的市場競爭格局,歐美、韓系、國產的市場份額比例為35%、58%、7%。歐美種植體產業發展的最早,各個方面的性能最優,佔據高端市場的主要份額;韓系則是憑藉性價比優勢(消費端價格為歐系1/3),以平民化的市場策略推廣,深受消費者喜愛;國產種植體定位和韓系接近,但起步較晚受到韓系價格壓制。

  目前國內共有13個國產種植體品牌獲批上市,上市產品主要定位在中低端市場,主要參與者包括華西口腔醫院、北京萊頓、威高潔麗康、大博百齒泰、江蘇創英(由正海生物代理)、康拓醫療、寧波美格真、常州百康特、深圳安特、柯潤璽等,其中營收體量大的預計營收在5000萬左右,尚未形成規模。

  誰能在本次集採的政策機遇中勝出,現在還未能下定論。隨著種植牙滲透率的提升,種植手術數量的高企將帶動其他耗材的放量。「做高端種植牙的還是會重金買進口產品,但是推動普及肯定也會加速國產品牌的滲透。口腔科就是出錢買品質和服務。」華南某私立口腔機構從業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道。

  口腔醫療人才更貴 

  此外醫療從業人才的培養也需要成本,優質人才更是造成好的種植牙貴的原因。

  目前國內有職業資質的牙醫大概有17萬人,但國內有營業資質的牙科機構卻高達10萬余家。在中國醫生人才的培養周期超過8年,而培養一個牙科專科醫生,最短也需要10年,包括5年本科、3年以上臨床規培和2-4年的專科醫師培訓。

  也有三甲醫院種植科醫生表示,集采後,種植牙集采不會對醫生收入產生影響。對於種植科醫生來說,收入來源於耗材的部分非常少,幾乎沒有。口腔的傳統就是很少通過耗材來獲得收益的,收入主要是根據所在醫療機構的規則來拿獎金,與器材商不會產生過多的關係。

  中國衛生人才網最新發佈的《關於2022年度衛生專業技術人才資格考試有關問題的通知》中最重要的變化就是對規培證的報考要求:本科及碩士學歷的報考者,要求取得規培證並從事醫療執業活動滿2年;博士學位的報考者要求取得規培證。規培證已成為醫考硬通貨,醫生培養升級之路將會越發艱難,這也意味著人才成本的上升。 

  再加上中國國內的口腔醫學還是一個正在發展的年輕專業,行業發展時間短,消費需求又在快速增長,因此口腔行業的醫生資源可以用供不應求來形容。

  此外,牙科診療在新冠疫情背景下危險程度較高,新冠疫情期間牙科診室的停診時間最長。這也正是因為牙科診治在磨牙的時候極可能將唾液血液打成飛沫,一旦患者攜帶感染病毒,診室內就極可能出現交叉感染風險,這也致使牙科診治的邊際成本提高,服務價格也因此提升。

  華南某口腔診所運營負責人就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疫情以後,一方面2020年上半年基本處於半停診狀態,給很多民營口腔診所帶來了巨大衝擊,呈現出行業洗牌的情況。另一方面也出現疫情防控下各項防疫成本支出增加的情況,例如消殺產品的購入,消殺人員的排班安排增加等等。

  牙科治療更多是跟著牙科醫生走的,而目前也有不少牙醫選擇開辦獨立的牙醫診所,這就使得民營企業難以形成大規模的連鎖擴張,小規模、分散式的經營主體會使其在對上游的耗材議價能力上受到影響,無法形成競爭優勢和價格優勢。

  廣州某公立三甲醫院的牙科醫生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坦言,對於公立醫院的醫生來說實際收入並不高,普通醫生一線城市一個月萬把塊錢的薪資的確沒有任何競爭力。公立醫院的醫生一方面需要面對升職的學術壓力,並且熬到做醫生前期也是經歷很長的學業時間成本投入;另一方面牙科重服務,很容易受到患者投訴扣績效。但是牙科算是市場化比較徹底的學科了,通過前期在公立醫院獲得口碑,做出自己的品牌能去外面私立機構兼職或者自己開診所已經成為「常規操作」。醫療改革最大的問題還是要將醫療回歸服務本身。牙科貴最貴就是服務,買什麼樣有經驗的醫療人才給你服務。

  本身牙科種植、正畸等治療就是一項「很吃醫生經驗和技術」的工作,在牙科診療的費用內還有很大一部分是種植牙設計、手術等費用。

  無獨有偶,國海證券此前也指出,種植牙產業鏈跨度大,下游醫院端費用佔比大。實際上消費者支付的錢更多流入了口腔醫院(用於支付醫師費用,市場推廣費用,購買醫療設備、口腔醫院盈利等),耗材費用實際占較低。經測算,消費者支付端看,種植體佔比預計在10.4%,修復材料佔比9.6%,牙冠佔比3.5%。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