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市民為護泉群不敢修地鐵 山東幹部們卻在泉群水源地大修別墅

原標題:濟南市民為護泉群不敢修地鐵 山東幹部們卻在泉群水源地大修別墅

原標題:濟南「野別墅」,還能矗立多久?

很多年前我去濟南四門塔玩,誤打誤撞竟然闖進了一處即將完工的園林。那裡背倚青山,旁臨古寺,洞府清房,曲廊深沼。端的是欲界清都,人間天堂。正在流連忘返之際,我就被人請了出去,後來才聽說這是某位畫家的私家書院。這幾天媒體調查濟南南部山區千棟別墅,說這些別墅主人非富即貴,涉及各界名人、藝術家等,我突然就想到了那段奇遇。於是在網上搜了一下,果然很多人都對四門塔旁邊這座神秘的園林,產生過好奇。

濟南南部山區的「野別墅」,算得上是歷史遺留問題了。正如媒體調查所呈現的,其中既有「非富即貴」者的別業,也有不少就是農民的違建房,自家開個農家樂或者等著拆遷。這片山區屬於泰山余脈,風景很是秀麗。但這些別墅,建造手段非常野蠻,開山挖土,弄得山體滿目瘡痍,而且因為缺乏規劃,外觀五花八門,真是把金山銀山賣出了垃圾山的價錢。

這一帶還是重要飲用水源地和濟南泉群的水源補給地。簡單地說,降水在南部山區滲透為地下水,然後流到北部平原地帶噴湧出來,就形成了濟南的七十二名泉。這些泉群在全世界都很難再有第二處,對於濟南這座缺乏亮點的城市而言是無價之寶,它們的價值還遠遠沒有被充分認識。現在由於建設這些違規建築,大量地面被硬化,使得泉群的來水補給受到威脅。為了保護泉群,濟南人民付出了很多代價,多年來連一條地鐵都不敢修。而那邊廂,這些「非富即貴」者卻把別墅建在泉群的水源地上。

其實除了對自然生態的損害,這些違規建築的存在更給濟南的政治生態帶來「內傷」。當地人都明白,要建設這些別墅,肯定要打通城建、鄉鎮乃至村委會,其中的腐敗是不言而喻的,政治風氣就在推杯換盞中逐漸惡化。調查還發現,這數千棟別墅,絕大多數是在國家「禁墅令」出台後的2003年至2015年建成的。秦嶺別墅群事件後,濟南當地也發動了一場拆違風暴,當時確實拆除了一些別墅,影響很大。但因為種種原因,這場拆違似乎沒有進行到底,如今就在已拆除的別墅旁邊,80棟新的別墅又在建設當中。

這種越禁越建的現象不難理解,只要還有一棟違建別墅矗立在那裡,正如破窗效應,那麼就會有更多人去違犯禁令。久而久之政府的威信,法令的威嚴就不會被人放在心上。所以當地往往有這麼一個怪圈,主政者如果想在城建方面推動一項利於全局、但可能會損害少部分人眼前利益的事,人們就會覺得反正有金雞嶺、南部山區那些野別墅在那,它們可以不拆,我也可以不拆,所以很多整治措施往往不了了之。

研究一下秦嶺拆違事件就會發現,整治違規別墅,實質上是一個治理地方政治生態的問題。拆違特別難,等於說你要和一個特殊利益階層做博弈。唯其如此,「野別墅」如同一個象徵物,能拆得動它們,群眾的信任感會大大增強,別的改革也能推得順利。

在這篇調查報導刊發後,濟南市立即表態要對南部山區違建問題摸底排查,山東省委省政府很快就成立了調查組進行全面徹底調查。正如報導中點名指出的那樣,這些別墅的主人很多都是省直各系統的幹部,省市兩級聯動是必要且有效的方式。巧合的是,去年剛剛就任的山東省委書記李干傑,曾任環保部部長、黨委書記,山東省長周乃翔則出身於建築系統,兩位領導的專業恰好與整治違建別墅這件事相對口。去年中央環保督察組到山東督察後,省委書記李干傑一直奔走各地督導落實整改督察組所發現問題。這些動態都讓很多濟南人對此次整治充滿希望。

十八大以後,山東曾有過一番深刻的自省,也曾因「省委書記講話」、「濟南城建風暴」等話題被廣泛關注。實事求是地講,這幾年東區大省確實正在低調地發生變化,就像前一陣流行的曹縣梗一樣,如今山東的很多方面和一些人的刻板印象大不一樣。如果說山東的問題在於有時候過於遲緩保守,那麼山東人的優點是,一旦決心要做就會踏踏實實、持之以恆,不達目的不罷休。省市兩級高調表態後,相信南部山區別墅這一歷史遺留問題,不久就會在歷史的進程中給出一個說法。

(文/於永傑)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