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戶虧損不得計提超額業績報酬!大回撤下量化私募迎監管「糾偏」

原標題:客戶虧損不得計提超額業績報酬!大回撤下量化私募迎監管「糾偏」

AI失靈?回撤達歷史極值 量化巨頭幻方道歉!「不賺錢還高收費」 令投資人怨聲載道

 21世紀經濟報導 龐華瑋 報導

近年來高速發展的量化私募,再度受到監管關注。

近日,量化私募圈傳出消息,2021年12月部分託管方收到窗口指導,後續私募管理人在客戶虧損的情況下不得計提超額收益部分的業績報酬,而且計提完成後客戶持有份額不能為虧損狀態。同時要求量化私募在備案新產品時,基金合約中不允許出現1元以下計提超額業績報酬的規定。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就此事諮詢私募人士、第三方平台和券商託管機構人士,多個渠道確認此消息屬實。

「消息屬實。」一位做量化私募的人士告訴記者,「主要是過去兩年指數上行,賺錢效應好,就出現了以跑贏指數一定幅度作為基準的業績計提方式。」

上述量化私募人士表示,「目前市場估值持續下修,均值回歸,虧損效應使得很多機構或投資人對這個模式非常擔心,進一步導致了政策指導給予糾正。」

政策糾偏

有券商託管部近期產品備案政策中明確提及,指數增強產品在客戶虧損的情況下不得計提業績報酬。同時,私募管理人需要確保計提超額部分的業績報酬後投資人持有份額收益為正。

這意味著,以前那種超過指數部分計提業績報酬的做法變成不合規。

據了解,量化私募的指數增強策略的業績報酬提取方式包括絕對收益計提和相對收益按照超額收益計提,如果按照相對收益的超額收益計提報酬模式,有可能出現虧損狀態下還要被管理人計提業績報酬的情況。

比如,中證500指數在某一時間段跌幅為20%,如果投資人購買的指數增強產品同期跌幅為10%,那麼私募管理人可根據合約規定提取基金10%的超額收益部分的業績報酬。

也即是說,在該產品負收益之下,投資人不但要交基金管理費,還要被計提超額業績報酬。

「本次的規定其實是回歸普通的業績計提模式,即除了管理費外,賺錢才能計提業績報酬。」上述量化私募人士表示。

私募基金行業的費用基礎一般是1-2-20%(1%認申購費、2%管理費、20%業績報酬)。

 一家大型量化私募機構的產品合約顯示:

申購費:1%左右;

管理費率:2%/年;

託管費率:0.025%/年;

運營服務費:0.025%/年;

業績報酬:超額收益的20%;

假設一位投資者一年收益率為15%,那麼,按上述費用計算,這位投資者大約付出成本為6.05%(其中包括超額收益計提3%),即投資者實際收益為8.95%左右。

再假設某指數一年下跌20%,如果投資人購買的指數增強產品同期跌幅為10%,這位投資者大約付出成本為5.05%(其中包括超額收益計提2%),即投資者實際損失為15.05%。

一位中小型量化私募公司的負責人表示,這種負收益還計提超額業績報酬的現象在私募行業內確實是存在的。

「當指數下滑過大,而量化指數增強產品跑贏一定點數,獲得超額,如合約有按超額收益計提報酬的約定,就會計提報酬。這是按合約契約行事,至於道義上、道德上,就不好說了。但投資人等資金方肯定很難接受,相當於是雪上加霜,傷口上撒鹽。但在利益面前,還是有一些機構如此行事。」

一家頭部百億私募人士向記者表示,指數增強型產品提取超額業績作為報酬的產品在市場上不是太多,該公司沒有此類產品。

而另一位量化私募人士則指出,負收益時的超額收益提成,理論上行得通,但實際操作中,有時也計提不了,因為有時候券商需要投資者同意才允許私募機構計提。其認為,負收益情況下超額業績報酬提成只是個別現象,所以限制量化私募計提產品負收益時的超額業績報酬的規定,對私募影響不太大。

格上旗下金樟投資投研總監付饒表示,監管機構限制量化基金負收益計提超額收益的設計「有利於保護投資者,而相對計提型產品原本就偏少,即使是相對計提也僅僅是少數情況會在虧損情況下計提,對於整體的影響不大」。

據業內人士介紹,與私募對比,公募指數產品的設計相對簡單,比如以某隻中證500指數公募基金為例,該基金費率結構為:申購成本0.12%(申購費為1.2%,一般官網、第三方平台打一折,即為0.12%)+管理費率0.5%/年+託管費率0.1%/年=0.72%。

而公募的量化專戶產品, 相當於私募量化產品,據一位公募量化基金經理表示,前述中基協對私募量化的窗口指導,公募行業並沒接到,這可能與公募公司管理普遍相對規範,公募專戶一般是按高水位法提取業績報酬有關。

大回撤下的整改

量化私募在客戶虧損時計提超額業績報酬,與此前中基協對私募基金管理人提出的業績報酬中的原則有出入。

對於此次監管糾偏,多位業內人士表示,這有助於理順與投資者的關係,減少衝突。

根據此前中基協對私募證券投資基金業績報酬計提方法介紹,計提方法主要分為高水位法、業績比較基準法和門檻收益率法三類。

1、高水位法,計提基準為基金歷史高水位,業績報酬計提基數為基金管理人取得超過歷史高水位的絕對收益;

2、業績比較基準法,計提基準為與投資策略相匹配的市場指數或指數組合,計提基數為超出相應指數或指數組合的相對收益;

3、門檻收益率法,計提基準為固定的年化收益率,即門檻收益率,計提基數為基金實際年化收益率超過固定年化收益率的相對收益。

2020年6月,中基協對外發佈《私募證券投資基金業績報酬指引(徵求意見稿)》。中基協稱,私募基金管理人應切實履行信義義務,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在制定和執行業績報酬規則時遵循以下原則:

(一) 利益一致原則。私募基金管理人應以與投資者利益保持一致為前提,不得採用對自身明顯有利、不公平或不恰當的業績報酬計提規則。

(二)收益實現原則。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實現自身收益的同時,也應儘可能確保投資者擁有對等的實現自身收益的權利。

(三)公平對待原則。私募基金管理人應公平對待同一隻基金中的不同投資者,以及其管理的不同基金的投資者。

(四)信息透明原則。

此次對私募量化監管的加碼,也與量化私募近期產品收益大回撤,私募管理人與投資者矛盾日益突出有關。

截至2021年11月底,去年26家百億級量化私募平均收益高達21%。

但近期卻表現不佳。截至1月13日,2022年以來僅僅8個交易日,私募量化產品去年熱衷於跟蹤的中證500指數下跌了3.56%,中證1000指數下跌4.56%。

近期量化基金的收益也在縮水。私募排排網數據顯示,近一個月有業績記錄的4851隻量化基金整體收益為-0.55%,其中2193隻基金實現正收益,佔比為45.21%。

而近期多家量化私募公司已為業績不佳道歉和做出業績說明。

事實上,如果考慮前述隱性的量化基金投資成本——申購費、管理費、超額收益業績提成等,近一個月私募量化產品給投資者帶來的體驗感確實不佳。

而隨著私募量化基金的收益變化,其發行量也隨之變化。

私募排排網數據顯示,2021年量化基金平均每月發行726隻,全年發行了8717隻。其中7-10月為量化基金髮行高峰,月均發行接近1000隻。

但自去年第四季度以來,私募量化發行量有所回落。2022年情況更不樂觀,2022年1月來,量化基金備案數量為52隻,環比大幅縮水(2021年1月全月發行565隻)。

付饒指出,量化基金雖然在2021年四季度表現偏弱,但2021年全年表現不錯。近期的收益下滑主要源於量化持倉的風格回撤導致,整體風格切換期間的波動也有所放大。

對此,一位百億私募量化公司人士認為,以往私募量化收益很高時,投資人並不介意支付較高的業績報酬,但在私募量化產品的收益出現較大回撤時,負收益計提超額業績報酬引發的矛盾凸顯。

私募量化近兩年高速發展,但其規模增速與其相關資源並不匹配,此時,部分私募量化開始放慢擴張腳步,改善投資策略提升業績,同時也需要改革不合理的報酬模式。

(作者:龐華瑋 編輯:巫燕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