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價成倍飆升,這些歐洲人要靠劈柴過冬了 | 京釀館

瑞典乃至整個斯堪的納維亞半島電價飆升,並非只是「市場作祟」。

▲作為北歐國家,瑞典所處緯度較高,年平均氣溫較低,冬季尤其漫長,因此取暖所需能源消耗較大。瑞典資料圖。圖/pexels

文 | 陶短房

持續緊張的能源問題尚未緩解,歐洲又遭遇冬季寒流,導致天然氣價格整體大幅上漲,瑞典電價近日也因此成倍增長。

據報導,在瑞典人口密集的南方地區,一間公寓的電費平均增長甚至高達近300%。人們開始想盡各種辦法縮減電費,例如關閉暖氣、採用替代熱源、穿厚衣襪保暖等,部分人甚至通過銀行貸款來支付電費。

為此,瑞典政府不得不緊急出台「臨時幫扶計劃」,宣布將撥出60億元瑞典克朗(1瑞典克朗約合人民幣0.7元)幫助受災家庭度過寒冬,約有180萬個家庭會收到2000瑞典克朗的補償。

瑞典電力供應主要來自國內水力發電、核電和風能,而不依賴進口天然氣。因此,相比於許多歐盟國家,瑞典受天然氣價格波動影響,已經是較小的了。

▲

早於2019年,瑞典的風渦輪機發電量就大增,其風電產能及電力出口均創歷史新高。圖/新華社音影片部報導截圖

電費扶搖直上,補貼慷慨大方

實際上,自去年12月中旬起,瑞典電價便扶搖直上,首都斯德哥爾摩周邊地區平均每日電力現貨價12月13日突破每千瓦時3克朗的歷史紀錄,此後一路飆升至每千瓦時6克朗以上,且至今並無掉頭跡象。

由於其北部地區位於寒冷的北極圈內,瑞典的絕大多數人口都集中在南部。數據顯示,2021年12月份,瑞典南部獨立屋電價同比上漲361%,公寓電價同比上漲266%。

事實上,近幾個月來,絕大多數瑞典家庭正在「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希望能熬過寒冬。但問題是,倘若電價再這麼「自由飛」下去,很多家庭只怕熬不住了。當地媒體稱,已經有不少家庭通過信用卡透支甚至銀行貸款來繳納電費了。

作為老牌福利國家,瑞典政府自然要出手幫扶。

2021年12月,瑞典財政部長丹博格就承諾,政府「將致力於幫助儘可能多的人,採取必要措施讓人們能夠獲得更多喘息餘地」。2022年1月,能源部長法曼巴爾也表示,「充分理解」人們對因電價暴漲而導致財務狀況惡化的擔憂。

1月12日,瑞典政府宣布,將撥付約60億克朗用於一項臨時計劃,以幫扶瑞典受電價上漲影響最嚴重家庭應對危機。具體措施是,在2021年12月至2022年2月的3個月內,每月耗電超過2000千瓦時的家庭可獲得約每月2000克朗的電價補貼。

丹博格稱,「這是特殊情況下的特殊措施,對於瑞典而言,在市場因素導致價格波動時提供支持是破例的」,他預計將有約180萬戶家庭受益。

▲當地時間2021年10月13日,負責能源事務的歐盟委員卡德麗·西姆松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就能源價格舉行新聞發佈會。隨著北半球寒冬降臨,困擾歐洲的能源問題也愈演愈烈,瑞典遭遇的電價暴漲問題只是其中之一。圖/新華社

並非市場作祟,曾有豪言壯語

然而,瑞典乃至整個斯堪的納維亞半島電價的飆升,真的只是「市場作祟」嗎?

瑞典雖然缺乏石油、天然氣、煤炭等傳統化石能源礦藏,卻是水電資源最豐富的歐洲國家之一。但由於其水電資源集中在氣候惡劣、人煙稀少的北方,且因為地形狹長,多峽灣切割,南北輸電系統長期以來存在嚴重瓶頸。

為此,「二戰」後,瑞典還曾一度大力發展核電。不受地域限制的核電可以就近部署在人煙稠密、工業和大城市集中的西南部,極大緩解了瑞典的能源壓力。

然而,自上世紀90年代起,激進環保主義者逐漸佔據了瑞典輿論的話語主導權,在他們的激烈倡導下,化石能源被徹底打入「死刑名錄」,核電甚至水電也不配被當作「綠色能源」。

在這股「環保」潮流衝擊下,瑞典煤電裝機總容量自2000年起就再未大於1吉瓦。數據顯示,2020年,瑞典包括燃煤、燃油和燃氣等所有火電裝機容量也僅剩3.2吉瓦。而瑞典政府正順應激進環保派的要求,計劃在2030年將煤電佔比降至0,將全部火電佔比降至0.5%,即不超過1.8吉瓦。

瑞典社民黨政府制訂的「綠色能源規劃」可謂雄心勃勃:自2020年起至2030年,讓風能等「純可再生能源」佔比復合年增長率穩定在7.4%以上;至2030年實現「純可再生能源」佔比41.3%。為此,該國政府減少了天然氣戰略儲備量,並「隨手」永久性關閉了境內的核電站。

當然,瑞典敢發出如此豪言壯語也是有底氣的。

去年12月初,由瑞典5家主流風能公司委託諮詢機構所作的分析報告稱,瑞典2050年電力需求將從當前的140太瓦時升至370太瓦時。儘管如此,瑞典僅靠海上風能每年就可提供167太瓦時電力,而「綠色氫能體系」則可提供130太瓦時。

與此同時,瑞典全國多達130家以上的風能公司「正規劃建設超過500太瓦時/年的海上風電項目」。也就是說,屆時僅海上風能就能滿足瑞典年電力需求的45%,加上「綠色氫能」等其他「純可再生能源」,就如電力分析師所稱,瑞典「在2040年實現能源100%純可再生化將不會是太大的挑戰」。

然而,正所謂「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瑞典國營電力傳輸系統運營商指出,核電站的徹底關閉和火電的大幅削減,令瑞典人口和工業最稠密、用電最集中的南部和西南部出現巨大供電缺口。這也令原本「先天不足」的南北輸電系統更加吃緊,而追加基建緩不應急且在瑞典特殊地理條件下註定不會進展迅速。加上今冬風力不足,風能發電量大大低於常年標準,整個歐洲天然氣價格又被人為炒高,一系列的因素相互關聯、復合作用,構成了災難性的惡性循環。

可以說,如今的電價飆升,正是瑞典朝野上下沉浸在「綠色理念全球領先」的自豪感中,以關聯利益團體意見為依託制定相應能源政策,卻刻意忽略了新能源諸多不成熟或「看天吃飯」因素,忽略了全球能源大格局、大環境影響的結果。

▲當地時間2021年9月28日,在義大利米蘭舉行的世界青年氣候行動中,瑞典青年活動人士、政治活動家和激進環保分子格蕾塔·通貝里發表講話。以其為代表,瑞典的環保激進思潮可謂樹大根深。圖/Ic photo

「綠色」不可撼動,政治必須「正確」

儘管如此,瑞典的「綠色正確」卻已到了「不可撼動」甚至「不可置疑」的地步。

面對公眾「這點補貼根本不夠」的抱怨,瑞典能源市場監管機構副首席經濟學家倫德格倫只好「閃轉騰挪」地給出了「大家應多買多用智能節電產品」的建議。照一些瑞典網民的評價,「彷彿這些新產品都不要錢似的」。

對於那些「復古」到啟用劈柴和壁爐取暖的家庭而言,最發愁的是劈柴也已經越砍越少了。

不僅如此,一些居民已發出「難道砍樹比核電更有利於減排」的質問。當然,不論瑞典政府機構還是環保團體,都不會直接回答這個問題。

什麼才是真正的幫扶?是面對洶湧而來的電價上漲狂潮,手忙腳亂地提供杯水車薪的電費補貼,還是從根本上解決發電、輸電、供電的供需矛盾,為國民提供足夠、穩定的電能?

然而,瑞典政府顯然寧願選擇「政治保險」但效果可疑的前者,也不會去嘗試後者。

因為,作為君主立憲的內閣制,瑞典政府要想維持組閣權,就必須在擁有349個議席的議會獲得多數支持。對於議席不過半的社民黨而言,這就意味著不能輕易冒險、尤其不能隨便得罪樹大根深的激進環保派。

畢竟,相對於右翼,自居左翼的激進環保派們更容易成為社民黨的支持者。也因此,面對電價上漲狂潮、拿著杯水車薪的補貼,瑞典上下大概也只能繼續「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地熬過眼前這個寒冬了。

新京報特約撰稿人 |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 | 何睿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