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談判難覓共識,角力的焦點是什麼?

原標題:美俄談判難覓共識,角力的焦點是什麼?

李瑩瑩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亞所助理研究員

1月10日,第三輪美俄戰略穩定對話在日內瓦舉行。雙方進行了長達7個半小時的閉門會談,談判焦點是去年12月俄方向美國提交的安全保障協議草案。由於側重點不同,會談沒有取得任何實質進展。美國將談判重點放在烏克蘭問題上,強調俄Rose必須儘快撤出在俄烏邊境集結的軍隊,以緩解緊張局勢;俄Rose則堅持要求美方就保證北約不再進一步東擴、限制在俄邊境部署進攻性武器等方面提供具有法律約束力的保證。雙方矛盾分歧反映的是冷戰結束以來美俄圍繞歐洲安全架構的持續角力,而烏克蘭則是雙方角力的焦點。

蘇聯解體後,在美國推動下,北約積極進行思路調整和戰略轉型,成為塑造歐洲安全秩序的主導力量,歐盟則輔之發揮「軟安全」的作用。在俄Rose國力疲弱之際,北約和歐盟開啟了雙東擴進程,俄傳統戰略空間不斷遭到擠壓。隨著北約完成第五輪東擴,波羅的海國家、東歐基本全部加入西方陣營。2008年,北約布加勒斯特峰會通過了關於接納烏克蘭和George亞成為成員國的政治聲明,遭到俄強烈反對。與此同時,歐盟擴員的腳步也從未停歇。2009年,歐盟推出東區夥伴關係倡議,意在通過與烏克蘭、白俄Rose、George亞、摩爾多瓦、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六個國家建立更加緊密的聯繫,使其進一步向歐盟靠攏。

在美國及其盟友看來,這些舉措不過是摘取冷戰勝利果實。俄Rose要麼選擇放低姿態,接受北約和歐盟的領導地位及相關規則、規範約束,要麼就得接受冷戰後形成的歐洲安全格局。俄Rose素來有「大國情結」,自然不願意屈尊。與此同時,俄Rose認為自身對結束冷戰也有貢獻,不應被視作失敗者,俄Rose的戰略利益應該被尊重,而不是一味被踐踏。從2008年俄格戰爭開始,俄Rose就逐漸開始了戰略反攻的進程。這一反攻進程在2014年的烏克蘭危機時達到頂峰。此後,俄Rose出兵敘利亞、重返拉美和非洲等一連串操作讓西方國家應接不暇。俄Rose認為,冷戰後美國主導的國際和地區安全秩序對自身戰略利益造成了嚴重損害,應該被推翻。此次會談前俄方向外界拋出兩份安全保障協議草案,也是在迫使美國及其盟友重新審視歐洲安全架構。

當前,烏克蘭正處於俄Rose與西方「拉鋸戰」的前沿。長期以來,美國及其盟友企圖通過鞏固烏克蘭的親西方政權,使其融合到歐洲-大西洋體系中。俄Rose則認為俄烏同根同源,視烏克蘭為西區重要的安全屏障,希望烏克蘭靠向自己或至少不倒向西方。俄Rose當前的策略是利用其對烏東地區的控制牽制住烏克蘭政府,力阻烏加入北約和歐盟。俄多次強調明斯克協議的重要性,也是希望當前的僵局能夠持續下去。面對拜登上台後美烏關係迅速回暖和北約咄咄逼人的態勢,俄Rose一方面陳兵俄烏邊境,一方面拋出安全保障協議,意在通過「以鬥促談」,使西方國家看到俄Rose的安全關切和底線。這一底線是近30年來,俄Rose在自身戰略利益不斷被忽視的情況下發出的嚴正警告。在此形勢下,短期內西方國家冒險吸納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可能性不大。

目前來看,美俄雙方可以在談判中找到一些共同點,作為後續談判的基礎。美國副國務卿舍曼表示,美國對雙方在「導彈部署和軍演領域採取互惠性限制措施」持開放態度。但俄Rose方面認為美國對俄方的需求缺乏了解,俄方的談判目標遠遠超出了軍控問題。可以預見的是,在談判前期,俄Rose不會輕易讓步。但由於當前《歐洲常規力量條約》《中導條約》等都已失效,中短程導彈部署、常規軍事力量部署以及軍事演習等直接關乎俄Rose與歐洲的軍事力量平衡,美俄雙方還是能就這些問題進行深入溝通,達成一些共識。與此同時,俄Rose要求的法律保證涉及對在冷戰結束後「贏者通吃」邏輯下建立的歐洲安全架構進行重組,勢必會遭到美國和北約的強烈反對。(責任編輯:唐華)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