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丙喜打嘴鼓》不對稱和不透明的洗腦戰

中央宣傳經費多得有如黑洞,深不可測;北市府的行銷預算在國民黨和民進黨的聯手之下幾乎被刪。在野政黨不能再各行其是了。(圖/取自網路)

作者/黃丙喜(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蔡政府的媒體宣傳戰的强大不對稱和不透明的功力,在最近的四大公投、中二立委補選和罷昶之中,充分顯露其官方選擇性公布相關資訊的不對等優勢。而以現今愈來愈向執政黨嚴重傾斜的媒體結構來看,要人民清楚看清內外環境和議題的事實,是愈來愈難了。

中央宣傳經費是黑洞,北市府行銷幾被刪

還記得民進黨立院黨團在四大公投剛通過「不被同意」的隔周,就霸道地將「中央政府總預算」逕付二讀,完全不給在野黨一讀審查的事嗎? 在野黨粗估今年中央政府藏在各部會和國營事業的宣傳預算約500-600百億元。

500-600億是甚麼樣的概念?台灣一年的總廣告業務量就是約600億元。蔡政府這下夠凱了,為了各種大外宣、大內宣,更增加了足足另一個市場的總預算。從蔡政府在四大公投玩的宣傳規模和手法,很多人還是不相信中央政府的宣傳預算只有白紙黑字上的數字。

針對去年底的四大公投,蔡政府讓人家看的到的宣傳行銷預算是5800萬元。但從全台近2000場大大小小說明會的排場和摸彩品,真的只有鬼才相信只花了那些錢。

隱藏宣傳預算,手法多又不透明

蔡政府隱藏宣傳預算的名目繁多、手法不一而足,分散出去的口袋也讓人很難理出頭緒。舉電視名嘴周玉蔻由台電開限制標案提供經費為例,事件發生後,蔡政府緊急滅火,原來可公開的招標資訊及結果,目前都增加了查詢的限制。事件關係人台電對此更完全噤聲,外界想要探尋一二,少了資訊管道,根本是緣木求魚。新聞媒體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網軍生態近年丕變,加上政治圈的錢權操弄,帶風向、抹黑抹紅只是小玩意。小英基金會相當多的執行人員近年紛紛退出政治領域,轉而成為特定政團或政治人物幕後的經營團隊,或是成立公關行銷公司,直接從地緣、金主及人脈做派系分類和議題運作,形成政商利益共生的團體。

原來就不是直系或嫡系的社群媒群呢?例如一些Youtuber,因為民進黨地方派系近年鬥爭加劇,造成對民進黨網路宣傳策略的失望,除了少數網紅外,大部份刻意疏離了政治議題的操作。這影響了最近各政黨在公共政策領域的光譜分布,從原來60%親民進黨、30%親民眾黨、10%親國民黨,轉移到最近的45%親民進黨、40%親民眾黨、15%親國民黨,而隨著蔡政府四大公投後的霸道行徑,在持續往在野黨移動變化中。

蔡政府相對在野黨軋了大錢在拼四大公投,但贏的票數都只是勉強過關,要不是國民黨投票前自亂陣腳,極可能四項皆敗。由此顯示,網軍固然仍有偏移民進黨資金的傾向,但效果比預期的顯然不可同日而語。在野黨不必因錢彈不夠多就垂頭喪氣。

在野黨,要早日振作和合作

蔡政府和民進黨能够在四大公投全勝的主因是在野黨的不合作。以去年底的台北市府老年津貼和宣傳行銷預算審核為例,國民黨居然和民進黨穿同一條褲子。價值、理念和願景當然不能一味討好特定民眾,或隨民粹起舞。特別是國民黨和民衆黨,作為第二和第三大政黨不能各行其事了。

作者簡介

黃丙喜,筆耕公共政策三十年,期許為國泰民安增動力,為社會公義添喉舌。

出身新聞媒體,而後轉任台灣大型和跨國企業,赴美獲管理學博士,先後在南洋理工大學、芬蘭厄爾托大學和台灣科技大學教授IMBA和EMBA學程,並任國發會、經濟部、衛福部等政府機構專案顧問,負責政策前瞻、國會溝通和危機管理。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