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經濟發展方向明確:到2025年佔GDP比重達到10% 探索數據資產定價機制

原標題:數字經濟發展方向明確:到2025年佔GDP比重達到10% 探索數據資產定價機制

到2025年數據要素市場體系初步建立。

國務院日前印發《「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以下簡稱《規劃》)。《規劃》提出,到2025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佔GDP比重達到10%,而2020年這一數字為7.8%。這也意味著未來幾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將迎來政策利好。

不過如何釋放數字產業生產力、促進產業發展,需要治理體系提供製度支持與保障,也需要完善數據要素市場、搭建數據流動規則,為數字化發展提供支撐。《規劃》中對此明確了方向:強化協同治理和監管機制,加快建立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監管體系;鼓勵市場主體探索數據資產定價機制,推動形成數據資產目錄,逐步完善數據定價體系。

數字經濟治理體系將更加完善

數字經濟發展速度之快、輻射範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推動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深刻變革。

在數字經濟高速發展過程中,也存在相關法律法規不健全、數字平台壟斷與資本無序擴張、數據鴻溝等問題,亟須通過頂層設計與制度建設,完善數字經濟治理體系。

《規劃》在基本原則中強調「堅持公平競爭、安全有序」。要求「突出競爭政策基礎地位,堅持促進發展和監管規範並重,健全完善協同監管規則制度,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推動平台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建立健全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市場監管、宏觀調控、政策法規體系,牢牢守住安全底線。」

南開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新一代人工智慧發展戰略研究院特約研究員陳兵認為,對安全的強調值得關注。數字經濟發展過程中,不僅涉及市場治理,還涉及到社會治理、國家總體安全。《規劃》重申競爭政策的基礎地位,同時強調守住安全底線,網信部門的作用與功能將被重視。

他表示,2021年以平台為主要對象的數字經濟領域內的市場監管取得了不錯成效。接下來,方向會更加明晰,規範與發展並重,在保證公平競爭基本面的同時,強調多元協同治理。

從《規劃》提到的治理方向來看,協同治理,跨部門、跨層級、跨區域高頻出現。

《規劃》要求,探索建立與數字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相適應的治理方式,制定更加靈活有效的政策措施,創新協同治理模式。明晰主管部門、監管機構職責,強化跨部門、跨層級、跨區域協同監管,明確監管範圍和統一規則,加強分工合作與協調配合。

並且,加快建立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監管體系,實現事前事中事後全鏈條全領域監管,完善協同會商機制,有效打擊數字經濟領域違法犯罪行為。加強跨部門、跨區域分工協作,推動監管數據採集和共享利用,提升監管的開放、透明、法治水平。

其實,縱觀2021年年底中央、相關部門會議來看,協同治理,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監管體系等一再被強調。

2021年12月17日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三次會議強調,「要統籌推進市場監管、質量監管、安全監管、金融監管,加快建立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監管體系,實現事前事中事後全鏈條全領域監管,堵塞監管漏洞。」

對於如何構建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化監管體系,提高市場監管效能,市場監管總局局長張工曾表示,「進一步形成協同監管的規制合力。推進市場准入、行業監管和競爭監管等更加緊密銜接,更加註重由監管執法個案對接向深層次制度對接轉變。」

「數字經濟的發展對傳統的行政監管提出了很大的挑戰。」陳兵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以數據採集、流通、開放為例,涉及不同區域、不同層級行政部門,需要提升市場監管與行業監管、微觀監管與宏觀調控、跨部門、跨層次、跨區域的全方位、多層次、立體式的協同監管行動力。

根據《規劃》提出的發展目標,到2025年數字經濟治理體系更加完善。協調統一的數字經濟治理框架和規則體系基本建立,跨部門、跨地區的協同監管機制基本健全。政府數字化監管能力顯著增強,行業和市場監管水平大幅提升。政府主導、多元參与、法治保障的數字經濟治理格局基本形成,治理水平明顯提升。與數字經濟發展相適應的法律法規制度體系更加完善,數字經濟安全體系進一步增強。

探索與數據要素價值相適應的收入分配機制

數據已與技術、人才、土地、資本一併被列為生產要素,其在數字經濟時代是關鍵的生產要素,對其他要素效率起到倍增效果。

如何充分發揮數據要素作用?《規劃》給出了方向:強化高質量數據要素供給、加快數據要素市場化流通、創新數據要素開發利用機制。

數據要素供給是促進數據資源化的第一步。《規劃》稱,支持市場主體依法合規開展數據採集,聚焦數據的標註、清洗、脫敏、脫密、聚合、分析等環節,提升數據資源處理能力,培育壯大數據服務產業。

數據要素市場的搭建是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關鍵。陳兵指出,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的前提是明確數據產權歸屬,基礎是構建統一開放的數據要素市場,發展是健全高效的定價機制,底線是保障數據要素安全發展。

此次《規劃》中也提及,加快構建數據要素市場規則,培育市場主體、完善治理體系,促進數據要素市場流通。鼓勵市場主體探索數據資產定價機制,推動形成數據資產目錄,逐步完善數據定價體系。

數據確權、定價一再被強調

北大信息技術高等研究院研究員方燕表示,數據價值激活的前提是數據自由有序流轉。對於公共數據而言,強調數據開放共享;對於社會商業數據,則是數據交易流通。數據確權是數據交易流通的前提條件,數據定價是數據交易流轉的指揮棒。

不過數據確權、定價並非易事。

數據的複雜屬性致使其權利屬性難以明確等困境,並且過早、過嚴、過窄地確權,可能會制約數據流動和數據產業發展。

數據定價機制也是難題。「與傳統要素相比,數據要素具有非排他性、價值的低密度性、復用性等截然不同的特徵。數據產業鏈涉及數據的採集、傳輸、存儲、使用、清理等各個環節。數據要素定價機制的不明確,直接導致了市場難以發揮資源配置的作用,妨礙數據要素高效循環。」陳兵指出。

方燕表示,數據確權定價方面國內政策已經有基本原則。但是距離具體實操還有差距。國外在這方面也基本如此。同時,涉及其中的許多理論問題尚未攻克。

按照《規劃》的發展目標,到2025年數據要素市場體系初步建立。數據資源體系基本建成,利用數據資源推動研發、生產、流通、服務、消費全價值鏈協同。數據要素市場化建設成效顯現,數據確權、定價、交易有序開展,探索建立與數據要素價值和貢獻相適應的收入分配機制,激發市場主體創新活力。

接下來如何按照《規劃》目標進行突破?

陳兵建議,以「數據相關行為」為基準設計動態權屬制度;構建統一開放的數據要素交易市場;建立健全數據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的機制。

(作者:王俊 編輯:林虹)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