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明確課後服務為公益普惠性質 科大訊飛等巨頭紛紛入局

原標題:政策明確課後服務為公益普惠性質 科大訊飛等巨頭紛紛入局

近期各地陸續出台課後服務政策,課後服務被認定為公益普惠的公共服務,甚至被明確要求非營利,這對看中課後服務蛋糕的教育巨頭們有何影響?

「雙減」之後,進校成為教育公司轉型的重要方向,尤其是中小學校普遍開展的課後服務,提供了巨大想象空間。

近期,課後服務市場出現了教育信息化公司的身影。科大訊飛近日披露,其課後服務綜合解決方案已覆蓋全國160多個區縣的2000多所學校。

提供硬體和系統服務的教育信息化公司,為何開始研發課程,提供教育服務?這是不是投入產出比合理的商業模型?

一個值得注意的動向是,近期各地陸續出台課後服務政策,課後服務被認定為公益普惠的公共服務,甚至被明確要求非營利,這對看中課後服務蛋糕的教育巨頭們有何影響?

公益普惠屬性

課後服務政策日漸完善,其中對市場定性、監管的內容,將直接決定商業模式是否成立。

目前,江蘇、浙江等地已明確課後服務的性質為非基本公共服務。按照近日印發的《「十四五」公共服務規劃》,非基本公共服務是為滿足公民更高層次需求、保障社會整體福利水平所必需但市場自發供給不足的公共服務,政府通過支持公益性社會機構或市場主體,增加服務供給、提升服務質量,推動重點領域非基本公共服務普惠化發展,實現大多數公民以可承受價格付費享有。

這意味著,非基本公共服務允許市場主體提供,但要體現公益普惠性。

由此帶來的市場利好是,課後服務允許市場化供給,且經費保障充足。以浙江省《關於進一步做好義務教育課後服務工作的實施意見》為例,該意見提出,鼓勵各地探索建立完善財政補貼與服務性收費相結合的成本分擔機制。目前,財政補貼是各地課後服務經費主體,甚至一些地方完全由財政補貼。

不過,課後服務的利潤空間不大。山東省近日規定,課後服務每生每課時收費鄉村學校不超過3元、其他學校不超過3.5元。青海西寧則規定,每生每小時1.7元。

福建省規定,義務教育階段課後服務性收費實行政府定價管理,具體標準由市、縣(區)政府制定。

廣州市教育局近日印發通知,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營利為目的開展校內課後服務,並鼓勵社會捐資支持校內課後服務工作。

顯然,課後服務不會像校外培訓一樣,成為資本過度逐利的市場。

教育信息化公司開發課程

政策落地的同時,教育公司也陸續進入課後服務市場。

猿輔導2021年10月推出To B品牌飛象星球。目前,飛象星球推出的「飛象雙師素質課堂」,自稱是目前國內最大的一站式素質教育課後服務平台,涵蓋圍棋、建築、書法、魔方、機械等數十門課程。

目前,飛象雙師素質課堂已在北京、上海、江蘇、山東、河南等二十多個省市的學校落地開展。

A股上市公司豆神教育(SZ:300010)2020年底推出優質課程內容進入課後延時服務業務,目前尚未披露業績,此前公告稱,預計2021年度開始該部分業務收入貢獻會逐步增加。

課後服務定位公益普惠,給這些教育公司開展業務提出了挑戰。這些開展課後服務的教育巨頭大多並未放棄原有的To C業務。

「To C業務強調產品快速迭代,注重用戶體驗,To B業務則強調薄利多銷,兩者的邏輯完全不同。」一名教育行業人士說。

本來,通過課後服務積攢口碑和用戶,為To C業務導流是一個理想的模式,但今後這將被嚴格監管。廣州市教育局即通知,對惡意在校招攬生源的第三方社會機構,堅決取消入校資質。

不過,課後服務還是不斷湧現新的進入者,一個新群體是教育信息化公司。科大訊飛近日披露,其課後服務綜合解決方案已覆蓋全國160多個區縣的2000多所學校。

科大訊飛2021年10月發布了中小學課後服務管理平台,產品包括智能排課、數據管理、資金託管、綜合素質評價等。可以發現,這套產品實際上是科大訊飛智慧教育產品在課後服務領域的延伸。

在1月10日舉行的首屆課後服務高質量發展高峰論壇上,科大訊飛副總裁、教育技術首席科學家王士進介紹,山西省長治市東關小學1000多名學生有100多門課後服務課程,排課存在著怎樣解決時間、場地、教師衝突等問題。以往需要三名有經驗的老師花兩周才排好的課,基於智能排課技術和分班引擎,如今可以一鍵完成。

再比如,在課後服務的作業輔導環節,可以應用科大訊飛的因材施教系統進行作業分層布置、批改。

讓人意外的是,科大訊飛還做起了教育公司的課程研發業務。目前,包括自研和第三方課程在內,科大訊飛課後服務管理平台提供數百門課程。

科大訊飛教育事業群課後服務業務部總經理李曉楓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科大訊飛的自研課程數量被嚴格控制,總數不超過20門。

「科大訊飛的自研課程與自身資源、優勢強相關,比如科大訊飛此前合作出版了人工智慧教材,目前結合人工智慧技術推出了書法課、高爾夫球課等。」李曉楓說。

不過,科大訊飛董事會秘書江濤2021年10月參加投資者互動時表示,課後服務業務短時間內不會形成很大的營收,「因為它有一個探索的過程,當然未來這個平台的持續運營空間是非常大的。」

李曉楓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科大訊飛智慧教育主要面向中小學,開展課後服務是隨著客戶需求的變化而自然作出的調整,對於內部來說,是更高效復用了教育業務團隊。」

課後服務市場利弊

科大訊飛並不是進入課後服務唯一的教育信息化公司。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鴻合科技(SZ:002955)也推出了課後服務課程。

鴻合科技主營智能大屏等硬體,但公開信息顯示,鴻合科技組織了近200人的研發團隊、近100人的課程中心、近100人的運營團隊,推出了課後服務管理平台、課程,以及培訓運營服務。

一名教育信息化公司從事課後服務管理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目前進入課後服務的教育信息化公司至少有二三十家。」

教育信息化市場雖然整體快速增長,但一些細分市場已經見頂。比如,1月10日,四川紓困發展基金完成受讓736.32萬股佳發教育(SZ:300559)股份,佔後者總股本的1.88%。佳發教育主營智慧考試業務,但隨著近年來標準化考場建設接近飽和,這個細分市場空間不大。

還有一些教育信息化業務隨著技術進步而被淘汰。深圳市教育局決定從2021年秋季起,中小學教材配套的數字資源不再使用光碟,這使得方直科技(SZ:300235)一下子減少了近600萬元營收,占其2021年前三季度總營收的6.7%。

「一些教育硬體的覆蓋已經基本飽和,未來市場空間主要是老產品換代。」上述人士說。比如,鴻合科技生產的智能交互顯示產品已經進入全國220多萬間教室。不過,短短20多年,教育大屏產品已經從電子白板迭代到了智能大屏,未來將繼續迭代,從而創造新的市場。

雖然市場飽和,但教育信息化公司建立了完整的營銷渠道。比如,科大訊飛智慧教育業務已覆蓋全國5萬余所學校,分佈在所有省份,這給課後服務提供了一個巨大的銷售網路。

「現在這麼多教育信息化公司進入課後服務,就是看到了課後服務與信息化主業的協同效應,通過課後服務這個新業務積累口碑,同樣有利於主營業務的銷售。」上述教育信息化公司從事課後服務管理人士說。

該人士說,但不太可能將硬體賣到課後服務市場,「比如智能平板、智能筆等設備,動輒幾千元,課後服務沒有那麼多經費。其使用場景也更適應課前、課中,而不是課後。」

「課後服務作為微利市場,也不適合第三方機構組織教師進校,所以現在的教育巨頭基本上只輸出課程,本地化中小機構才輸出師資和運營。」該人士說,「即使利潤微薄,但如果課後服務課程大規模複製,3-5年之後,就會出現幾十億營收的大機構。」

(作者:王峰 編輯:李博)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