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充分發揮懲罰性賠償的制度功能 依法提高環境違法成本

原標題:最高法:充分發揮懲罰性賠償的制度功能 依法提高環境違法成本

封面新聞記者 粟裕

1月13日,最高法舉行新聞發佈會,發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生態環境侵權糾紛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最高法副院長楊臨萍在會上表示,要充分發揮懲罰性賠償的制度功能,依法提高環境違法成本,嚴懲突出環境違法行為,讓惡意侵權人付出應有代價。

最高法副院長楊臨萍。

楊臨萍介紹,《解釋》準確適用民法典生態環境懲罰性賠償制度。民法典第1232條規定,「侵權人違反法律規定故意污染環境、破壞生態造成嚴重後果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

《解釋》的起草明確了人民法院審理生態環境侵權糾紛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的原則,進一步細化了當事人主張懲罰性賠償的時點和具體請求,懲罰性賠償的適用條件、履行順位等問題,確保民法典生態環境懲罰性制度在審判實踐中落實落細,見行見效。

「生態環境損害具有累積性、潛伏性、緩發性、公害性等特點,生態環境領域違法成本低問題突出。」楊臨萍表示,《解釋》的起草,立足解決上述問題,同時圍繞審判實踐中亟待統一的懲罰性賠償的適用範圍、責任構成以及懲罰性賠償金數額的確定等問題進行規範。

她指出,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解釋》的起草,堅持統籌保護和發展,合理設置懲罰性賠償金數額、懲罰倍數,綜合考量同一環境污染、破壞生態行為已被處以行政罰款、刑事罰金的情形,在維護國家利益、環境公共利益和人民群眾環境權益的同時,引導全社會加快形成綠色生產生活方式,推動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協同共進。

據介紹,《解釋》第4條至第8條,明確了懲罰性賠償的特別構成要件及其考量因素和典型情形:一是侵權人實施了不法行為;二是侵權人主觀具有故意;三是造成嚴重後果。同時,根據民事訴訟法上「誰主張,誰舉證」的規定,進一步明確由被侵權人對上述特別要件負舉證證明責任。

此外,《解釋》明確了人民法院確定懲罰性賠償金數額時應當綜合考量侵權人的惡意程度、侵權後果的嚴重程度、侵權人所獲利益、侵權人事後採取的修復措施和效果等因素,同時規定了一般不超過基數二倍的規定。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