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北方邦即將舉行議會選舉,印人黨「低種姓」要員接連出走

印度北方邦將於2月10日開始進行議會選舉。在選舉即將來臨之際,印度人民黨(BJP)的「其他落後階層」(OBC)領袖達拉·辛格·楚罕(Dara Singh Chauhan)於當地時間1月12日從北方邦內閣辭職。

北方邦是印人黨的選舉重鎮。在短短兩天內,這已是北方邦第六位印人黨重要人物辭職。

辭職是為反對壓迫?

據新德里電視台(NDTV)1月11日報導,2016年,富有影響力的其他落後階層領袖、五屆邦議員斯瓦米·普拉薩德·毛里亞(Swami Prasad Maurya)退出了大眾社會黨(BSP),轉而加入印人黨。印人黨計劃通過毛里亞來吸引「其他落後階層」,達到對抗印度社會黨的目的。

根據資料,「其他落後階層」是印度政府對社會和教育方面處於劣勢的種性社群的統稱,這被認為是印度社會黨的主要票倉。

1月11日,毛里亞辭去了自己在北方邦的部長職務。「雖然意識形態不同,我仍為北方邦內閣全心全意地工作。但是考慮到(印人黨)對達利特群體(又稱「賤民」)、其他落後階層、農民、失業者和小商人們沉重的壓迫,我要辭職了。」毛里亞在辭職信中寫道。

他還告訴記者:「2022選舉後,我的辭職對印人黨的影響將不言而喻。」

2017年,資深政客巴瓦迪·普拉薩德·塞加爾(Bhagwati Sagar)帶領印人黨在北方邦坎普爾(Kanpur)的比爾豪爾鎮(Bilhaur)走向了勝利。他也是印人黨第一位在該選區勝出的邦議員。

據《今日印度》(India Today)1月12日報導,11日,塞加爾宣布離開印人黨。

「為印人黨工作的時候,我一直爭取把公平傳遞給種姓制度的受害者們。我支持安貝德Karl(B. R. Ambedkar)和坎什·拉姆(Kashi Ram)的觀點(編者注:根據資料,安貝德Karl和拉姆都是有名的低階種性權利活動家),」塞加爾對《今日印度》表示。他還補充說,印人黨政府在北方邦並沒有遵循這些有關種性平等的思想。

「我將在勒克瑙(北方邦首府)再待上幾天(編者注:指在邦政府工作),然後跟隨毛里亞走上(辭職的)道路,」塞加爾說。

在過去,塞加爾曾多次要求會見坎普爾的警察,表達對當地政府在其選區內行政安排的不滿。2021年11月23日,當印人黨主席賈加特·普拉卡什·納達(J.P. Nadda)在坎普爾舉行集會時,塞加爾拒絕和他的邦議員同事們坐在一起。

措手不及的印人黨

印度媒體The Wire指出,毛里亞的離職可能打擊印人黨在印度中部和東區的前景。毛里亞在這些地區的低階種性社群中具有影響力。

毛里亞辭職後,印人黨的三位邦議員—來自北方邦蒂勒爾(Tilhar)的羅山·拉爾·維爾馬(Roshan Lal Verma)、比爾豪爾的巴瓦迪·普拉薩德·塞加爾和丁德瓦里(Tindwari)的布拉傑什·庫馬爾·普拉賈帕特(Brajesh Kumar Prajapati)都相繼宣布退黨,且可能加入社會黨。

據NDTV報導,民族主義國大黨(NCP)領導人帕瓦爾(Sharad Pawar)在孟買表示:「北方邦正在發生變化。今天毛里亞辭職,13位邦議員也會和他一起辭職。在接下來的時間,你們會看到更多人的退出。」

社會黨領袖阿基萊什·亞達夫(Akhilesh Yadav)於11日發Twitter表示,「熱烈歡迎和問候尊敬的領袖斯瓦米·普拉薩德·毛里亞、黨內其他領袖和工人。他們都曾為社會公平正義而奮鬥。社會正義的革命將會發生,2022年將會發生改變。」

阿基萊什·亞達夫在Twitter上發表與毛里亞的合影

北方邦低階種姓社群的主要政客在選舉前的紛紛辭職或將影響民眾對印人黨的支持率。一個例子是,2017年,非亞達夫種性(Yadev)的「其他落後階層」支持者大多數把票投給了印人黨。而近日辭職的毛利亞被認為庫什瓦哈種性(Kushiwaha,屬於「其他落後階層」)社群的領袖。

高級政治分析員穆迪·馬圖爾(Mudit Mathur)指出,毛里亞加入社會黨時,「印人黨領導的北方邦政府正面臨著農業危機和第二波疫情管理不善帶來的反當權者情緒」。

據NDTV報導,低階種性社群領袖退黨事件恰逢北方邦首席部長尤吉·阿迪亞納特(Yogi Adityanath)和印人黨高級領導人在首都新德里討論北方邦選舉策略。

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因而是印度政治要地。從2月10日起至3月10日,北方邦將進行7輪邦議會選舉,這也被視為2024年全國大選前的「半決賽」。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