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控之下丨阻斷疫情傳播的同時,該如何破解「就醫難」

小區封控的第五天,血友病導致的急性腎炎突犯,腰部腫脹酸痛,李明已出現尿血癥狀。無法去醫院,家中僅存6支藥,得省著用。他學會了自己注射藥物,但每次用藥,都要扣算出單次用藥的最小劑量。

彼時,和李明一樣有著同樣求醫用藥困難的病友,不在少數。

血友病是一種身體因缺失凝血因子導致健康的人異常出血的罕見病,需要定期去定點醫院注射藥物,患者又被稱為「玻璃人」,一旦發病,哪怕一點點小傷口都可能致命。

全城封控後,相關部門已著手解決這一特殊群體的困難。2022年1月7日,有血友病人家屬接到醫保部門的電話,告知醫院門診可以線下買藥,也可以線上購藥,郵寄到家,事後報銷。

封控,是抗擊疫情以來,出現疫情隱性傳播時,一個有效的防控策略。但封控也給居民日常生活帶來諸多不便,購藥就醫難的問題屢有發生。

實際上,疫情發生以來,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三令五申要求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時,必須要保障好正常的醫療服務;同時,要求醫療機構要設立好緩衝區域,對於沒有排除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要在做好防護的基礎上先救治。排除新冠肺炎後,轉入普通病房。

在新冠疫情蔓延的第三個冬季,國內多個城市相繼出現疫情。實踐中,在確保阻斷疫情傳播的同時,如何暢通非新冠病人的購藥就醫渠道,是否需要建立健全的應急機制,多位防疫專家接受澎湃新聞採訪,介紹了實踐中的經驗,給出了諸多解答和建議。

血友病群體接力救助樣板

2021年年底,身患血友病的李明所在的城市突發疫情,小區被封控管理,但他家裡只剩6支藥。按照平時一個月8支的劑量,在沒有其他特殊情況下,他估摸著這些藥也能勉強維持到解除封控。但12月28日晚上,他突發急性腎炎,腰部腫脹,嚴重時出現了尿血癥狀。

次日,李明計劃去醫院治療。他聯繫物業想出小區,但物業說需要得到社區允許,他多次撥打社區電話,都無人接聽。打12345熱線電話,對方告知他可以呼叫120救護車,但120的電話始終無人接聽。他也曾電話諮詢過定點醫院,被告知他可以持48小時核酸陰性證明來到醫院購藥。但李明出不了小區。

「自己不扎就生病,不扎不行。」李明說,29日,他第一次嘗試給自己注射了3支藥。

用藥劑量是李明根據用藥標準推算的。實際上,以他的情況,該用4-5支,但因存量不足,他要讓6支藥最大限度的維持自己的身體,所以每次用藥只能按最小劑量。按照規定,第一次用藥後12小時,就要進行第二次用藥,而他卻在間隔24小時後才再次注射,「最大的考慮就是省藥」。

「其實這是冒著風險打的。」李明坦言,藥用完後,他諮詢病友該怎麼辦,大家告訴他,在家多喝水,防止尿道堵塞,其他時間均卧床靜養。

7歲的血友病患者鵬鵬還算幸運,封控前的12月中旬,父親為他採購了14支藥,基本能維持一個月。封控期間,父親曾嘗試給兒子在家注射藥物,他拿著針劑和消毒物品,給鵬鵬左腳消毒後,在兒子腳面上尋找血管,針眼扎進皮膚,鵬鵬忍痛配合著,最後一次扎進皮膚時,實在太疼,鵬鵬忍不住痛哭起來。

父親先後給鵬鵬試了五次,都沒成功。無法在家給兒子注射藥物,鵬鵬父親聯繫了社區,又和醫院的護士長多次溝通,加之醫院和小區離得非常近,「出(小區)門就是」,社區同意讓鵬鵬去醫院注射。

根據鵬鵬的身體情況,每兩天就要去醫院注射一針。「藥品限量,每次都是打一針,(如果)按照實際需求,這是不足量注射的。」鵬鵬父親2022年1月7日稱,家裡藥劑已不多,買藥需跨區,距離也較遠,比較麻煩。

血友病患群里,不時有病友說買藥難、就醫難。有組織者統計了有困難的病友信息,試圖聯繫衛生部門幫助暢通渠道。

鵬鵬父親通過一個收集「困難群眾」小程序填寫了購藥難的問題。他告訴澎湃新聞,他1月7日上午接到醫保部門的電話,對方提供了兩種暢通就醫的辦法,一是部分醫院開通了線上購藥模式,郵寄到家,患者先墊付藥費,之後線下報銷。二是醫院開放門診,患者持有疫情防控相關證明且能通行的,可以來到醫院直接醫保購買。

一些城市的經驗

如何化解封控之下購藥就醫難題,一些城市再摸索中也逐漸積累了一些經驗。以孕產婦就醫為例,鄭州在今年8月遭遇新冠病毒侵襲時,啟用14個應急助產機構,涵蓋鄭州市區及新鄭市、滎陽市及中牟縣等地。

按照規定,鄭州封控區內的助產機構落實測溫、查驗48小時內核酸檢測證明等常規措施,在各病區設置隔離(過渡)病房,在產房設立隔離分娩間。在核酸檢測結果出來之前,急診產婦先入住隔離病房,在隔離分娩間分娩。

家住上海浦東新區的新手媽媽曉慧也介紹,她生產時所入住的醫院措施基本和鄭州相同。2021年9月,她預產期前幾天,距離醫院較近的川沙鎮一小區有新增本土確診病例,小區封閉管理。入院要出示有效期內的核酸檢測陰性報告,同時醫院也早已設置好隔離病房,沒有有效核酸檢測報告的孕婦在醫院做核酸檢測,隨後先入住隔離病房,在隔離病房中,醫護人員隨時對孕婦及胎兒進行各項檢查。

曉慧介紹,孕婦的核酸檢測屬於「加急單」,基本2小時以內就能出結果。待核酸結果出來後,轉入普通病房。在普通病房時,她的核酸報告過了有效期,因她行走不便,醫護人員到病房為她採樣。

2022年1月初,鄭州新增多例本土確診病例,防疫形勢嚴峻。但據當地媒體1月6日報導,單鄭州人民醫院總部近2日就一共接收約200名來自封控區或管控區的患者,其中包括約10位封控區產婦。其中一名即將分娩的產婦,「剛被抬上擔架的時候,胎頭都露出來了,由於送醫及時,產婦的生產過程很順利,最終誕下一名7斤重的男嬰。」      

廣州在去年「5.21」疫情期間,荔灣區南片化為封閉封控區。廣州去年6月7日召開的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介紹,封閉封控區緊急啟用「穗好孕」小程序,在線開展區域內孕婦情況摸查,並將登記信息分類反饋給社區醫院。根據實際需求,安排產科專家帶隊到社區醫院駐點,為居民提供近距離的孕期保健服務。經初步摸排,封閉封控區內約有2300名孕產婦。從此次疫情開始至6月3日,廣州有52人安全分娩。

專家建議封控前摸底,封控後「立足紅區內解決」

抗擊疫情以來,封控也給居民日常生活帶來不便,購藥就醫如何出小區的門,如何進醫院治療,同時還要確保疫情防控,給一些城市的疫情管控帶來了挑戰。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生態文明教研部教授胡穎廉表示,為了避免封控區非新冠病人就醫難,相關部門可以在封控前,對區域內慢性病、孕產婦及其他有就醫需要或有潛在需要的人群進行摸底,有針對地採取措施,那麼在安排部署時,就不會陷入被動境地。

「有為政府和有效市場要相結合。」胡穎廉認為,封控期間,還需要充分利用市場的靈活性。比如,在嚴格遵守疫情防控政策的同時,支持鼓勵互聯網藥店、郵寄送藥等方式,這也能為政府分擔一部分壓力。

「生老病死是客觀常態」,國內某著名三甲醫院不願具名的專家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無論何時何地,珍惜生命,不分彼此。疫情防控期間,普通患者的醫療,進入院區需要攜帶48小時核酸檢測報告等就醫要求,普通患者一般可以接受,但急危重症患者或會因此貽誤救治時機。

這名專家建議,要鼓勵全市醫療機構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時,做好日常診療,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增加醫療機構急診科人員投入,設立急診手術快速應急機制和綠色通道。要充分利用智能化醫院的網上醫院和網上門診,方便患者不出家門也可以及時得到醫療諮詢和指導。

此外,在全市各區縣對非新冠普通患者設立急危重症就醫的哨點醫院,充分發揮現有的分級診療和醫聯體的協同聯動,形成急危重症患者分級診療和及時轉診的協同機制。完善養老機構和社區醫療的聯合共建,方便老齡患者在疫情期間就近就醫診療。

針對急危重症患者,建立就診快速核酸篩查綠色通道,方便此類患者儘快就醫和及時救治。加強高危孕產婦和高齡病理產科診療救治的綠色通道建設。優化門診初篩,對於分秒必爭的急危重症患者採取必要的疫情防控手段和相應的閉環管理,保障特殊人群的就醫權利。

既要阻斷疫情傳播,又要確保封控區非新冠病人就醫治療,這是對城市衛生系統和醫療機構的壓力測試,廣州市在去年「5.21」疫情中的探索提供了另一種思路:「立足紅區內解決」。

廣州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陳斌介紹,廣州在實施封控初期,也面臨著諸多棘手的問題,有要化療的,有要透析的、有待產的……很多市民在網上求助。

如何暢通「民聲」呢?廣州市衛健委緊急構建三級應急醫療服務保障體系:第一層級是「三人小組」,向每戶居民發放印有對口「三人小組」24小時聯繫電話的卡片,對居民實施分樓棟、分網格管理,市民的生活需求、就醫需要,都可以找對口小組反映解決。

第二層級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首批增派9家市屬醫院195名醫護人員,配置9台負壓救護車,進駐9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加上荔灣區調配的救護車,每家社區醫院至少配置2輛救護車,滿足居民轉診需求。

第三層級是,廣州市劃定封控區內三家醫院專門收治非新冠肺炎病人。其中,廣鋼新城醫院作為職工醫院,達不到化療、透析條件,更無法診療其他疾病。為此,廣州市抽調多個專家團、轉運專業的醫療設備,把職工醫院組建成一個包含多個學科的綜合性醫院。

「生命至上,在後期運行過程中,如果出現封閉區內救治不了的,就再協調專家組進駐,仍解決不了問題,全程閉環轉運出到更高規格醫院搶救。」陳斌說。

湖北某三甲醫院感染科專家坦言,人類與新冠病毒共存已兩年多,雖政府和公眾難以接受較大範圍的感染出現,但仍處於一波未停一波又起的狀態。

「在這個『地球村』,我們清零了,外面又擴散。」這名專家稱,在觀念上要轉變對新冠病毒的恐慌。全面落實疫苗接種工作,降低重症與危重症發生的風險,「即使有人感染,也不會造成重症,增加死亡,這個新冠就不可怕了」。

(李明、鵬鵬、曉慧均為化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