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達國際:部分城投債投資價值仍可挖掘,消費龍頭有望回歸

原標題:富達國際:部分城投債投資價值仍可挖掘,消費龍頭有望回歸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胡天姣 北京報導 儘管對新興市場的投資預期有分歧,但對中國市場,外資機構仍可見樂觀。

日期:1月11日,富達國際固定收益基金經理成晧在 「穩·進2022年富達中國市場投資展望」 中表示,地方政府債是中國債券市場近兩年增長最大的板塊,外資也尤為注重,且展開相對比較積極的投資。而在熟悉政府相關的信用後,外資介入的深度會延展至高等級的信用債。

在富達國際中國區股票投資主管、基金經理周文群眼裡,消費龍頭在今年會有較大的盈利恢復機會,一些行業格局分散的細分領域內的行業龍頭(如建材)優勢也將凸顯。

富達國際全球宏觀及策略資產配置部主管Salman Ahmed稱,鑒於中國政府債券的波動性和預期回報情況,富達很有可能將中國資產納入其模型投資組合,因為多元化屬性將起到均衡作用。

核心城投債價值仍值得挖掘

成皓指出,展望2022年,因主要投資機構的投資風險偏好難以下降,中國整體信用債市場分化趨勢將加劇。另外,從策略方面來講,在2022年整體相對寬鬆的貨幣政策下,通過較高的槓桿以增厚收益是機構投資者更為主流的策略。

在所有的信用板塊中,成皓認為一些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券的投資價值仍然值得挖掘的。

「首先從價格來看,目前隱含評級在AA-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利差處於歷史上比較有吸引力的位置。」成皓解釋,從基本面來看,2022年仍會面對消費以及房地產投資的不確定性,基建發力因此是穩定經濟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從而促使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流動性充裕。各個地方政府的措施,包括成立臨時的流動性資金、通過專項債置換當地政府的隱形債務等,都將降低政府融資平台的系統性金融風險。

成皓認為,一些核心城投債很值得投資。「我們會從多方面綜合看待城投,首先看其股權是否清晰、純正。「 他指明,其次看收入結構,即收入當中與政府不可替代的公益性職責挂鉤的比例;再次需要觀測各個平台債務形成的原因,若均與公益性項目挂鉤,其受到政府擔保和置換的意願會更強,違約的風險會更低。

此外,成皓指出,綠色板塊也值得關注,而這一點對固定收益至關重要。「政府於近幾年間出台的綠色項目和綠色企業相關的支持政策較多,而相對於普通企業來講,綠色企業和綠色項目在獲得融資的便利性及融資成本方面具有優勢,整個中國的綠債市場規模在逐漸擴大。」

他由此認為,在綠債比較成熟的市場,綠債價格相對較高,因此,在中國目前綠債價格相對於普通債券沒有溢價的情況下,前者對於投資者來說是一個有利的選擇。

對於中國國債,成皓稱,2016年至今每一年國際資本對中國債券都在增持,中國國債外資佔比由2016年低於個位數增長為超過10%。

他表示,與發達國家的國債相比,中國十 年期國債收益率仍享有較為明顯的優勢。而隨著主要國際債券指數的納入,更多的指數基金也在逐步增持中國債券,富達也將繼續增加對中國債券市場的關注和投入。從債券配置方面看,因其與世界其他區域相關程度較低,中國債券加入全球投資組合,會助其提升收益率,同時降低整個組合的波動率。

成皓同樣也將外資對中國債券市場的投入視為一個逐步深入的過程。外資首先由國債等風險最低的資產入手,隨著外資對中國債券市場的熟悉,其投資的深度會逐步加深,沿著國債往下,如金融債。 投資金融債能獲得較投資國債更高的收益率,同時二者具有相似的流動性。

「除此之外,地方政府債是中國債券市場近兩年增長最大的板塊,外資也尤為注重,且展開相對比較積極的投資。」 他補充說,在熟悉政府相關的信用後,外資的觸角會逐漸延伸至高等級信用債,其在整個利率債的基礎上仍然可以具有更高的收益率。

「投資高等級信用債可以增厚收益。」 他認為,比較有趣的是,我們觀察中國高等級信用債的利差波動,它和國債的收益率波動呈負相關。高等級信用債波動率由此較小,流動性也較好,這是外資投資人極為看重的一點。

消費龍頭在今年會有非常大的盈利恢復機會

Salman Ahmed稱,在中國股票市場方面,從純粹的統計角度出發,中國股市的波動性高於發達市場和一些新興市場,而它會否在未來得到進一步改善將決定富達是將中國股市視為獨立的資產類別,還是將其融入戰略投資組合內。

周文群指出,若將A股置於全球股市看,通過比較業績增速與估值,富達發現A股的性價比還是很高,而這也解釋了2015年開始外資持續流入A股,且於2021年創下歷史新高這一現象。

2022年,富達較為看好消費龍頭、格局較為分散的細分領域內的行業龍頭,以及具有結構性成長機會的企業。

「消費龍頭在今年會有非常大的盈利恢復機會。」 周文群稱,受需求的下降、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升等影響,消費股在2021年業績增速明顯下滑,估值深度調整。但這兩個壓制因素在2022年會反轉,有定價權的消費企業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已陸續提價,由此為今年收入端的增長奠定基礎。

「此外,大宗原料成本壓力今年相對減少,同時隨著CPI-PPI差值的縮窄,消費股利潤會在今年得到較為明顯的修復,消費龍頭的價值有望回歸。」 她表示。

富達同樣看好一些行業格局分散的細分領域內的行業龍頭,如防水、塗料等建材行業,及連鎖酒店、連鎖藥房、連鎖餐飲板塊。

周文群稱,即便建材整體的增長空間有限,但其龍頭企業在2021年如此困難的狀態下,整體收入增速都非常引人注目。隨著需求和成本端影響的轉向,家電板塊的份額會持續提升,龍頭優勢凸顯。

「我們發現在這些行業內,龍頭企業在過去幾年間的增速遠遠快於整個行業。」 周文群解釋,雖然它們所代表的整體行業的增速並非特別快,但通過行業整合,與自身份額的提升,龍頭企業的成長會更具可持續,強者更強。

具有結構性成長的企業同樣被富達青睞,富達將其概括為「專精特新」。一是在全球舞台上享有優勢的中國企業,如在新能源車領域零部件製造端的中國公司;二是在技術上有所突破、在中國有進口替代空間的一些公司,如半導體相關企業。

富達國際股票基金經理張笑牧稱,在2022年全球多數國家收緊貨幣政策之際,外圍流動性趨緊將是她持續關注的重點。她解釋稱,因為在其他國家都收緊流動性時,中國也不太可能過於寬鬆。她由此認為2022年的市場環境會促使投資人更注重估值的安全邊際。

在此局面下,張笑牧看好兩類行業:在2021年估值回調到位,2022年景氣度實現「L」型觸底甚至復甦的機會的行業(如大消費行業),與行業景氣度在2022年延續高位,但其估值仍處於合理範圍內的行業(如新基建與創新密集型)。

「當估值回歸到一定合理的水平後,景氣度仍然是一個驅動的因素。」張笑牧說。

(作者:胡天姣 編輯:曾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