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男子勸鄰居輕關門 遭一家3口毆打反殺2人 法院:防衛過當

原標題:殘疾男子勸鄰居輕關門 遭一家3口毆打反殺2人 法院:防衛過當 來源:九派新聞

原標題:殘疾男子勸鄰居輕關門,遭一家三口毆打反殺兩人,法院:防衛過當

2019年4月的一天下午,被告人任強(化名)提醒樓上的鄰居李妍(化名,卒年22歲)輕點關門,遭到對方反感及辱罵。他追至其家門口理論,李妍打電話叫來父母,稱自己遭樓下鄰居欺負。後雙方爭執撕扯被旁人拉開,警察將當事人帶到派出所進行調解。

據遼寧撫順市檢察院指控內容,李妍回家後在樓上故意弄出聲響,讓任強難以忍受。

第二天晚上9點許,任強再次勸說李妍的父親,不要一直在樓上弄出聲響。不久,李家三口人來到樓下砸門叫罵,任強從餐桌上拿起水果刀後開門。

衝突中,李妍父親用裁紙刀對任強前胸進行刺扎,李妍母女倆人對任強進行廝打,致其單膝跪地。後任強起身,使用水果刀對三人連續刺扎,致使李妍母女死亡。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該案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被告人任強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賠償受害人家屬經濟損失共86015.72元。

因提醒樓上鄰居輕點關門,雙方起爭執

經審理查明,2019年4月7日下午,家住2樓的任強修理單元門時,遇見居住在其家樓上的鄰居李妍,提醒她日後輕點關門,遭到其反感及辱罵。

任強隔壁鄰居作證時稱,自己開門時,任強正往樓上走,其稱三樓小姑娘罵他媽,氣得夠嗆。怕兩人打架,鄰居跟上去,看到任強一上樓,小姑娘就關上了門。

任強見狀,用手拍三樓的門,說你幹啥罵我,都是你的長輩幹什麼罵我媽。鄰居勸任強別生氣,回去歇著。之後任強下樓,進屋後還沒關門,三樓小姑娘又開門了,邊打電話邊哭著說,媽,二樓男的欺負我,拿鎚子攆我,還拿鎚子砸家門。

之後不長時間,小姑娘父母從外面回來了,跑到任強家吵架。鄰居把他們拉開,之後上述人等被警察帶回派出所。

關於任強攜帶鎚子的行為,鄰居表示,其上樓時手裡的鎚子是他修門的時候用的,認為其拿鎚子不是為了追趕小姑娘和傷害她。並且他是用手拍的門,不是用鎚子砸的門。

據鄰居證言,當事人居住的樓隔音效果一般,任強一家說話聲音大了,他們家也能聽見一點。

第二天晚上10時許,李妍父親從外面遛彎回來,進到單元樓二樓時,任強從門鏡看其上樓,開門說,你家太吵了。李妍父親在證詞中表示,自己當時挺來氣,前一天的事還沒說完,對方還來找茬,就沒有搭理他。

回家後,李妍父親看見女兒在收拾東西,屋裡亂七八糟的,她拿個掃帚碰的叮噹響,確實是有點聲。於是,他告訴李妍母親,樓下的鄰居說有點吵。

李妍母親聽了就挺生氣,當時就急眼,說昨天的事還沒完,怎麼還找咱家毛病,誰家還沒有點動靜啊。說著她就要找樓下理論,稱樓下男子拿鎚子追女兒,連個道歉都沒有。正說著,她就帶著女兒下樓了。李妍父親也趕緊穿鞋跟下去。

遭鄰居刺戳前胸,男子持刀反殺兩人,法院認定防衛過當

據法院審理查明,三被害人隨身攜帶裁紙刀、鋼銼來到任強門前砸門叫罵,任強從餐桌上拿起水果刀並開門,雙方發生衝突。

任強被打至單膝跪地,其感覺胸部被刺扎,即持水果刀揮刺,致李妍倒地,李妍母親跑向走廊過程中倒地。李妍父親與任強繼續奪刀相持過程中,經任強妻子勸說,李妍父親鬆手離開現場。任強也隨後離開,其妻子向鄰居求助報警。

李妍母女於當日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李妍系被他人用帶刃刺器刺中胸部,造成心臟及左肺破裂死亡,李妍母親系被他人用帶刃刺器刺中胸部,造成心臟及右肺破裂死亡,李妍父親體表瘢痕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任強左手、胸部損傷程度均為輕微傷。

案發後,被告人任強向公安機關投案。

遼寧省撫順市中級法院認為,任強的行為具有防衛性質,但超過必要限度,屬於防衛過當,且不構成特殊防衛。

綜合審查在案證據,法院認定以下事實:任強在提出噪音擾鄰後,李妍一家三口持裁紙刀、鋼銼再次到任強家砸門辱罵。任強持刀打開房門後,雙方發生衝突,李家三人共同對任強實施毆打,致其跪地,並伴有持刀刺扎任強胸口行為。

據撫順市中心醫院急診病志、被告人任強傷情照片證實,任強患有高血壓、腦梗、冠心病;另據殘疾證,被告人任強於2015年5月份被評定為肢體四級殘疾。評定意見為,腦梗死後遺症,右肢輕癱。李妍父親案發時身高181厘米,體重81千克;被告人任強案發時身高174厘米,體重約93千克。

因被告人任強患有多種疾病,肢體四級殘疾,在力量對比上明顯處於劣勢,其在遭受上述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自身及家人的人身安全面臨現實威脅情況下,持刀揮刺對其實施傷害行為的人員,可以認定是為了制止不法侵害,其行為具有防衛性質。

關於被告人任強的行為是否構成特殊正當防衛,中國刑法規定,對正在進行的行兇、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法院認為本案並不存在適用特殊防衛的前提條件。案發當時,李家三人的行為屬於上門滋事,無法認定為行兇及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故被告人任強的行為不屬於特殊正當防衛。

同時,法院認為,被告人任強的行為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屬於防衛過當,應負刑事責任。本案在案證據表明,被害人李妍在案發前實施辱罵、製造噪音等不法侵害的意圖是發泄不滿,案發當時,雖然攜帶裁紙刀下樓,但雙方衝突期間,並未使用上述兇器。故三名被害人對被告人實施的傷害行為不足以嚴重危及人身安全。

同時,三被害人在具有人數、力量優勢的情況下,未強力衝撞進入任強室內,亦無傷害任強家人的意圖及行為。任強面臨的不法侵害並非緊迫和嚴重,其持水果刀連續捅刺三名被害人,致二人死亡,一人輕傷,應當認定任強的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屬於防衛過當。

綜上,法院認定被告人任強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賠償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86015.72元。

九派新聞記者劉萌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