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市委書記的「互聯網思維」,能改變黃山、株洲配角地位嗎

互聯網企業部分「顯性特徵」正在向地方政府蔓延。在湖南株洲市十六屆人大一次會議閉幕式上,市委書記的講話充滿「996」色彩:「(需要)我們全市廣大幹部群眾真正以一天當作兩天干、兩步並作一走的幹勁……別人白天干,我們白天晚上都要干;別人周一至周五工作,我們一周七天都要工作」。

無獨有偶,在安徽黃山市委七屆二次全會上,「標兵越跑越快,追兵越趕越急,不進則退,慢進也是退……讓雷厲風行、分秒必爭深入人心,讓夙夜在公、緊張快乾成為常態」的口號,出現在市委書記落實經濟社會發展工作的45頁PPT之內。

「五加二、白加黑、PPT」各行各業都有,在互聯網行業表現得尤為明顯。過去兩年,「狼性文化、996加班」屢被詬病,現在已經很少有公司公然鼓吹了。但是,在地方政府主政者的思路里,這些口號顯然還未過時——剛剛換屆上任,在年初給部下鼓鼓勁可以理解,但是這能否解決兩地的發展痛點呢?

株洲和黃山「氣質」完全不同,一個是轉型中的傳統工業城市,一個是自然人文資源豐富的旅遊城市;它們又是兩座類型相似的城市——前者處於強省會長沙光環之下、是恆久的「配角」,後者位於三省交界處、在區域一體化過程中不得不面對「配角」現實困境。在「打雞血」鼓勵之下,這兩個擁有特色產業的城市能否將配角演好,發出比主角還奪目的光呢?

市委書記用PPT自揭黃山缺點

市委書記發言帶上PPT較為新奇,尤其是「上級對下級」。

搜狐城市檢索發現,地方主政者較早使用PPT對外交流是在2015年。一篇名為「90後把PPT賣給市委書記」的報導里有相關細節:接到為市委書記做PPT的訂單後,解讀1.5萬字文稿,他只用一天時間就拿出了初稿。後來市委書記還親臨指導,經過14天反覆修改,最終為兩個小時的演講準備了171頁PPT。

媒體報導顯示,2015年7月,時任市委書記在武漢建設國家創新城市誓師大會兩個多小時的演講中,展示了171頁PPT演示文稿。此後經年,濟南、寧波、江陰、成都市委書記分別在「赴蘇浙粵學習交流會、產業集群建設動員會、經貿合作洽談會、公園城市論壇」等不同場合使用PPT文稿。

與上述PPT使用場景主要是對外展示建設成果、城市風貌相比,黃山市委書記用PPT與下級溝通更顯「大胆」,除了談優勢、喊口號之外,還展示了黃山「缺點」:全省兩個未過千億城市之一、人均GDP收窄,曾有優勢縮小、十三五經濟年均增速低於全省……PPT列出相關數據圖表。黃山數據是多少,兄弟地市是多少,差在哪、差多少,與會者看得一清二楚。

除了總體缺點之外,PPT還將黃山各區縣GDP總量、增速、年均增速,財政收入總量、增速、年均增速,城鎮/農村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增速前三名、後三名都「曬」了出來,不僅「曬名字」,還「晒成績」。黃山日報報導稱,(PPT)讓台下的區縣委書記、區縣長們頗受震動。

黃山株洲配角地位「十分穩固」

與近年來突飛猛進的合肥、蕪湖相比,黃山畢竟底子薄。地處皖浙贛三省交界,黃山與臨近省市先天性地空間、人文親近。近年長三角一體化、杭州都市圈等規劃將黃山市納入,但由於其區位邊緣性、行政邊界性以及自身基礎薄弱,在區域一體化過程中始終是「配角城市」。

從周邊區域看,此前較長一段歷史時期黃山被合肥、南京和杭州等省會都市圈孤立,經濟發展在省內處於結構邊緣。儘管黃山經濟增速一度高於全省平均,但其總量佔比低,2020年降至2.11%。黃山市委書記PPT提到,「曾有優勢縮小,十三五年均增速低於全省平均水平」。

此外,近十 年以來黃山市域人口小幅迴流,但常住人口在全省所佔比重下降趨勢明顯。經濟分量降低和人口要素流失等導致黃山與周邊地區發展差距逐漸增大。如果將視線放大到長三角區域空間看,黃山偏居長三角和杭州都市圈一隅,是區域經濟發展窪地,邊緣化特徵顯著。

如果說黃山是上不了舞台的「配角」,那麼株洲就是為其他城市服務的「配角」。清朝末年,為了把萍鄉的煤運到漢陽鐵廠,當時經濟的選擇便是從萍鄉修條鐵路到株洲,再從株洲走水路到長江,再到漢陽,於是乎,株萍鐵路修到小鎮株洲的湘江邊。而縱向的粵漢鐵路也經過小鎮株洲,是因為恰好株洲在這條線上,並不是株洲本身有多重要。

有了十字形「雙鐵路」後,這個小鎮就在當時的中國顯得尤為樞要。之後民國政府籌劃利用株洲的交通優勢,在當地建一個中國版本的「魯爾區」——魯爾區被譽為「德國工業心臟」,而心臟主要功能就是為血液流動提供動力。可見,株洲最初的定位或使命,便是為他處服務。

一百多年過去了,株洲的定位依舊如此。湖南省第十二次黨代會強調要優化「一核兩副三帶四區」省域格局,推進長株潭城市群一體化,實施強省會戰略。湖南十四五規劃更是直接提出「強化長沙龍頭帶動作用,發揮株洲、湘潭比較優勢」,規劃單獨提及長沙60餘次,單獨提及株洲僅十余次。

兩地經濟發展痛點挂鉤「生態」

除了是所在區域配角城市之外,株洲和黃山還有一個共同點——它們同樣被上天眷顧過。株洲在一百年前就成為南中國交通樞紐,擁有橫貫東西、縱貫南北的兩條鐵路;而黃山擁有無可比擬、獨一無二的自然地理人文資源。正因如此,兩地被「眷顧」所困,經濟發展面臨相似的痛點。

從一個小鎮發展成南部工業重鎮,株洲確實是交過好運的。從1949年到1956年,短短7年,株洲由湘潭縣下屬鎮升級為湖南除省會長沙外的首個地級市。行政區劃升級或為全國工業布局做準備。株洲因其特有交通優勢,再次進入決策層視野。「一五」期間株洲即為全國8個重點建設的工業城市之一,此後株洲製造出了多項「中國第一」。

上世紀90年代傳統產業衰退之後,株洲開啟轉型。總體來看,其產業規模提升慢,經濟效益較差;科研投入不夠,技術創新能力不強,科研產出效益較差;引資力度不夠,營商環境有待優化。雖說軌道交通、通用航空、新能源汽車等動力產業有聲有色,但製藥、紡織服裝、精細化學品製造等行業發展慢,有色和重化工轉型壓力大。

湖南十四五規劃及湖南省黨代會報告提出,加快推進株洲電廠退城進郊,深度推進湘江流域重金屬治理,加快株洲清水塘老工業區改造升級和開發利用;支持株洲開展城區老工業區搬遷改造和創新鏈整合,推進產業轉型升級示範區建設。這些字眼看上去「雲淡風輕」,但是只有在當地生活的人,才知道周遭的空氣、水流、地表在過去幾十 年經歷了什麼。

與株洲整體生態環境相比,黃山生態本底優沃、文化積淀深厚,但未能有效轉化為生態資本和文化實力。其產業經濟不成體系:一產未成規模效應,二產造血能力不足,三產傳統服務業佔比高——尤其高新企業產值薄弱,旅遊產業趨於疲軟,且非景點經濟規模有限。

過去十來年,黃山人口城鎮化水平年均增長1.2%,低於省內3.2%平均增長率;中心城區影響力和輻射力有限,市域城鄉空間、產業園區亦缺乏有效整合。總的來說,黃山市面臨區域邊緣化和本體能級羸弱的雙重困難局面。

黃山固本融杭、株洲去粗取精

株洲因為傳統重工業的發展背上了沉重的「環境之繭」,黃山則是懷抱瓷器「難以動彈」——兩地的經濟發展痛點都跟環境掛上了鉤。要解決經濟發展痛點,僅僅引入「996、PPT」等「古早」互聯網思維是遠遠不夠的。當然,兩地主政者的講話和思路里也不僅僅只有雞血式口號。

對黃山來說,進入長三角核心區城市的朋友圈是眼下最大的機會:即對接杭州城西科創大走廊等平台,鼓勵市域各區縣與杭州都市圈有關縣域合作;加強與長三角重點城市互動協同,強化產業鏈分工。當然,依靠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打造國際化旅遊目的地是黃山「安生立命」之本,杭黃高鐵的開通也有力地促進了旅遊產業。所以,「融杭」、「固本」其實是一體的。

旅遊城市不是不要工業,而是看發展怎樣的工業。黃山早就確定要走全面綠色轉型的新型工業化之路,產業體系與生態環境相適應。十四五規劃將「汽車電子、裝備製造、綠色食品、新材料、生物醫藥、數字經濟、文化創意」 列入新型產業;招商引資側重創意、康養、電子信息、智能製造、生物醫藥、醫療器械等。當地主政者強調,招過來的必須是環境友好型產業,對環境沒影響。不僅要把產業發展上去,還要把山水保護好。

同為「非主流」配角城市,相比黃山的「羸弱」,株洲的產業還是有些東西的。在湖南工業版圖中,唯獨株洲擁有軌道交通裝備、航空動力兩大世界級產業集群。株洲提出在未來5年全力培育製造名城,打造國際領先的軌道交通裝備製造產業集群,建成世界一流的中小航空發動機產業集群,力爭新增兩至三個千億產業集群。

可以預想得到,依託「中國動力谷」,株洲軌道交通裝備、通用航空裝備和新能源汽車三大動力產業會是龍頭產業。不過,將製造業作為經濟脊樑的同時,株洲絕不能走「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當地的化工和有色黑色金屬等產業也需要轉型——繼續淘汰落後產能,「關停並轉」高能耗高污染、技術落後產能。

黃山和株洲,一個在皖東南,一個在湘東北。從解決經濟發展痛點的角度講,前者需要在大好自然環境的「生態瓷器」上雕琢,行「錦上添花」之事,因而需要緊靠長三角謀求琢玉之器;後者在傳統重工業衰頹後的廢墟上轉型重構,走「化繭成蝶」之路,因而需要敢於剜肉補瘡、造血生肌。無他,唯實幹也。

參考資料:

乾貨滿滿!市委書記用45頁PPT詳解.黃山日報

奮力開創培育製造名城建設幸福株洲新局面.株洲日報

90後把PPT賣給市委書記.中國青年報

專訪黃山市委書記:三重境界看黃山.中國經濟周刊

一體化背景下省際邊界城市高質量發展路徑探討.孫竹

原標題:《市委書記的「互聯網思維」,能改變黃山、株洲配角地位嗎》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